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文娱
  • 电视
  • 图片
  • 游戏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光明日报 2020年12月11日 星期五

    研究生扩招能否缓解毕业生就业难

    作者:艾萍娇 《光明日报》( 2020年12月11日 02版)

        【光明时评】 

        近日,据新闻报道,我国2019年高职扩招116万人,超额完成预期任务,今年的高职扩招工作进展也比较顺利,我国已建成世界规模最大的职业教育体系。2020年政府工作报告再次提出,今明两年继续扩招200万人。

        不仅高职“大扩招”,我国研究生和专升本也大幅扩招。根据教育部此前公布的数据,2020年,硕士研究生招生规模同比增加18.9万,达到100万,普通高校专升本规模同比增加32.2万人。今年9月发布的《关于加快新时代研究生教育改革发展的意见》提出,博士研究生招生规模适度超前布局,硕士研究生招生规模稳步扩大。

        高职、专升本、硕士研究生、博士研究生一路扩招,对于正面临就业与升学关口的高中毕业生(中职毕业生)、高职毕业生,以及本科毕业生、硕士毕业生来说,无疑是利好。这意味着升学机会的增加,可以通过升学来缓解眼下的就业难题,同时也可提升自己的学历层次,以便在未来实现更高质量的就业。

        但是,这也引发了一些舆论质疑:以扩招来缓解高校毕业生就业难,把教育作为就业的“蓄水池”,如果不能保障扩招之后的人才培养质量,这种做法只能短暂延缓就业压力。与此同时,还会导致高等教育结构与人才培养和社会需求脱节,制造“学历高消费”“学历贬值”与“教育浪费”。

        分析下来,人们赞同的是高等教育适度扩招,不赞成的是简单为缓解就业难而扩招。扩招必须由每所高校根据本身的办学定位、办学条件,基于保障培养质量、坚持办学特色进行论证,确定要不要扩招、扩招规模应该多大。不能一哄而上、不顾办学质量和特色而盲目扩招。不管高校是否承认,随着招生规模增加,招生门槛也会降低,这就要求高校必须推进“宽进严出”的招生培养模式。如果在招生门槛降低后,不能坚持培养质量标准,就会导致事实上的学历贬值问题。

        诸多迹象表明,接下来几年,我国研究生教育将进入新一轮扩招周期。虽然我国研究生在校生规模已达300万人,但一些研究者指出,我国的千人注册研究生数刚刚超过2,远低于发达国家7或8的水平。如果把千人注册研究生数提高到4,我国研究生在校生规模将达到560万人,每年的招生规模为180万到190万人,而现在只有100万人,有着较大的扩招、发展空间。

        一方面,随着近些年一些地方本科院校的发展壮大,这些院校也有申请硕士点、博士点,发展研究生教育的诉求。何况,2020年的研究生报考人数已经达到341万人,预计2021年的考研人数将突破400万人。供需两端都对研究生的扩招提出了新的需求。

        另一方面,扩招不是算术题,必须考虑对整体教育发展和社会发展的影响。毫无疑问,随着扩招,尤其是研究生扩招,这会进一步刺激我国整体教育的学历导向,很多学生会以提升学历为目的来进行学业发展规划。同样的问题也会出现在职业院校,本来中职学校、高职院校应该以就业为导向办学,培养学生的就业技能,这些院校在扩招的背景下,很可能不坚持以就业为导向,而是以学历为导向办学,以“中职毕业升高职,高职毕业升本科”来组织教学。

        因此,适度扩招的同时,要坚持教育的规律,保障教育质量。《关于加快新时代研究生教育改革发展的意见》就指出,要以服务需求为导向,合理扩大人才培养规模。坚持供给与需求相匹配、数量与质量相统一,保持与经济社会发展相适应、与培养能力相匹配的研究生教育发展节奏。质量是发展教育的生命线,以质量为保障扩大教育规模,才能解决现实教育问题、社会问题,避免制造连带问题。

        (作者:艾萍娇,系教育研究者)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