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文娱
  • 电视
  • 图片
  • 游戏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光明日报 2020年12月06日 星期日

    苏绣艺术

    绝技传千载 丝线连古今

    作者:本报记者 苏 雁 《光明日报》( 2020年12月06日 01版)

        江南初冬,苏绣传承人、中国工艺美术大师邹英姿正在筹划第10次敦煌之行。去年11月21日,她将花了4年时间,按照原尺寸、原技法复绣成功的《凉州瑞像图》,无偿捐赠给敦煌研究院。这件流失海外的敦煌重要文物之一,终于以复制的形式“回家”了。“那一刻,我的心安定了下来。把敦煌散落的珍珠找回来、串起来,我的心愿正在一点一点实现。”邹英姿说。

        为了复绣这幅作品,邹英姿数次飞到敦煌实地考察、专程赶到国外观摩原作,查阅了上百份文献,撰写了相关学术报告,还带着这幅高2.4米、长1.6米的巨大绣品去向常沙娜、冯骥才等专家请教。冯骥才对她说:“敦煌的珍贵文献流失到海外,是我们民族的痛。80多年前,向达先生和一些学者们把一批敦煌文献一笔一画地抄录了回来,今天你把这件珍贵的唐代刺绣一针一线地绣了回来,非常有意义。”

        源自江南的古老技艺,飞越万水千山,一针一线重现敦煌艺术宝库中的精华。这是传统苏绣在当代的责任与担当,是苏绣人拓宽视野、尝试更多可能性的探索革新之路。

        “刺绣是一门孤独的艺术。”邹英姿说。正是这种“甘愿坐冷板凳”的精神,使得苏绣两千多年的历史长河中人才辈出,从沈寿、杨守玉、任慧闲到顾文霞、姚建萍、邹英姿、梁雪芳……苏绣从未停止传承和创新的脚步,成为一门与时代同步的艺术。

    开阔眼界后的“绣随时代”思考

        江苏苏州高新区太湖之畔的镇湖小镇,有一位对刺绣艺术孜孜以求的绣娘,她就是江苏省工艺美术大师梁雪芳。2007年,梁雪芳成为苏绣大师顾文霞的正式弟子。“顾文霞先生提出的‘古、精、新’(学习古人、制造精品、创造新品)刺绣创作理念,‘学、仿、创、传’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的‘人生四步法’,对我的刺绣人生影响极大。”梁雪芳告诉记者。

        2006年,40岁的梁雪芳毅然背起书包,踏上了去清华大学做访问学者的求学之路。在导师林乐成教授的指导下,她潜心研究纤维艺术。自此,她开始跳出刺绣看刺绣,把苏绣作为当代纤维艺术重新认识、重新组织。

        相较于以前习惯从画册上选稿,现在梁雪芳更喜欢背起相机,拿起速写本来到太湖边,捕捉自然之美。十几年下来,她积累了大量创作素材。为了去除观赏时玻璃带来的隔阂感,梁雪芳在绣面防护处理时运用自己多年来研究和发明的一种刺绣的保护方法,除了防尘、防潮,也使刺绣作品更加通透,成为连接时尚的现代装置艺术。

        像梁雪芳这样四五十岁、正值创作高峰的苏绣艺术家,纷纷走进高校充电、授课,并学习前辈搭建起和画家、摄影家等艺术界人士的“朋友圈”,互为借鉴。眼界宽了,思路开阔了,问题也来了。除了苏绣最经典的双面绣猫、金鱼等,“还能绣什么?”“为什么而绣?”她们发出了苏绣的时代之问。

        姚建萍,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国家级非遗项目(苏绣)代表性传承人。早在2000年,她就主张“绣随时代”,探索实践苏绣的原创性,并逐渐形成了“融针绣”的理念。她先后4次问鼎全国民间工艺最高奖项“山花奖”金奖。她的作品数十次作为国礼,由国家领导人赠予外国元首,她也因此有了“国绣手”的美誉。

