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文娱
  • 电视
  • 图片
  • 游戏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光明日报 2020年08月27日 星期四

    改革开放精神的传承是深圳南山最大的贡献

    作者:王潮梁 《光明日报》( 2020年08月27日 04版)

        【经济特区辉煌40年·亲历变化】

        我叫王潮梁,今年82岁了,是全国第一个“招聘干部”。1981年,我国第一个对外开放的工业园区——深圳蛇口工业区正处于招商引资的快速发展期,急需懂英语、有一定中外知识的工程技术人才。由于刚刚对外开放,当时的教育水平普遍不高,这样的人很难找,负责蛇口建设的总指挥袁庚同志就想出了一个办法,面向全国公开招聘,于是我参加了这次考试,并考了第一名。

        然而,原单位却“不放人”。那个年代,没有商调函,没有单位同意,不给签发档案,任何人都没有调换工作单位的自由。干部要想系统内调动,基本是这山放了那山拦。

        袁庚同志听说后表示,人才浪费的问题太严重,人在本单位不能充分发挥作用,又不让调走,这个局面不打开是不成的,希望有一两个同志来开先例,捅开“干部私有制”。感受到了蛇口的干部对人才的尊重,我也坚持要到需要自己的地方去发挥作用,后来,在大家的帮助下,我终于来到了蛇口。那一年,我43岁。后来我才知道,国家干部和技术人员的自由流动正是由此开始。

        那时的南山区还是一片荒凉。就算是南山的起点蛇口,指挥部也就是两间铁皮房,但大家却非常有干劲。随着蛇口的名气越来越大,每天来访的港商、外商、投资者最多能有一万多人。但当时南山所有招待所的床位都算上,也仅能接待600多人,且不说条件十分简陋。

        要想让投资者们留下来细细考察,怎么说也得两三天的时间,而不是早上来,晚上就回香港。尽管当时压力很大,袁庚同志经常要面对一些老同志“姓资姓社”的责问,但蛇口工业区还是决定兴建深圳第一座五星级酒店南海酒店,一方面增加接待能力,另一方面通过与国际接轨向外传递改革开放的决心和信心。

        但建酒店投入大,周期长,“远水”解不了“近渴”。蛇口工业区想了一个大胆的办法——当时广州远洋公司邮轮“明华号”即将退役,船上有263间客房,606个床位,还有游泳池、酒吧、舞厅,就是一个现成的宾馆。工业区买来了这条邮轮,取名“海上世界”,就安置在今天海上世界街区的中心位置。1983年,我被聘为首任总经理,并在1984年1月26日接待了南巡的小平同志。在船上,小平同志应允了我们的请求,留下了“海上世界”的题词,至今还高高悬挂在船身。

        当时,为了跟国际接轨,我们大胆聘请了香港的酒店管理人才来进行管理和人员培训。服务好、条件好,明华轮很快成为投资商们最青睐的聚集地。这里面还有一个有趣的插曲,当时从台湾聘请的设计师告诉我们,船上的法式舞厅已经过时了,国际上最流行的是迪斯科,我们就听从他的建议改造了舞厅,对外传递我们开放、包容的信号。后来才知道,这是全国第一家迪斯科舞厅。这种开放多元的氛围也确实传递了下来,到现在,海上世界仍然是深圳最国际化、最受海内外旅人青睐的街区。

        海上世界只是南山发展中的一个小片段。自从中国改革开放第一声“开山炮”在这里打响,还有许许多多的突破从这里走出来,进而走向全国。除了工资、住房、用人、社保制度改革,第一家股份制商业银行——招商银行、第一家股份制保险公司——平安保险,还自主研发出世界上第一个U盘,第一个基因治疗药物也是在这里诞生。作为深圳经济特区的发祥地,南山播种了一片改革创新的“试验田”,为国家改革开放探路和创造经验。

        我觉得,南山更大的贡献是将改革开放开拓者勇于担当、锐意进取、大胆开路的精神传承了下去,像接力棒一样,每一代人都仍然在奋力拼搏。今天的深圳湾已不是40年前的那片滩涂,而是大湾区闪耀的明珠,这都是由一代代特区建设者把握时代浪潮和产业机遇造就的。从一开始的“三来一补”,到“贴牌代工”,再到发展高科技产业和现在的战略性新兴产业,都是具有魄力的前瞻性布局,才造就了华为、中兴、腾讯、迈瑞这样的企业。今年是深圳经济特区成立40周年,我来这里也已经38年了,几乎是见证了整个特区的发展史。我相信,40年前“拓荒牛”的精神还将继续引领今天的年轻人,继续创造新辉煌。

        (作者:王潮梁 本报记者党文婷、严圣禾采访整理)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