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文娱
  • 电视
  • 图片
  • 游戏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光明日报 2020年09月28日 星期一

    准确识变 科学应变 主动求变

    ——来自“新发展阶段的新机遇新挑战研讨会”的声音

    作者:本报记者 张胜 《光明日报》( 2020年09月28日 04版)

        “十四五”时期,我国将进入新发展阶段。如何以辩证思维看待新发展阶段的新机遇新挑战?9月27日,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在京举办“新发展阶段的新机遇新挑战研讨会”,来自国家高端智库、相关部委研究机构的专家学者为实现更高质量、更有效率、更加公平、更可持续、更为安全的发展建言献策。

    充分认识国内外环境变化带来的新要求新挑战

        新发展阶段有哪些新特征?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院长王昌林建议从“四化”和“六率”寻找答案。他认为,我国新型工业化进入优化提升阶段、新型城镇化进入转型提质阶段、市场化进入深化改革阶段、国际化进入全面开放阶段。同时,影响经济发展的“六率”正在发生趋势性变化:劳动年龄人口比率呈持续下降趋势、储蓄率呈下降趋势、投资率呈下降趋势、消费率呈上升趋势、全要素生产率增速趋缓、潜在经济增长率下降。

        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副局长张雪春以在缩小收入差距、促进经济转型升级、推动社会公平正义方面起到重要作用的普惠金融为例,建议重视改善数字普惠金融可能带来的数字鸿沟问题,鼓励金融机构开发针对弱势群体的互联网金融产品和服务;地方政府和监管部门应该有效识别伪金融创新,数字普惠金融机构要加强信息披露,落实投资者适当性管理,强调卖者有责;同时,要加强大数据背景下的数据安全和个人隐私保护等。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韩永文认为,“十四五”期间应当把扩大消费需求作为扩大内需的主要方向。“虽然我国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不断增加,但我国最终消费支出占GDP比重仍然偏低,居民最终消费占最终消费比重更低。”他表示,要通过较大幅度提高中低收入群体的收入水平、扩大中等收入群体、推进收入分配制度改革有效释放消费市场潜力。

    善用改革方法打通国民经济循环的痛点和堵点

        今年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加快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

        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副院长毕吉耀表示,这是大变局下牢牢把握发展主动权的根本举措,这是推进高质量发展的必由之路,这是重塑我国国际合作和竞争新优势的战略抉择。

        他指出,面对一系列新的风险挑战和更多逆风逆水的外部环境,只有保持战略定力,坚定不移办好自己的事,不断夯实和提升国内大循环的主体地位,才能牢牢把握发展主动权,更加从容和自信地走向世界、拥抱世界。

        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副院长曲维玺建议,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打造更高水平的国内经济发展生态;同时,以外循环发展为助力,培育国际合作竞争的新优势。比如,以产业链、供应链为抓手,充分发挥产业优势,畅通内外循环。既发展垂直整合的产业链体系,对汽车、电子信息等重点产业链补链、固链、强链,促进产业链上下游中小企业共同发展;又提升整合资源能力,增强产业链、供应链的稳定性、柔韧性和抗压性,打通内外循环的产业链、供应链堵点。

        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决策咨询部研究员杜飞轮认为,从结构性角度分析,一些研究都把当前我国的人口结构变化视为一种经济下行的压力。需要看到,当前的人口结构同样带来了发展机遇和空间,“扶老”和“携幼”带来的是健康产业、幸福产业、托育服务业的发展,都是为了满足人民对美好生活的需要。

    把发展主动权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

        “综合来看,我国工业化城镇化仍有较大的空间,中等收入群体规模巨大,市场空间、产业体系、人力人才资源、基础设施、制度等综合优势和超大规模优势突出,经济韧性好、潜力足、回旋空间大的基本特质没有改变,长期向好的趋势不会改变。”王昌林强调,我国发展总体上仍处于重要战略机遇期,要努力在危机中谋新机,于变局中开新局。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能源研究所所长王仲颖提出,要从电力绿色化找突破口,建立现代能源体系,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要做好绿色电力的大文章,推动产业电气化、行业智能化、电力绿色化。在电力绿色转型中,核心是发展可再生能源,保障生态安全和资源安全。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对外经济研究所研究员杨长湧强调,用全面、辩证、长远的眼光来分析我们对外开放的环境和条件,既要看到国际环境中危机并存、危中有机、危可转机,更要看到我国自身的发展壮大是我国对外开放的最大机遇。他指出,尽管我国传统的劳动力成本优势已经弱化,但新优势正在形成和巩固,就对外开放而言,我们有三个主要的新优势,即完整的产业体系、超大规模市场和优质的人力资源。

        “我国发展条件的这些变化,使得我们能够通过更深层次的引进来和更高水平的走出去,增强对全球商品、要素以及产业链、供应链的吸引力和主导力。”他强调。

        (本报记者 张胜)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