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文娱
  • 电视
  • 图片
  • 游戏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光明日报 2020年10月18日 星期日

    国家需求就是我的事业追求

    作者:唐水亮 《光明日报》( 2020年10月18日 05版)

    唐水亮,1985年生,博士。2016年加入导师黄大年教授创立的宁波翔羽无人机科技有限公司。现任浙江大年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

        【青春之我】

        我毕业于吉林大学地球物理专业,主要是做能源探测。

        过去搞地球物理探测,需要走遍千山万水,效率较低,费时费力。之前有句话形容物探行业,“远看像逃难的,近看像要饭的,仔细一看是搞物探的”,艰苦程度可想而知。一些学生会因为行业太苦太累而转行。而且,现在可依靠人工找到的能源也越来越少,物探领域亟须开发推广智能化仪器设备。

        2016年5月,我的导师黄大年教授在浙江宁波创立了一家公司——宁波翔羽无人机科技有限公司,力推无人化地球物理探测的发展。我本来是在体制内工作,老师的公司注册两个多月后,我来到宁波余姚加入了创业团队,希望可以和老师一样,将所学奉献祖国。

        浙江大年科技有限公司是以宁波翔羽无人机科技有限公司为基础成立的。以黄老师的名字命名,是希望通过这面旗帜吸引更多人进来,加快行业的智能化。

        继承先生遗志,树立“大年出品,必属精品”的匠心精神,我们立志在无人化快速移动平台探测、海量高精度地球物理数据快速处理与解释等领域打造自主品牌,成为国内无人化能源快速勘探的高科技领军企业,同时挖掘无人化快速移动平台在多领域的跨学科应用,为科技强国贡献力量。

        我们公司近两年开发的主打产品是一套旋翼无人机航磁系统。我们用的是自主研发的无人机平台,它是一个快速的平台,搭上磁传感器,加上我们自己开发的软件处理系统,可以快速地完成复杂环境下金属矿藏的探测。去年7月份,我们这套产品可以小规模产业化之后,做了委托项目,取得了不错的效果。

        这套系统的开发用了两年时间。仅无人机平台的开发就费了很大工夫。我们的飞机以后要在各种复杂的环境下作业,对续航时间、机身强度等都有苛刻要求。另外,无人机与磁传感器结合点的确定也是一大难点。飞机上一个很小的铁螺丝钉,都会对传感器产生影响,我们需要对飞机整体的磁场进行测量,做去磁化的处理,最终选定一个合理的位置搭上传感器。同时,还需要开发专门针对这套系统的数据快速处理软件。

        研发不是一帆风顺的。虽然前期已经进行了非常严格的测试,但在实地做测试的时候,仍发生过多次摔机。飞行平台上搭载的传感器是非常昂贵的传感器,一旦摔机,造成的损失也比较大。

        印象最深的一次是在青藏高原上做测试。当时我们去了一队人,有人出现了高原反应,我们背着吸氧机、带着仪器到山上做测试,结果摔机了。为了弄清楚摔机的原因,我们必须去山里面把残骸找回来。当时天快黑了,几经周折,最后在当地藏民的引导下,我们才把飞机残骸找回来。后来分析出来是飞机桨翼的原因。因为青藏高原空气稀薄,桨翼要转得更快才能使飞机飞起来。转速太高,机身强度不够,达到极限后就散架了。我们为高原飞行专门设计了一款高原桨翼,解决了这个问题。

        今年8月,我们在吉林大学的实习基地现场演示了我们的产品。100多名学生来观看,地球物理探测新的技术手段,颠覆了他们之前的一些认知。他们以前都是背着仪器在山上跑来跑去,六七十个学生干一天的活,现在我们三个人半个小时就做完了。看了我们的演示之后,有几位本来想转专业的学生,决定不转了,感受到了科技的力量,他们更愿意去学了。

        黄老师常说,科学是无国界的,但科学家是有国界的。我认为,对于当代青年来说,应当多想想国家将来需要什么,把国家的需求当作奋斗的目标。首先要树立这样的宏伟理想,然后再沉下心来选择自己感兴趣的专业。对于自己从事的行业,一定要吃透,知道这个行业的痛点在哪里、与发达国家的差距在哪里,然后把这些差距作为自己的目标、方向,不断地攻坚克难,使我们国家在相关领域逐渐赶上、超越。 

        (作者:唐水亮,本报记者龚亮采访整理)

        (光点工作室统筹策划)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