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文娱
  • 电视
  • 图片
  • 游戏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光明日报 2020年11月20日 星期五

    每一缕情都凝聚磅礴之力

    ——访《亲爱的中国》词作者瞿琮

    作者:本报记者 郭超 《光明日报》( 2020年11月20日 09版)

        【第八批“中国梦”主题新创作歌曲⑫】

        “你如果觉得鸡蛋味道不错,何必要知道它是怎么下出来的呢?”瞿琮不无幽默地说。因为两次发送信息都“云深不知处”,记者冒昧地拨通了他的电话。出乎意料,他马上接了。76岁的瞿琮声音洪亮,第一句话就回应了记者提出的采访请求。

        在瞿琮看来,一首歌就像一个鸡蛋,是一个“小作品”,不复杂,不值得“掰开了揉碎了讲”,“就歌词论歌词”就可以了。

        也许不值得“掰开了揉碎了讲”的歌确实不少,但他是瞿琮,他笔下的《我爱你中国》《吐鲁番的葡萄熟了》《月亮走我也走》等歌曲,已经成为几代人记忆中的经典,歌声飘扬了四十年。

        当年写《我爱你中国》,瞿琮核心就写八个字——“青松气质、红梅品格”,此番作《亲爱的中国》,也是八个字——“文化自信、磅礴之力”。

        在歌词中,瞿琮善用排比、对仗、比喻、拟人等手法。“我爱你春天蓬勃的秧苗,我爱你秋日金黄的硕果”“我爱你碧波滚滚的南海,我爱你白雪飘飘的北国”“我爱你家乡的甜蔗,好像乳汁滋润着我的心窝”——《我爱你中国》中漂亮贴切的歌词,让人难忘。

        在《亲爱的中国》这首以中华文化为主题的歌曲中,瞿琮力求删繁就简。歌词里没有那么多漂亮的长句子,都是有力的短语——“啊爱你诗经论语,爱你古琴昆曲,爱你长城蜿蜒,爱你丝路花雨”。前三个“爱你”,听众比较熟悉,最后一个“丝路花雨”,有些年轻人也许没听过——《丝路花雨》是甘肃敦煌艺术剧院1979年推出的一部大型民族舞剧,以举世闻名的丝绸之路和敦煌壁画为素材创作,被誉为中国民族舞剧的典范。舞剧“复活”了两个著名的舞姿——“反弹琵琶”和“千手观音”,不仅造就了一个新的舞种敦煌舞,还在全国掀起“敦煌热”,在世界刮起中国风。舞剧《丝路花雨》四十多年来演出不断,成为讲述中国故事的经典范例。瞿琮把《丝路花雨》写入歌中,深意存焉。在歌词早期版本中,还有“牧童短笛”,那是贺绿汀创作于1934年的一首钢琴曲,刻画了不同于西方风格的中国田园音画,是第一首具有鲜明成熟中国风格的钢琴曲。

        “啊爱你高峡平湖,爱你天路雪域,爱你长风巡洋,爱你飞船寰宇。”这几句写的是科技的力量。“高峡平湖”指长江三峡工程,出自毛泽东的《水调歌头·游泳》。“天路雪域”指青藏铁路工程。“长风巡洋”和“飞船寰宇”则分别指我国的海上力量和航天科技。

        “每一颗心都放飞强国的梦,每一缕情都凝聚磅礴之力。”这首歌写的就是以文化自信汇聚磅礴之力。歌词中没有口号,每句话都有来源,即使不知道来源,也不影响理解,知道了以后,也许会对作者更加佩服。有一件事让瞿琮引以为豪,那就是他的歌词可以经受住时间的考验,无论是过了二十年还是四十年,都可以不改一字而不显尴尬。“歌曲要靠文学性留下来,要靠音乐性流传开。”瞿琮说。

        (本报记者 郭超)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