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文娱
  • 电视
  • 图片
  • 游戏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光明日报 2020年12月06日 星期日

    在非对称作战中如何夺取主动权

    ——谈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的生动实践

    作者:张翚 《光明日报》( 2020年12月06日 07版)

        1958年7月13日,中国人民志愿军归国部队的炮兵部队受到安东市(今辽宁省丹东市)人民的热烈欢迎。新华社发

        1952年,在上甘岭战役期间,中国人民志愿军战士突破敌人的火力封锁,将弹药补给等送往前沿阵地。新华社发

        海军长沙舰开展舰机协同训练。新华社发

        【讲武堂】

        70年前,以美军为首的“联合国军”,将战火烧至中朝边境。在敌我双方综合国力和武器装备强弱优劣极为悬殊的情况下,中国人民志愿军毅然跨过鸭绿江,与朝鲜人民军并肩作战,凭借高明的作战指导和英勇顽强而又机智灵活的浴血奋战,夺取“致人而不致于人”的战场主动,最终赢得震惊世界的伟大胜利。从一定意义上说,毛主席提出的“你打你的,我打我的”就是中国版的非对称作战。深入研究这场战争,总结先辈的制胜密钥,对于我们今天探索信息化智能化战争指导方略,仍具有重大意义和深刻启迪。

    隐蔽企图,力求达成作战行动的最大突然

        突然性对夺取胜利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达成突然性可急剧削弱敌方战斗力,大大提高作战效益,因而古今中外的军事家都强调谋求作战突然性。孙子说:“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克劳塞维茨说:“突然性是一切战略战术的精髓。”在对手放松警惕或意想不到的时间、地点发动突然袭击,会造成对方心理上的强烈震撼,迫敌在慌乱中作出错误的判断,定下错误的决心,采取错误的行动,甚至根本来不及分析、判断和行动就已无力回天。抗美援朝战争,我军精心部署,巧妙筹划,在战略、战役、战术多个层面造成敌人错觉,给以不意的攻击,取得重大战果。

        在战略战役层面,战争初期,双方实力的对比令美国人有恃无恐、骄横异常,美国政府最初根本不相信新中国会有同美军较量的胆识和气魄。殊不知,从朝鲜战争爆发那天起,毛主席就以其特有的战略敏感关注着战争进展,洞察中国面临的巨大威胁未雨绸缪,在军事上采取了一系列应变措施,包括迅速组建东北边防军;向苏联订购武器装备;加快空军、炮兵、高射炮兵等军兵种建设等,做出应付朝鲜战争出现不利变化而可能出国作战的各项准备。1950年10月19日晚,中国人民志愿军秘密渡过鸭绿江进入朝鲜,志愿军各部采取了一系列隐蔽伪装措施,令正在向中朝边境疯狂进犯的“联合国军”毫无察觉。西线南朝鲜军第六师二团由中型卡车牵引的12门榴弹炮超越步兵,成为整个队伍的前锋,稀里糊涂进入我军伏击圈,被我轻松歼灭。东线美军的侦察直升机在黄草岭阵地山谷间长时间盘旋,甚至在我前沿阵地上降落都未察觉异常,随后遭到我军出其不意的猛烈打击。美国国防部长马歇尔事后沉重说道:“我们认为什么都知道,实际上什么也不知道。然而,对方却一切都知道。于是,战争开始了。”第一次战役我军歼敌1.5万余人,对鼓舞中朝军民士气、稳定人心具有重要意义。

        在战术层面,志愿军凭借严格的组织纪律、忘我的牺牲精神和巧妙的战法运用屡屡达成行动突然性。1952年10月,我军攻击金化以西美军为首的“联合国军”前哨阵地391高地,为了缩短进攻距离,11日夜,部队组织500余人在敌阵地前沿潜伏。12日中午,美军发射燃烧弹,引燃了邱少云的棉衣,为了不暴露目标,确保全体潜伏人员的安全和攻击任务的完成,他咬紧牙关,纹丝不动,任凭烈火烧身,直至壮烈牺牲。反击部队在邱少云伟大献身精神的鼓舞下,当晚攻占391高地,全歼美军1个加强连。上甘岭战斗打响后,为了加强五圣山方向的火力,我军秘密投入“喀秋莎”火箭炮,这种苏制武器威力极大,缺点也很突出,阵地极易暴露,朝鲜人民军就有“喀秋莎”营被敌机炸毁的教训。志愿军对这一新式武器格外小心,平时深藏山洞里。确定要打,才悄悄选择阵地,计算好目标诸元,一切准备就绪后,时间一到,派出警戒,炮车直奔阵地,停车便打,打完就撤。40多天的上甘岭战役中,“喀秋莎”毫发无损,前后发射十次,战术俏皮,神出鬼没,重创强敌。