        针法创新,是刺绣题材能否更加丰富多彩的关键。邹英姿通过多年摸索,成功研发出了“滴滴绣”,并于2011年9月14日成为我国第一项在刺绣技术领域的发明专利。“滴滴绣”针法充实了中国传统刺绣技法,拓宽了表现题材。据邹英姿介绍,其泥土颗粒般的质感,尤其适合表现壁画、彩塑、石刻、拓片、青铜器等,使绣品更具立体感和沧桑感。

        “这是我‘十月怀胎’的另一个孩子。”邹英姿说。“滴滴绣”的未来,到底何去何从?拿到证书,束之高阁,不该是它的归宿,她思考着。

        师古出新。从研究《凉州瑞像图》开始,邹英姿溯源古丝绸之路的历史,研究古代工匠在刺绣中将艺术性与技术性完美融合的案例。她将从复绣《凉州瑞像图》时挖掘出的失传已久的“劈针绣”,以及自己独创的“滴滴绣”针法结合,成功绣制了《色空不二》。这幅以敦煌第五十七窟最美观音像为题材的作品,于2018年8月被中国国家博物馆收藏。10年来,邹英姿共完成15幅敦煌系列的刺绣作品,再现了敦煌璀璨的历史文化。

    90后回归推动的传承与创新

        苏绣主要集中在苏州镇湖、东渚、光福、木渎一带,“家家有绷架,户户有绣娘”的景象十分普遍,光镇湖就有八千绣娘。如今,绣娘的整体年龄层次越来越大,80后和90后从事刺绣工作的越来越少。

        在年轻人看来,刺绣是一件节奏缓慢且枯燥的事情,府涵璐也不例外。在绣架前一坐就是一天,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需要极大的耐心和定力。小时候,别人问她有什么理想,她甚至说过:“做什么都行,不做刺绣。”

        “刺绣是表达情感的语言。”曾经,府涵璐一直不懂母亲府向红说的这句话。两三年前,母亲提起了一件30年前的往事。母亲去亲戚家喝喜酒,迎新的鞭炮响了又响,新娘即将进门,本该在门口迎接新娘的婆婆却不见了。正当众人着急寻找时,这位婆婆换了一袭绣花裙出现在众人面前,这是她珍藏了几十年的自己的嫁衣。岁月荏苒,婆婆裙子上的刺绣依然精美如初。

        母亲的旧事重提,让还在苏州一所高职院校当教师的府涵璐下定决心继承母业。今年5月,她回到从小长大的村子里,成立了遇涧乡土工艺专业合作社,这是苏州市吴中区第一家民间工艺类的专业合作社——她想带领家乡的绣娘,把美好的情感传播给更多的人。

        近年来,苏绣大师的子女们在母亲的影响下纷纷率先选择回归。这是传统手工艺复苏的一个可喜的“风向标”。姚兰和姚卓,是姚建萍的两个女儿。姐妹俩分别毕业于国内外知名的艺术高校。正当她们打算在外地发展时,母亲向她们发出了加盟苏绣团队的邀请。姐妹俩不仅回来了,还吸引了更多的同学和朋友加盟,组建起了以姚建萍为核心的“姚团队”。目前,团队共有18位年轻人。

        “年轻人的加盟,让苏绣小镇变年轻了。”姚建萍笑着说。“姚团队”不仅承担起了“刺绣回归生活”的系列产品设计任务,还打造了一支工艺美术界专业的策展团队。近两年来,在中国美术馆等专业展馆成功举办了十多场工艺美术类最高规格的展览。

        女承母业、子承母业,这对于苏绣大师们来说,是一种幸福——毕生所学有了依托,还有成天说不完的共同话语。有时候甚至为了传承和创新中一些细枝末节,两代人争得面红耳赤。争论的结果,往往是大师们带着欣赏和包容,鼓励年轻人大胆探索、大胆尝试。

        如何让老手艺在守望传统的同时变得更时尚,让年轻人接纳甚至喜爱?“我希望100年后的人们看到我们的作品时,会感叹‘原来21世纪的工艺这么美!’做一个时代的经典,这是我们年青一代苏绣人的追求。”府涵璐说。

