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文娱
  • 电视
  • 图片
  • 游戏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光明日报 2020年06月15日 星期一

    数字技术别“甩下”老年人

    作者:邹廖 《光明日报》( 2020年06月15日 02版)

        【新闻随笔】

        数字技术,特别是大数据技术的应用,给社会带来了巨大进步。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中,数字技术的应用,革命性地改变了以往疫情防控的方式,极大地促进了社会福祉。所有这些,也为数字技术的进一步应用增加新的动力。

        数字技术的应用当然需要不菲的成本。其中,除了数字技术所涉软硬件及其维护、更新以外,学习、培训使用软硬件的费用也是一笔不小的成本。这笔学习的费用,并非完全由技术开发及其应用者投入或者垫付,许多情况下是由使用者投入付出的。由此,就产生了数字技术或者其他技术的开发者、应(采)用者和使用者三者之间的微妙关系。这种微妙的关系主要体现在新技术推广普及的成本如何均衡,而不是平均地分摊至三者,并在均衡的基础上实现各自利益的最大化。

        显然,如果将新技术开发应用至产品,开发者及应(采)用者最大的考量就是使用者是否肯为使用产品付出学习的成本。这个估量,实际上就是在对产品的市场前景进行分析。因此,新技术的开发者在开发新技术时,都尽量以最简捷、最便于使用的方式将新技术的功能及其增益呈现在产品上,让新技术产品越来越“傻瓜化”。

        最近几十年来,新技术产品所内含的技术越来越复杂,但其产品的使用却越来越简单化,“傻瓜化”的趋向越发明显、明确。其中的市场考量及其内在道理再简单不过。就像在“傻瓜”相机面世之前,有多少人愿意为了拍张照片而去学习光圈、曝光、快门等一系列复杂的概念及其实际应用知识呢?这又在多大程度上打消了人们购买相机的意愿?如果没有新技术开发及其应用的“傻瓜”理念,智能手机的功能会像现在这样丰富吗?

        不过,人们也看到,在消费品以外,某些公共产品供给及其服务,其新技术所呈现的方式,却是不友好甚至极其不友好的,尤其是对老年人而言。这个不友好,首先是在应用新技术产品方面,以公共服务为目的采(购)用新技术产品者,没有采(购)用或没有要求技术开发者像开发立足市场的消费品那样,将产品的功能“傻瓜化”地简捷呈现;二是以极短的过渡期将作为公共服务手段的新技术产品普及化,从而迫使接受公共服务的人学习使用产品,强制或变相强制地将学习成本转嫁至服务对象身上;三是加大那些学习困难或丧失学习能力的人申请服务救济的成本,从而降低公共服务的质量和范围。

        当然,这种不友好,并不限于公共服务领域,在垄断行业和垄断领域同样堂而皇之地存在。老年人就医难、买票难、付款难,就是这种不友好的结果。在公共服务领域,这种不友好,其实也相当于弱化了被服务对象的权利。这些愈演愈烈的现象,必须得到重视及纠正。

        (作者:邹廖,系媒体评论员)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