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文娱
  • 电视
  • 图片
  • 游戏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光明日报 2020年07月11日 星期六

    歙县,2020年高考72小时

    作者:本报记者 常河 马荣瑞 《光明日报》( 2020年07月11日 03版)

        7月7日,安徽省黄山市歙县遭遇50年一遇的洪涝灾害,县城多处严重积水、道路受阻,大量考生无法赶到考场,歙县考区将原定7月7日进行的语文、数学科目考试延期至7月9日举行。图为7月8日歙县二中考点,武警官兵雨中护送考生。施亚磊摄/光明图片

        7月9日下午5时,歙县二中门口,有考生陆续走出校门,每个人脸上都挂着笑容,一群学生走上了大巴,又转身下车,面对校门口整齐的警察队伍深深鞠躬:“你们辛苦了!”

        “向左向右转,敬礼!”担任3天高考安保任务的人民警察和武警战士转身向学生们行上庄严的军礼。

        这是一批特殊的考生,他们的高考因为新冠肺炎疫情延迟了一个月,又因为强降水造成的交通受阻延迟了一天。

    无法抵达的考场

        7月7日,高考第一天。早上5点,潘剑锋就起床了,他是安徽省歙县二中的校长,歙县二中是今年高考的文科考场。

        出门时,下着暴雨。潘剑锋不会开车,电瓶车也不能骑,就撑着雨伞步行去学校。

        走到万年桥,桥两边已经有一米多深的积水,过不去。他试着从滨江路走,积水更重。他只得返回万年桥边,用手机吩咐分管校长做好迎考工作,接着向教育局汇报了道路积水情况,请求援助。

        桥边聚集了越来越多的考生和送考家长,看着汹涌的河水和漏了一样的天空,每个人都神情焦灼。潘剑锋亮出了自己的身份,开始劝考生不要着急,先考虑安全,再想办法完成高考。

        按照规定,9点开始考试。8点半,依然困在桥边的潘剑锋预感到考试要延迟,他的手机响个不停,通过电话,他得知学校正在统计散落在县城无法抵达考场的考生。

        9点半,潘剑锋得知有森林警察正在用皮划艇送考生到考场,他再次发出了求助信息。

        方怡然和奶奶租住在离学校只有5分钟路程的新洲路。7日5点,方怡然收拾好考试用具,透过窗户,发现暴雨已经把楼下的广场变成了白茫茫的湖面,79岁的奶奶从没经历过这样的情况,眼看着孙女去不了近在咫尺的考场,急得直抹眼泪。

        方怡然给班主任打了电话,并按班主任说的拨打110求救。110要她耐心等待,类似求助的电话太多。8点20分,救援的皮划艇到了楼下。租住在同一栋楼的两名阿姨主动过来拉着方怡然的胳膊把她送到窗户外,一位“见过面,却从来没讲过话”的家长叔叔站在楼下的围墙上托着她的脚,慢慢把她接到围墙上。牵着那位叔叔的手,方怡然踩着窄窄的围墙挪到了皮划艇上。中途,皮划艇又援救了附近的两个女生。“那个时候我已经不怕了,还帮警察叔叔撑着伞。”

        9点08分,皮划艇划到了校门口。“一位叔叔抱着我,蹚过积水,把我送到校园里。”平时5分钟的路,高考这一天,方怡然走了4个小时。

        7月7日,大雨突袭了歙县这座水路密布的县城,通往歙县中学和歙县二中两个考场的道路全部漫水,车辆行人无法通行。截至7日上午10点,全县2182名考生,只有500多名赶到考场。经研究并报教育部同意,歙县7月7日的语文、数学科目考试延期至7月9日举行。

    铲车来了

        1991年出生的新安小学音乐老师方淑云今年已经是第五次参加高考监考,她的监考点也在歙县二中。

        7月7日6点起床,方淑云发现微信群里已经有人提醒路面积水并提供了可以通行的线路。方淑云的老公开车送她去歙县二中,接连试了两条路线,都无功而返。

        这个时候,她接到校长吴淑艳的电话:“35名监考老师到新安小学集合。”