        1995年出生的王翔煜,从美国罗德岛设计学院家具设计专业硕士毕业,今年四月回国。他的母亲王丽华是江苏省工艺美术大师,作品以绣青铜器等器物的质地见长。王翔煜和母亲探讨如何让刺绣作品从写实向抽象转变,尝试抽取青铜器中的关键元素进行创新表达。他负责视觉、构图,母亲负责实施,成功完成了一组现代刺绣作品。与传统青铜器刺绣作品的厚重和斑驳感截然不同,新作品呈现的是一种更为抽象的几何语言,和简约的现代家具十分契合。

        目前,王翔煜正忙着筹建自己的创作工作室。如何将包括刺绣在内的苏州传统工艺从二维向三维突破、和现代家具展开对话,是他今后致力于研究和推广的方向。

    品牌意识下的行业进步与跨越

        一位苏州非遗传承人告诉记者,自己曾经为一个国际大牌贴牌生产手工艺品,卖给他们是三四百元一件,而国际大牌却在后面加了个“0”卖给了客户。这让她大为感慨:“我们就是吃了没有品牌的苦头。”

        苏州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副院长黄建洪教授认为,手手、手口相传的技艺传播方式,很难快速模块化。传统手工艺普遍以家庭作坊的形式存在,存在规模小、经营粗放、缺乏品牌意识等问题,成长性遭遇一系列挑战。非遗传承人和手工艺者自身要有突围意识,在信息化时代主动适应、对接新的需求。

        在这一点上,苏绣行业在品牌建设上有了初步的考量和行动。在镇湖“苏绣小镇”上,有一位独特的“绣郎”沈德龙,成为苏绣产业化、品牌化的佼佼者。

        1996年,沈德龙从苏州刺绣研究所辞职后,建立了自己的刺绣艺术工作室。他对工作室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聘请职业经理人负责市场营销,自己则集中精力搞创作、带徒弟。十多年间,他创办的苏绣品牌已经成为国内最大的绣品制作和销售企业,旗下的刺绣产品也进行了严格的市场细分。

        “品牌经营的关键之一就是产品标准化,然而刺绣工艺品却又难以标准化生产。”沈德龙说,经过长期摸索,他提炼出了一套产品质量标准,从包括技术难度在内的5个层面,为每件作品划分等级,为不了解刺绣产品的普通大众提供了一套辨识依据。

        姚建萍在投身于艺术创作的同时,也十分注重品牌化建设。“创建一个‘姚团队’,创造一个‘姚品牌’。”这是姚建萍在团队初创期的目标。“姚团队”有着明确的分工,姚建萍担任“总指挥”,姚兰致力于市场开发和运营,姚卓则潜心传承母亲的刺绣技艺,姚兰本科时期的同学李文博担任团队的设计总监。

        “我们持续加大基于刺绣的文创产品研发力度。如从设计到生产都是全程自主研发的腕表、首饰系列,走的都是生活化、平民化路线,主要以培育市场为主。”李文博告诉记者。目前,“姚品牌”文创产品的销售额以3倍的年增长速度发展。

        黄建洪建议,政府应在“十四五”地方规划中为非遗留足发展空间,在政策依托、发展方向、人才支持等方面给予倾斜与精准支持,实现传统工艺与现代机制的紧密结合,让非遗走出家族传承、地域传承的局限,加入新的力量,形成新的路径,提高普及度,从而创造出更大的市场价值。

        记者从苏州西部生态旅游度假区(镇湖街道)获悉,2021年至2023年,“苏绣小镇”将吸引优质工艺美术产业项目、社会资本、权威认证检测平台等进驻,进一步完善涵盖设计、版权、生产、交易、人才等产业要素的苏绣产业链。依托现有的苏绣人才和艺术空间资源,小镇将吸引工艺美术大师跨界合作,产生艺术碰撞,促进苏绣与服装品牌、文娱消费、展览空间及其他文化艺术的交融。

        (本报记者 苏 雁)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