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文娱
  • 电视
  • 图片
  • 游戏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光明日报 2020年11月29日 星期日

    琴水悠悠在我心

    作者:李方圆 《光明日报》( 2020年11月29日 10版)

        通天荷花香赣源 赖德玲摄

        【我家就在岸上住】  

        在我心中,流淌着一条最美的河,她位于江西赣州石城县琴江镇,名曰琴江。她穿城而过,用亘古不变的低吟浅唱教会我只争朝夕、奋勇拼搏的人生哲理……

        小时候听奶奶讲,琴江走势绕成一个大弧形,像极了一把古代的竖琴,因此得名琴江。在奶奶小的时候,琴江河面很宽,上面有座窄木桥,江上有船撒网捕鱼,还有撑着竹排靠摆渡为生的乡民,很多人坐着竹排或小船前往距离石城县200余公里外的赣州求学或经商。

        记忆中,每次爸爸带年幼的我去城里赶集,总会带我去琴江边的城墙脚下吃碗香喷喷的馄饨。我总喜欢拉着爸爸的手跑到城墙外,看岸边用棒槌敲打衣物的洗衣女子,看江上独坐小舟垂钓的披着斗篷的老人……

        初二时,爸妈把我和弟弟从乡下转学到县城。印象中学校操场旁的围墙上有个一米宽的窟窿,每次路过这个窟窿,都能透过它欣赏到远处缓悠悠流过的琴江以及河岸稻田的田园景色。每到周五放学,班上的男孩子就相约去河岸草地上踢足球,女同学便坐在高高的田埂上,给他们加油助威。足球时不时被踢飞到七八米高的半空中,甚是好看!

        高二文理分科,我不顾老师的建议,固执地选择了理科,考试成绩一次比一次不理想。在某个晚自习课后,隔壁班一女孩拉着我的手说:“走,我带你去一个地方。”我被她拽到寂静无人的琴江边,她在一片漆黑中对着江水大喊:“我一定能行的!我很棒!下次我一定能考好的!”接着她扭过头对我说:“你也试试,很管用的!”接着我们两个像疯子一样用尽全力、歇斯底里地对着江水呐喊。那晚琴江畔沁人心脾的微风和夜空中闪烁的群星让我至今记忆犹新,恍如昨日。

        到省城读大学后,每次看到汩汩的赣江水,我都会想起家乡的琴江。朋友问我:“你看这茫茫的赣江水里有多少是从琴江里流过来的呢?”我回答:“赣水三千,任取一瓢,都有琴江水!”那时,琴江成了萦绕在我心头的浓浓乡愁,她是家的代名词!

        大学毕业后,我起初做了一名乡村教师,任教的学校在较为偏远的高田镇岩岭村,距离县城60余公里。每周一清早返校时,我都在朦胧的晨曦中欣赏着沿途的乡村风貌。汽车沿着琴江晃悠悠地一直往上游方向开,途中能看到各式各样、年代不一的石拱桥,还有琴江上撑着竹排,带着鸬鹚捕鱼的农民。若是在夏季就更美了,靠近河岸两边的水里开满了荷花,仿佛误闯了仙子秘境,闭上眼、深呼吸,微凉的空气中全是淡淡的花香……

        后来,我的第一次约会就是在琴江岸边。我和爱人坐在岸边的长椅上,谈天文地理、话古今中外、感人生哲理、碰撞思想的火花。成家生娃后,琴江成了周末遛娃的好去处。这里两岸花红柳绿,亭台、公园星罗棋布,防洪堤、古城墙、古建筑都成了最美的风景,县里还修建了带有商铺的琴江廊桥,古朴雅致。漫步琴江河岸,暖暖的阳光从葱茏的大樟树叶子缝里筛落下来,舒适而惬意!

        琴江河岸人来人往,建筑样貌日新月异,植被绿化越来越美。琴水悠悠在我心,唯一不变的是那温柔缓和的流水声以及石城百姓只争朝夕、拼搏向上的人生态度。

        (作者:李方圆,系江西省赣州市作家协会会员)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