        步行到校,吴淑艳已经给每个老师准备了早点,再三叮嘱涉水去歙县二中“一定要手挽手,千万别被水流冲走”。

        方淑云和同事走到紫霞桥,发现桥已经被淹没,只能看见栏杆,“像两条平行线”。

        8点40分,皮划艇来了。教师们分三批乘皮划艇过桥。“我是第三批,皮划艇行到桥中间,水流太大,摇晃起来,差点撞到栏杆上。”方淑云和同事不得不从皮划艇上下来,扶着栏杆,蹚着齐腰深的水慢慢向前挪。

        过了紫霞桥,前面的水更大,他们进退不得。

        正好一辆铲车运送行人过来。“我们和铲车驾驶员也不认识,甚至没有交流,他就让我们上车。”方淑云说。

        方淑云和同事跨进铲车的车斗,车斗高高扬起,乘风破浪驶向歙县二中。

        7月7日凌晨4点多,胡国平被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叫醒,是县里应急救援队打来的电话。那天夜里,洪水上路,在渔梁坝有4户人家被困,情况危急。

        胡国平是黄山市山越应急救援队歙县分队的队长,他赶紧召集了5名队员前往事发地,把被困人员救出来。后来胡国平和队员们开始护送考生和监考老师。当天早晨,胡国平运送的师生加起来就有60多人,整个救援队总共护送了200多名师生。

        9点,胡国平接到任务:护送高考试卷到歙县二中。“当时考卷被密封在4个大箱子里,船上坐着警察和教育局的工作人员。”胡国平说,行船有时也会撞到树枝等杂物,这就需要掌握好速度和方向,“冲锋舟前进受阻时,我就会让队员下船推着走,路上的积水深到漫过胸部。”

        船离歙县二中还有几百米时,水浅,船无法行进。

        铲车来了。

        在高高扬起的车斗里,工作人员和试卷箱也被安全送达歙县二中校门口。早已等待在这里的工作人员扛着试卷箱送到考务保密点。

    “不打延期报告,我就是千古罪人”

        7月7日,歙县遭遇了50年一遇的洪涝灾害,经研究并报教育部,歙县考区原定于当天的语文、数学科目考试延期到9日举行,启用2020年普通高等学校招生全国统一考试语文、数学(文、理)科目副题进行考试。副题的命制标准与正题一致。

        “7号凌晨3点钟雨势就大起来了,我蹚着半身高的水去县防汛抗旱指挥部开会,半个多小时后出来,来的路就不通了,我心想这下糟了!”8日晚,歙县教育局局长汪天平向记者讲述当时的情景。

        “我们以半小时为一个间隔,向上级部门接续申请推迟开考时间,但凡有一线的可能,就决不让考试时间延期。”汪天平告诉记者。

        就这样,歙县考区语文开考时间从9点推迟到9点半,又从9点半推迟到10点……可洪水水位没有降——当天0时至13时,歙县累计降水110.3毫米,达到大暴雨量级。

        从考点附近群众拍摄的视频、图片中,记者看到,有的监考人员蹚水进入学校,有的考生坐在挖掘机的铲斗里,有的是用皮划艇、冲锋舟载来的……歙县教育局办公室里,急促的电话铃声此起彼伏,更多考生被洪水困在县城各处,焦急等待。

        “这个决定做得很艰难,但参考师生的生命安全大于天。不打延期报告,我就是千古罪人!”经歙县县委县政府批准,汪天平向上级主管部门发出了歙县考区延期开考申请。从事教育工作30年,这一刻,他终生难忘。

    晚自习

        7月7日中午,方怡然和同学得到高考延迟的通知后,平静地在食堂吃了午饭,又趴在课桌上午休了一会儿,然后开始上自习。“我们都知道,肯定会启用备用卷,既然已经这样了,急也没有用,还不如趁机再看看书。”

        歙县二中高三(7)班班主任方磊家住的小区被淹,他和担任监考老师的妻子都无法出门。

        下午,大水稍微退去一点,方磊绕着路赶到学校,直奔教室。

        路上,他就在考虑如何安抚学生们的情绪。“你们遇到了百年不遇的挫折,这是无法改变的现实。勇敢的人一定会直面现实,把对洪灾的关注转移到即将到来的高考。”方磊说,“历史已经多次证明,曲折不能改变前进的方向,用长远的眼光看待问题,就没有什么克服不了的困难。”

