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文娱
  • 电视
  • 图片
  • 游戏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光明日报 2020年08月19日 星期三

    为“切断”来自俄罗斯的天然气管道 美国频频向欧洲挥舞制裁大棒

    “北溪-2”项目考验美欧俄关系

    作者:本报记者 韩显阳 《光明日报》( 2020年08月19日 12版)

        【特别关注】

        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日前在莫斯科会晤到访的德国外长马斯后表示,两国外长会晤将经济议题重点放在了“北溪-2”天然气管道项目完工上,“尽管美国施加了空前巨大的制裁压力,柏林方面仍旧表现出了支持该项目的原则性立场”。

    “北溪-2”项目被迫搁浅

        “北溪-2”天然气管道项目总长度1230公里,通过俄罗斯、芬兰、瑞典、丹麦、德国等波罗的海沿岸国家的专属经济区,连接俄罗斯圣彼得堡附近的乌斯季-卢加地区和德国东北部的格莱夫斯瓦尔德。项目满负荷运营后,俄每年将向欧洲输送550亿立方米管道天然气。项目总造价95亿欧元,俄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出资50%,法国ENGIE集团、奥地利OMV集团、荷兰皇家壳牌、德国Uniper公司和德国Wintershall公司各提供9.5亿欧元的融资。

        管道铺设以来,遭到担心失去俄天然气中转运输收入来源的乌克兰及波兰、拉脱维亚、立陶宛等国的激烈反对。而站在这些东欧、波罗的海国家背后的,则是远在大西洋彼岸的美国。一方面,美国认为一旦“北溪-2”项目完成,将加剧欧洲各国对俄能源依赖,同时会损害乌克兰经济和战略安全。另一方面,美国搅黄“北溪-2”项目也为满足一己之私,向欧洲推销比俄罗斯管道天然气贵出25%至30%的液化天然气。

        去年年底,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2020财年国防授权法案。其中规定禁止参与实施“北溪-2”天然气管道项目的相关企业人员赴美旅行,以及冻结相关人员在美财产。法案签署成法后,负责该项目管道铺设的瑞士“全海洋”公司宣布停止有关铺管活动,导致已经完成了90%以上海底管道长度的“北溪-2”项目搁浅。

        近日,船舶追踪定位网站Marine Traffic和Myshiptracking公布的信息显示,可能会被用来完成“北溪-2”管道建设的“福尔图娜号”船由德国穆克兰港进入丹麦领海。据报道,“福尔图娜号”配备有俄MRTS公司提供的12点锚泊定位系统,与目前位于穆克兰港的俄罗斯“切尔斯基院士号”动力定位铺管船一起投入作业。

        另据《焦点》周刊在线网站不久前报道,“切尔斯基院士号”于6月初抵达穆克兰港。该船上共有大约140名工人,每天被送至位于穆克兰港的“北溪-2”项目物流中心工作。

    美国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眼见“北溪-2”项目即将重启,华盛顿并不甘心。美国国务卿蓬佩奥7月15日表示,国务院建议将“北溪-2”和“土耳其流”纳入《以制裁反击美国敌人法》,让相关投资以及与俄罗斯天然气管道出口有关的活动面临被制裁风险。

        7月23日,美国国会参议院通过2021财年国防授权法案,其内容包含对“北溪-2”项目实施额外制裁措施。根据国会众议院通过的法案版本,美将进一步深化制裁,垄断性限制扩展至“协助销售、租赁或者提供建设天然气管道所需铺管船”的公司。该修正案还规定,对向天然气管道施工相关船只“技术改造”“提供保险和再保险”等其他服务或场所实施制裁。

        与此同时,以克鲁兹为首的3名美国联邦参议员致信穆克兰港所在的萨斯尼茨市,声称如继续向“北溪-2”项目建设提供商品、服务和支持,其资金链将招致打击。克鲁兹等人在信中威胁说:“你们将摧毁股东的财富,而股东随即将向你们提出数十亿美元的索赔要求。”去年美国国会参议院通过针对“北溪-2”的制裁法案后,克鲁兹等国会参议员就曾致信瑞士“全海洋”海上设备公司,警告其“在总统签署制裁法令之后,如果贵公司还继续相关工作,哪怕只有一天,也会导致遭受毁灭性甚至可能致命的法律和经济制裁”。“全海洋”被因此吓退后,“北溪-2”项目宣告搁浅。

