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文娱
  • 电视
  • 图片
  • 游戏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光明日报 2021年01月10日 星期日

    陪一条河流散步

    作者:李姗姗 《光明日报》( 2021年01月10日 10版)

        跳磴河上的桥 九龙坡区住建委提供

        【我家就在岸上住】  

        一个冬日的午后,我走在跳磴河边。

        我陪着一条河流散步,或者说,一条河流陪着我。

        河边只有我一个人,我与河互相陪伴着,四下里静得能听得见自己的心跳。

        跳磴河流经重庆主城的三个区,最长的一段在我们九龙坡。当蓝天与云朵倒映在清澈的河水里,仿佛漫步在天空之境。再看看周围,芦苇丛在风中飘摇,苇花像是它们刚刚换上的松软毛衣;紫花满天星在旧矿车里盛开,那星星点点的紫色为冬天增添了一丝可爱;青石栏杆边,镶嵌着密密的芒草,每一根都被阳光染得金黄,有着温柔的模样。

        记得我小时候,爷爷饭后总喜欢出去走一走。我对散步没兴趣,爷爷对我说了句悄悄话,我就屁颠屁颠跟着他去了。我们沿着土公路往镇上走,十来分钟就到了小卖部门口。按照我们悄悄的约定,爷爷给了我一角钱。我迫不及待拿去买了糖,把糖含在嘴里,仿佛脚下的路也变得甜了。

        长大以后,我也喜欢散步了。虽然爷爷已经离开很久了,但是我始终记着他教会我的节奏。我就这样慢慢地走稳每一步,陪着一条河流散步。

        在跳磴河边,我最爱去的是草海湾公园。草海湾是跳磴河岸的十个滨河公园之一,放眼望去,整个公园就是一个长满了蒲草的起伏的山坡。草是很高的,比成年男子还高出一个头。这是过去在野外才能看见的景象,成片的蒲草绵延向远方,就像是大自然写在阳光下的诗篇。在这里,没有假山,没有盆景,没有喷泉,没有精心雕琢和打造的一切,有的只是草。不管是一棵草的冷冷清清,还是两颗草的相依为命,不管是一片草地的窃窃私语,还是数亩草海的浩浩荡荡,每一处景致都是活灵活现的生命篇章。那条引人注目的河流也洒脱了不少,仿佛变成了一条野外的山间小溪。

        草海湾的芦苇丛中,有很多仅容一人通过的小路,穿行时需与蒲叶们“亲密接触”。初冬来临,蒲草的叶片却依然是墨绿色的,还声势浩大地形成密密的一片森林,连风也吹不进来。这些叶片千姿百态,或如做早操的孩子一般侧平举,或呈圆弧形自然垂下,或打了个慵懒的卷儿,或三五根亲密地纠缠在一起。蒲苇的穗儿则高傲地扬起脑袋,如一面面羽毛旗帜迎风招展。深呼吸,用大自然的草木芬芳过滤身体,与自然交换能量。闭上眼,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凝固。

        把草海湾的蒲草小路走个遍,是需要大半天的,像只麻雀似的从蒲草丛钻出来,抖一抖身上的芦苇花絮,疲惫和烦恼仿佛都落了一地。

        我又走到了河边,河水仿佛在等我,与我并肩而行。我们走得那样默契,互不打扰,只用声音和气味交流。

        曾经有段时间,这条河的气味是难闻的,河水发黑发臭,路人不得不捂鼻而过。这是河流的语言,它在向人们倾诉自己的遭遇。

        幸运的是,我们听懂了它的诉说。2017年,跳蹬河水污染问题被重点挂牌督办,这条河流又开始像一个被人牵肠挂肚的孩子,每天都有了它新的模样,之后便奇迹般变成了我小时候那条清澈明亮的小河。

        听老人们说,跳磴河上以前没有桥,过河的人们踩着一块块石头跳过去,便有了“跳磴河”这个很接地气的名字。现在,河上有了桥,人能走,车也能开。很多住在附近的人,每天都要来跳磴河边散心。这里有步道,可以悠闲地散步;这里有二十四小时自助图书馆,可以潜心阅读;这里还有花鸟虫鱼和大自然的风,以及一条河流的忠实陪伴。

        (作者:李姗姗,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重庆市九龙坡区作家协会副主席)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