    把握战机,选择最有利于制敌的时空环境

        战争是在一定时间和空间范围内进行的,任何作战都必定受到一定的天时、地理等自然条件的影响和制约。时空环境是军事对抗发生、发展和存在的前提,是作战力量得以释放的外在条件。作战力量在不同时间和空间形成不同的态势,是其作战效能的外在表现。通常情况下,有利的战场态势标志着胜利的归向或发展趋势。因而,作战中,指挥员高度重视辩证分析时空环境的利弊争取有利的战场态势。抗美援朝战争中,时空环境也是我军筹划作战、设计作战,谋求非对称制胜的重要方面。

        诱敌深入,非对称利用空间。孙子说:“夫地形者,兵之助也。”优越的战场条件,既可成为保存军力的甲胄,也可成为待机破敌的弯弓。第一次战役,我军虽歼敌过万,但其中大部分是南朝鲜军,整个战场形势没发生大的改变,志愿军在朝鲜尚未真正站稳脚跟。面对敌人的继续进攻,为了令其分散兵力、拉长补给线、暴露侧翼和后方空虚的弱点,志愿军采取宽大正面运动防御与游击战相结合的方针,故意示弱,骄纵敌人,先后三次主动后撤,撤退过程中,在阵地和道路两旁丢弃部分装备物资,制造“狼狈逃跑”的假象,同时释放百余名战俘,除了宣传志愿军是正义之师和宽待俘虏的政策外,还向他们散布志愿军粮弹供应困难,要撤回国内的消息,借俘虏之口蒙蔽敌人。“联合国军”果然被迷惑,争先恐后地向前推进,终于进入志愿军预设战场。我军抓住敌进攻部署的薄弱环节发起猛攻,一举打开战役反击突破口,为整个战役的胜利发展创造了极为有利的条件。

        夜间作战,非对称利用时间。美军地面作战对空军依赖很大,通常利用其空中优势进行昼间作战,夜间失去空军支援,地面部队的战斗意志就会大为降低。志愿军抓住对手难以克服的弱点,发挥夜战特长,将夜战提高到战役甚至战略高度充分运用,利用夜暗组织部队机动和运输,黄昏发起进攻,拂晓前结束战斗。当夜不能结束战斗的,则在拂晓前转入防御,次日黄昏再组织进攻。运动战阶段志愿军进攻战役发起的时间都在农历十五前后,所以美军称志愿军的进攻作战为“月圆攻势”。云山战斗全歼美骑1师8团3营、雪马里全歼英军“皇家陆军双徽营”、新兴里全歼“北极熊团”……在朝鲜半岛的月夜下,一支支敌精锐部队,接二连三作了志愿军的刀下鬼,美军无可奈何地承认“月亮是中国人的”。

    穿插迂回,打破对手作战体系的平衡稳定

        我军从1927年建军之日起,无论土地革命战争、抗日战争,还是解放战争,对抗的始终是力量、装备远胜于我之强敌,因而特别强调以巧取胜,避免死打硬拼。穿插迂回战术,就是在这一指导思想下产生并大量运用,成为我军以劣胜优、以弱胜强的传统战法之一。抗美援朝战场上,面对“联合国军”不计成本的密集火力和空地立体突击,我军发扬机动灵活的战略战术,针对美军摩托化和机械化部队对后方交通线依赖大,害怕退路被切断的弱点,广泛采取穿插迂回、分割包围战术,屡屡插入敌人内部或巧妙迂回敌后,将敌割裂成互不关联的多个部分,致敌作战体系失去平衡,甚至迅速崩溃。美国、韩国的朝鲜战争官方战史描述志愿军穿插战术:“如果没有阻力,中国人的整个纵队会穿过防御工事,一直深入到‘联合国军’阵地后方”“中国人擅长穿插到我军薄弱部位实施袭击和强攻,把我军阵地分割成若干小目标各个歼灭”。

        师级规模的战役级穿插,能够有效断敌后路,动摇敌战役决心。第二次战役期间,第38军113师奉命穿插敌后,抢占要点三所里,断敌退路、阻敌增援。该师克服极度疲劳,14小时急行军72.5公里,其间先后打垮南朝鲜军7师、土耳其旅、美军25师和英军28旅等敌的阻击骚扰,并在天亮后一改严密伪装、隐蔽行动的常规,大胆减掉伪装,以行军队形沿公路跑步奔袭敌后,出其不意骗过美机侦察,先敌5分钟到达预定地域,夺占了先机。约5.1公里的行军时速,创造了现代战争史上步兵急行军的世界纪录。113师与南逃、北援之敌激战50余小时,钢钉般钉牢在核心阵地上,打乱敌整个战役部署,为实现战役合围立下头功。113师和我军其他部队的战役穿插,给美军造成了巨大的心理阴影。第四次战役后,志愿军第12军调至朝鲜东海岸整训,从美军视野中消失。美军以为第12军又在执行穿插任务,不知将从什么地方出现,出动大批飞机反复侦察。对手的“杯弓蛇影”暴露出对我军穿插迂回战术的强烈忌惮。