        德国《南德意志报》撰文指出,“北溪-2”项目管道建设仅剩下的100多公里已变成了柏林与华盛顿间的“拔河比赛”,盟国间“不再拥有任何情意”。该报透露,华盛顿除威胁禁止港口官员入境美国外,还将可能冻结穆克兰港口运营公司通过美金融系统进行交易的全部资产。一旦实施制裁,美公司既不能通过港口进出口货物,也不能向经过该港进出口货物的船舶提供保险。当前,美国正瞄准“福尔图娜”号、“切尔斯基院士”号等几艘船。

        德国《商报》11日则称,美国因“北溪-2”项目对德国萨斯尼茨市的威胁是在“打脸”欧洲,使其陷入困境,“如果不采取任何行动,美国将发起下一次挑衅”。

    欧俄站在一个“战壕”反击美国

        自2014年追随美国对俄实施制裁以来,欧洲自身遍体鳞伤。俄总统普京2019年曾指出,欧盟过去5年对俄制裁给自身造成的经济损失远超俄罗斯,“2014年以来,西方制裁措施令俄损失500亿美元,而欧盟则损失2400亿美元”。

        面对美方巨大压力,德国上下可谓“同仇敌忾”。德国总理默克尔7月1日表示,美对“北溪-2”天然气管道项目的制裁不符合德政府对法律的理解,表示认为应该完成该项目。她表示,为消除这一经济项目所造成的政治后果,德努力商定接下来几年的天然气过境运输合同,从而不让乌克兰失去俄天然气过境运输和关税收入。德外长马斯7月17日表示,美威胁制裁“北溪-2”项目是无视欧洲自主选择如何获取能源的权利和主权之举,“欧洲的能源政策应由欧洲人制定,而非华盛顿。我们拒绝域外制裁”。

        德联邦议院自由民主党能源问题发言人诺依曼7月30日表示,自民党在给克鲁兹等人的信中抗议美对“北溪-2”准备实施的制裁。他说,这是一个“欧洲项目”,至少有12个欧盟国家参与该项目,“德联邦议院的立场是,不允许美国干涉欧洲事务”。德联邦议院“联盟90/绿党”议员、前环境部长特里廷称,美联邦参议员的信函就是“经济战宣言”。

        作为“北溪-2”项目参与方,奥地利OMV执行董事会主席希尔表示,针对华盛顿制裁参与“北溪-2”项目建设公司的威胁,必须做出政治回应以捍卫欧洲在能源供应问题上的主权与独立,“从而不使我们丧失作为投资地的吸引力”。

        美新一轮施压对象虽为德国等欧盟国家,但地缘政治和经济利益受损的当然包括俄罗斯。为此,俄坚定地站在德国和欧洲一边。俄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7月16日发表评论指出,美方威胁制裁“北溪-2”项目是不正当竞争伎俩,意在向欧洲企业粗暴施压,企图强迫欧洲按照不利条件购买更加昂贵的天然气。在8月11日举行的俄德外长会晤中,拉夫罗夫一方面批评美“不断动用没有任何红线、没有任何底线的非法域外制裁手段”;另一方面表态支持“德国政府继续坚持下去”并认为项目将于近期完工。

        不过,与俄外长拉夫罗夫有关“项目将于近期完工”的判断相比,德商界、战略界态度较为悲观。德政治分析家拉尔表示,德虽可采取禁止美政治人物入境参加慕尼黑安全会议等“对美国来说相当难受的反制裁措施”,但尚不具备勇气、政治意愿并且无法赢得足够多欧洲盟友的支持。与美政府举行视频会议的一家欧洲天然气管道承包商不久前称,美正对参与“北溪-2”项目建设工作的欧洲公司加大压力,“我认为,来自华盛顿的威胁非常、非常严重”。

        (本报莫斯科8月18日电 本报驻莫斯科记者 韩显阳)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