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文娱
  • 电视
  • 图片
  • 游戏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光明日报 2021年03月31日 星期三

    三峡工程:功在当代 泽被千秋

    作者:本报记者 夏静 张锐 本报通讯员 晏华华 操一铭 《光明日报》( 2021年03月31日 06版)

        雨后的三峡大坝和库区美景。聂爽摄/光明图片

        白鹤滩水电站首台百万千瓦水轮发电机组转子吊装。三峡集团供图

        扫描二维码 观看三峡视频

        早春三月,草木蔓发,江水澄碧。

        气势磅礴的大坝横亘长江,垂直起降的升船机上下接驳,启闭有序的五级船闸迎来送往,嵌入坝体的发电机组轰鸣不已……穿行在三峡大坝坝区,大国重器的脉动清晰可感。

        从宏伟蓝图到全面建成,中华民族的百年三峡梦想终成现实。作为当今世界上最大的水利枢纽工程,三峡工程以防洪、发电、航运、水资源利用等巨大的综合效益,护佑长江安澜,赋能经济社会发展。

        大国重器,民生福祉。三峡工程已经成为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发展的重要标志,是我国社会主义制度能够集中力量办大事优越性的典范,是中国人民富于智慧和创造性的典范,是中华民族日益走向繁荣强盛的典范。

        因三峡工程应运而生的中国长江三峡集团有限公司,正从“建设三峡,开发长江”向“管理三峡,保护长江”转变,在从中国走向世界的发展道路上阔步前行。以三峡工程为新起点,我国又开发了一个又一个的“三峡”。

    1.梦想照进现实,高峡出平湖

        从宜昌东站驱车前往坝区,时而穿山过桥,时而与江并行。举目远望,映入眼帘的墨色屏障,有时分不清是山还是云。

        记者心中不由想起1918年孙中山先生在《建国方略》描绘的场景:“自宜昌而上,入峡行……急流与滩石,沿流皆是。”他提出了“改良此上游一段,当以水闸堰其水,使舟得以溯流而行,而又可资其水力”的设想。

        “更立西江石壁,截断巫山云雨,高峡出平湖。”1956年,毛泽东同志畅游长江后,以诗人的浪漫情怀描画了修建三峡大坝的景象。

        修建三峡大坝可行吗?利弊究竟如何?

        学术界、工程技术界等专家经过充分论证后认为,三峡工程对我国四个现代化建设是必要的,技术上是可行的,经济上是合理的,建比不建好,早建比晚建有利,建议早作决策。

        1992年,七届全国人大第五次会议表决通过《关于兴建长江三峡工程的决议》。1994年,长江三峡水利枢纽工程正式开工。1997年,大江截流。2008年,三峡工程主体工程基本完成。2020年,完成整体竣工验收全部程序。至此,三峡工程的建设历程画上圆满句号。

        三峡工程分为枢纽工程、输变电工程和移民工程。其中,枢纽工程主要由大坝、水电站、通航建筑物组成。大坝坝轴线全长2309.47米,坝顶高程185米,设计蓄水位175米,总库容393亿立方米,其中防洪库容221.5亿立方米。

        “为我中华,志建三峡”。百万三峡城乡居民舍小家为国家告别故土,踏上了搬得出、稳得住、逐步能致富的移民路;三峡建设者们自主创新、攻坚克难,创造了100多项世界之最,建立起100多项工程质量和技术标准,取得了人类水利工程史上的辉煌成绩。

        三峡升船机,是世界上技术难度最高、规模最大的升船机,创造了过船规模和提升重量两项指标世界第一。升船机的船厢容积相当于4个标准泳池,连船带水重量达15500吨。按照大坝蓄水位海拔175米,坝下通航最低水位62米来算,3000吨级的船舶跨越113米的落差,仅需40分钟左右。

        “试想当年建设三峡工程,如果都是靠引进,靠别人给予,我们哪会有今天的引领能力呢!”2018年4月,习近平总书记来到三峡大坝考察时指出,大国重器必须掌握在自己手里。要通过自力更生,倒逼自主创新能力的提升。

        中国工程院院士陈厚群曾指出,建设三峡工程,是中华民族的百年梦想。新中国成立后,三峡工程经历了详细勘察,充分论证,科学决策,深入研究,精心建设,终于建成当今世界上规模最宏大、技术难度最高、综合效益显著的高质量的卓越水利水电工程。

        因为三峡工程的牵引带动,中国水电由“跟跑者”向“并行者”“领跑者”转变,进入世界水电的“无人区”。

    2.一座大坝,多元效益

        “三峡工程的修建改变了荆江河段的防洪局面,使其防洪标准由堤防本身的十至二十年一遇提升为百年一遇。去年因为防洪需要,三峡大坝首次开启11孔泄洪。”中国长江三峡集团有限公司流域枢纽运行管理中心高级工程师李帅说。

        2020年7月至8月,共有5次编号洪水进入三峡水库。其中,第5号洪水洪峰达到75000立方米每秒,超过1998年63300立方米每秒的最大洪峰,为三峡水库建库以来最大。