        营连级别的战斗穿插,令敌防不胜防四处挨打,极大减轻正面主攻部队压力。云山战斗中,我第39军116师246团4连化装成南朝鲜军快速穿插,路过二滩川大桥时还和美军握手致意。随后我军快速突入云山城,搅得美军天翻地覆。新兴里歼灭战,志愿军第27军238团4连利用美军部署间隙,直扑其7师31团“北极熊团”指挥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捣毁该指挥所,毙其团长、夺其团旗,一举瘫痪该团指挥系统,为全歼该团拔得头筹。沙坪村袭击战,114师341团2营利用南朝鲜军7师两个团的结合部缝隙,在敌毫无察觉的情况下,渗透至敌炮阵地附近。采取“一点两面”战术,分割包围敌炮兵阵地和营指挥所,随后发起突袭,仅用两个小时就端掉一个榴弹炮营。

    创新战法,机动灵活地保存自己消灭敌人

        军事改革创新并非“天才统帅悟性的自由创造”。军队的基础在士兵,士兵是武器装备的直接操作者,是军队感应的神经和信息的接口。越是低层次的微观世界,就越接近事物的本质与规律。所以,越是基层单位,越是普通一兵,越能敏感地反映宏观指导上的滞后与偏差。翻翻战史不难发现,大凡战术原则的修正与刷新,几乎都是那些在战场上浴血的基层官兵发挥首创精神的结果。拿破仑战争中的散兵线战术是法军一线官兵发明的,第四次中东战争埃军用高压水龙冲垮巴列夫防线是一位工兵中尉的创意。抗美援朝战争中,志愿军在武器装备远逊对手的情况下,自始至终充分发挥广大官兵的集体智慧,克服了诸多难以想象的困难,创造出一个又一个战场奇迹。

        从刚刚入朝的第一次战役开始,志愿军就充分发动广大官兵扬长避短,土洋结合研究防空、防炮、冬季野外露营防冻以及用步兵武器打坦克等问题,研究避敌锋芒击其弱点、有什么武器装备打什么仗、有什么条件打什么仗、最大限度地保存自己消灭敌人的作战方法。运动战期间我军进攻作战,切断敌步坦联系,专打步兵,派出精干小分队直捣敌营、团指挥所和炮阵地。铁路抢修采取枕木排架法代替敌机轰炸后的弹坑填土,架设活动桥梁,夜间架好,昼间撤收,欺骗美军飞机。铁路运输分段倒运,“顶牛过江”。夏季在江面下架设水下桥梁,汽车遭到敌机轰炸扫射时点燃事先准备好的废油桶迷惑对手。防空作战也取得重大战果,1951年3月初,志愿军战士关崇贵用轻机枪向掠过头顶的敌机扫出一梭子,以14发子弹击落了敌机。关崇贵因这一创举被授予“一级战斗英雄”,并记特等功。我军借此展开轻武器集火打低飞敌机运动。4月18日,志愿军63军188师周密组织,集中数千支步兵轻武器巧妙设伏,美机临空时突然开火,一天之内,击落美机5架,击伤13架,创造了朝鲜战场步兵轻武器毁伤敌机的最高纪录,有力打击了美军的嚣张气焰。

        在阵地战期间,为了对付强敌的猛烈炮火,志愿军上下群策群力,创造出“猫朵洞”、防炮洞,并逐步发展成马蹄形坑道。彭德怀指出,要学会阵地防御和阵地攻坚,全线掀起构筑坑道工事热潮。至1952年5月底,一线防御地带基本形成以坑道为骨干的支撑点式的坚固阵地。志愿军构筑坑道长度达1250公里,配套堑壕6240公里,大大改善了防御条件。依托坑道工事,志愿军经常以“冷枪冷炮”狙击,阵前小分队伏击、袭击等各种手段打击敌人,予敌重大杀伤。通过这些战法手段,极大限制了美军优势装备的作用,有效解决了能不能打、能不能守的问题,赢得了战场主动权。上甘岭战役后期,损失惨重士气低迷的美军哀叹:“即使用原子弹也不能把狙击兵岭(537.7高地北山)和爸爸山(五圣山)上的共军部队全部消灭”。1953年初美国艾森豪威尔政府发出扩大战争的叫嚣时,毛主席慷慨回答:“美帝国主义愿意打多少年,我们也就准备跟它打多少年,一直打到美帝国主义愿意罢手的时候为止,一直打到中朝人民完全胜利的时候为止。”豪气干云,彪炳千秋!

        (作者:张翚,系陆军指挥学院战略战役系副教授)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