        方磊让每个学生在小纸条上写下一句话,可以写以后的理想,也可以写在高考中应该注意的事项。

        然后,方磊把所有的纸条贴在黑板上,一一读给大家听。

        教室外雨声嘈杂,教室内一片寂静。只有纸条在风中微微颤动。

        潘剑锋一个教室一个教室巡视过来,拍拍学生的脑袋,和情绪低落的学生开着玩笑:“歙县的高考延迟,是为了确保师生的安全,这是人民至上理念的体现。你们放心,有这种理念,后面的高考和延迟考试,我们都能顺利过关。”

        7月7日晚上,全国其他地方的考生已经度过高考第一天,歙县二中的教室里灯火通明,该校600多名考生中,有一半走进教室,安静地上着晚自习。

    浮桥通了

        7月7日的首日高考延迟了。第二天的高考如何确保考生和老师准时到达考场?

        7日下午5点,歙县应急指挥部做出决定:在两个考点水阻路段设置4个车辆接驳点,运送师生;如果8日继续下雨,两个考点全部免费提供午餐和休息点,如有考生晚上不能回家,一律免费安排附近宾馆入住;把地势较高的新安小学作为备用考点,连夜布置。

        歙县军分区提出:在通往两个考点的水深路段,连夜架设浮桥。

        7月7日晚8点,歙县人武部副部长徐国友带着40多名民兵进入指定地点搭设浮桥。装载着浮桥组件的大卡车驶来,背斗中满满当当地摞着蓝色的浮筒,民兵们几人一组,将浮筒摆在地上连成片,再在连接处用力钉入插销来固定。一个小时后,宽2米、长约125米的通往歙县中学的徽州路应急交通浮桥搭设完毕。

        晚上10点,宽2米,长约300米,通往歙县二中的城许大道应急交通浮桥开始架设。8日凌晨2点,第二座浮桥搭设完毕。

        如今,道路积水退去,两座蓝色的浮桥静静地“卧”在道路中间。“作为应急保障的浮桥虽然没有实际投入使用,但我们该做的工作都提前做了。”徐国友说。

    无一人因灾缺考

        雨淅淅沥沥地下了一夜,直到天亮,才放了晴。

        9日早上7时,在安徽歙县中学附近陪读的家长章先生看了看窗外,赶紧为女儿准备好考试用品出了门,他要步行陪孩子赶往学校集中乘车点。“其实自家开车到考点也就10多分钟,但坐校车更稳妥。”

        今天,与他的孩子一道,有2182名歙县学子高考收官。

        9日上午8时15分,记者来到歙县第二中学高考考点,在这里,有900多名文科考生参加考试。考生主要乘坐学校组织车辆抵达考点,经过测温、安检后有序进入。洪水退去,考点周边路面还是湿漉漉的,但现场交通秩序井然。

        “今天的陪考家长比昨天还要少一些。”洪根娣的女儿是歙县潭渡中学的文科生,高考期间,在苏州打工的洪女士专程请假陪考。

        “不下雨,家长总要放心些。”洪根娣告诉记者。

        与陪考的洪女士一样,赶到考点外的汪女士只想隔着栅栏远远看孩子一眼。“我孩子英语底子差,昨天(8日)出考场的时候远远看见笑得挺欢,还和周围的同学聊了两句。看来一场大水,心态没崩!”

        如此大规模的高考延期补考,在安徽尚属首次;在全国,也只有几次;在歙县,这是“天大的事”。

        “我们所做的,就是要确保每个考生都能安全有序进入考场,公平享有参加2020年国家高考的机会。”汪天平说。

        2020年度歙县考区累计报考2207人,其中文科909名、理科1298名。实际参考考生2182名,25人因自身原因于7月6日前提出弃考申请,无一人因灾缺考。

        9日下午5时整,随着数学科目考试结束铃响起,歙县二中的考生鱼贯而出。

        9日下午5时,潘剑锋站在歙县二中的院子里,看到学生走出考场,他掏出手机拍了几张照片。发朋友圈时,他写道:“7月9日下午,具有历史价值的歙县高考圆满结束了。感谢党和政府的关心,感谢社会各界的理解,感谢考生家长的支持,感谢高考学子的坚持,感谢自己的主动参与。”

        (本报记者 常河 马荣瑞)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