        在第5号洪水泄洪过程中,三峡水库将下泄流量控制在49200立方米每秒,削峰率达34.4%。防洪库容221.5亿立方米的三峡工程,超过长江上游已纳入联合调度的水库群防洪总库容的60%,是长江流域防洪体系中的骨干工程。2003年至2020年,三峡水库已经累计实施拦洪运用53次,三次拦蓄超过70000立方米每秒的特大洪峰。

        中国长江电力股份有限公司三峡电厂总工程师姜德政介绍,三峡电站的装机容量为2250万千瓦。2020年,在确保三峡工程全面发挥防洪、航运、水资源利用等综合效益的前提下,三峡电站全年累计生产清洁电能1118亿千瓦时,打破了此前南美洲伊泰普水电站单座水电站年发电量1030.98亿千瓦时的世界纪录。

        中国长江三峡集团有限公司党组书记、董事长雷鸣山曾表示,新纪录是中国水电引领世界的重要标志之一,按每度电量可产生13.8元GDP推算,1118亿度电量可支撑我国约1.54万亿元GDP。

        截至2020年12月,三峡电站累计生产优质清洁电能超过13991亿千瓦时,相当于节约标准煤4亿多吨。

        “高峡出平湖”不但让绿色能源点亮神州,也让风光三峡百舸争流。回水淹没了长江航道上的急流险滩,结束了“自古川江不夜航”的历史,单位运输成本下降了三分之一,万吨级船队直达重庆。截至2020年12月,三峡船闸累计过闸货运量超过15亿吨,长江航道成为名副其实的“黄金水道”。

        李帅介绍,汛期来水占整个长江来水的百分之七八十。就坝址江段而言,每年1月至4月,长江的天然流量非常小,约在4000立方米每秒。而三峡工程的下泄补水,可将流量提高到6000立方米每秒,大大缓解了中下游用水压力。

        “从2011年至今,三峡水库单独或联合溪洛渡、向家坝水库共实施了14次促进四大家鱼繁殖的生态调度。通过叠梁门分层泄水,营造人工洪峰,为四大家鱼产卵繁殖创造有利的水温、水力条件,保护长江水生生物多样性。”李帅告诉记者。根据监测结果,2011年至2020年宜都江段生态调度期间四大家鱼繁殖总量超过60亿颗,沙市江段生态调度期间四大家鱼繁殖总量为10亿颗。其中,2018年在宜都江段,调度期间卵量占监测期间卵量的75%左右。

        截至2020年12月,三峡水库累计为长江中下游补水超过2200天,补水总量超过2900亿立方米,相当于10个鄱阳湖的蓄水量。

    3.实现新发展,三峡有担当

        3月15日下午,三峡库首的三峡集团长江珍稀鱼类保育中心(中华鲟研究所),流水潺潺,游鱼灵动。总工姜伟和科研人员管敏正穿梭在一个个圆形的鱼池之间,观察中华鲟的活动情况。

        姜伟介绍,中华鲟曾与恐龙同时代,距今至少1.4亿年,是现存最古老的鱼类之一。长江珍稀鱼类保育中心建有全国规模最大、年龄结构最为完备的中华鲟人工种群梯队,建立了覆盖亲鱼培育、苗种培育、洄游监测等全周期的中华鲟保护体系。自1984年起,三峡集团长江珍稀鱼类保育中心(中华鲟研究所)连续实施62次放流活动,放流中华鲟超过503万尾。

        “放流时,既心疼又高兴。辛辛苦苦养的中华鲟,放了之后还是有点心疼,但一想到它能回长江,又很欣慰,因为长江和大海毕竟是它最终的家。”管敏说。

        与姜伟、管敏同样品尝过三峡库区物种保护酸甜苦辣的,还有长江珍稀植物研究所高级工程师邱利文。十余年来,他与同事抢救保育的珍稀植物有1181种,累计繁育特有珍稀植物约18万株。因三峡蓄水而受到影响的植物,百分之百都得到了有效保护。

        有着“三峡一绝”之称的疏花水柏枝,是邱利文耗费心血最多的植物。汛期,疏花水柏枝在江水中休眠;枯水期,它又迅速生长繁殖。它的根系可以深达2米,非常适宜于长江流域滩涂边坡栽植。邱利文与同事黄桂云等一起,经过艰苦科研攻关,掌握了疏花水柏枝的种质资源保存、无性繁殖等技术,野外种植成活率超过90%。现在,他们又在库区消落带开展胁迫实验,进展顺利。

        在长江上,白鹤滩水电站装备世界单机容量最大的百万千瓦水轮发电机组;溪洛渡水电站采用当时国际先进的智能建造模式;乌东德水电站借助大数据等技术实现“数字大坝”到“智能大坝”的跨越……世界最大清洁能源走廊正在长江中上游形成。

        在长江流域城市,三峡集团以城镇污水治理为突破口,在11个省市落地投资超1300亿元,对应管网长度1.7万公里,日污水处理量超1000万吨,相当于1.5天净化1个西湖,直接服务人口超2000万人……沿江最大绿色生态走廊正在建设中。

        在大海上,三峡集团牵头并投资的全球最大海上风电国际产业园,亚太地区单机容量最大的10兆瓦海上风电机组成功并网发电,标志着中国海上风电进入两位数“大机组”时代……祖国海岸线上的“海上三峡”风电走廊正在形成。

        (本报记者 夏静 张锐 本报通讯员 晏华华 操一铭)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