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文娱
  • 电视
  • 图片
  • 游戏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光明日报 2020年06月03日 星期三

    满怀信心面对这个充满期待和不确定性的时代

    作者:卓奥玛尔特·奥托尔巴耶夫 《光明日报》( 2020年06月03日 12版)

        卓奥玛尔特·奥托尔巴耶夫(Djoomart Otorbayev)

        吉尔吉斯共和国前总理,北京师范大学“一带一路”学院特聘教授。

        5月29日,在秘鲁首都利马的比利亚·埃尔萨尔瓦多医院,中国抗疫医疗专家组成员与医院工作人员讨论新冠肺炎治疗流程方案。新华社发(中国医疗专家组供图)

        6月1日,在意大利首都罗马,媒体记者在重新开放的斗兽场内采访拍摄。新华社发

        【光明国际论坛笔会】

        新冠病毒夺去了许多人的生命和健康,造成各国的经济衰退和人民生活水平下降,悲剧冲击着人类社会,我们的未来有许多不确定性。为了遏制疫情,目前世界上大部分人口处于某种形式的隔离中,不少人已经失业。毋庸置疑,这次疫情将对政治领域和经济领域以及普通人的生活带来长期的影响,这些影响将会慢慢显现。

        现在,很多人只能待在家里,通过网络与世界交流。人们的外出被严重限制,工厂、商店、街道空无一人,酒店、饭店、航空公司、旅游等服务行业陷入灾难性危机,多国边境关闭。我们的未来会是什么样?

    经济复苏复杂漫长

        对大多数国家来说,保护公民的健康和安全自然成为当下最优先的事项。恢复经济增长,保住就业岗位,创造新的就业机会,是第二重要的目标。未来的经济复苏将是一个复杂、漫长和痛苦的过程。许多企业将因此倒闭,许多人也将因此失业。幸存下来的企业,将要经历业务的重启和重组。国际关系中的重大变化在等待着我们。

        疫情后的世界中,投资可能减少,劳动生产率也很可能下降。普通人和专业投资者会因避免冒险而更加保守。这些都将使需求不可避免地下降,进而抑制投资和创新。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差距将可能扩大,因为投资者更不愿意将资金投向新兴市场。这一切都将会增加市场的不确定性,强化投资者的紧张情绪。我们自我封锁的时间越长,经济创伤就会越深,复苏进程就会越慢。要解决如此众多的问题,需要政治和经济领袖们采取果断的措施。

        我们会看到传统劳动力市场的崩溃。像美国、英国、丹麦等国家都决定通过给公民发钱来救济民生,让人们待在家里。世界多国政策制定者的主要共识是必须通过“强有力国家”来采取这些措施,这是成功实施封锁措施的关键。突然间,“强有力国家的强制性措施”成为多国治理原则的一个选择。

        经济放缓将可能导致劳动者逐渐向非传统行业转移,将会有更多的兼职员工和自由职业者。这将导致形成更加灵活的随劳动者迁移的社会保障体系。不过传统的办公室不会完全消失,只是会变得更小,人们也不会每天都去办公室。也许这种趋势会导致人们从城市搬往郊区。

        雇主的定义也将发生巨大变化。通过专门的培训项目,各级雇主会迅速学习数字化、数据处理和人工智能等领域的新技能。线上工作形式和使用远程访问的必要性,将要求运用新的5G和6G技术,加强移动互联网,以及建设稳定强大的无线网络基础设施等。这将与其他关键的数字元素一起深化几乎所有经济领域的现代化。

    疫情引发的线上转型不可逆转

        传统经济的许多行业,如零售、酒店、教育、医疗等,早在疫情之前,就已经面临线上的激烈竞争,当前的停业与随之而来的破产将屡见不鲜。数以百万计的传统线下工作岗位,尤其是中小企业的岗位,正面临前所未有的威胁。

        疫情结束后,疫情引发的线上转型依然将在全球持续,这是一个不可逆的过程。能够通过线上有效运作的东西不太可能再回到线下。相当一部分零售业务将永久留在线上,消费者将习惯不去实体店购物。我们迈向数字时代的进程大大加快了。原本要在几十年内实现的事情正在几个月内加速推进。非接触式行业也将迎来爆发性增长。例如人工智能、物联网、机器人、数字协作、图像识别、虚拟工作区和在线会议等非接触式技术将获得巨大的推动力。

        当这场疫情结束后,我们周围的世界将会变得非常不同。为了拯救生命而暂时引入的措施,也许将永久改变我们未来的生活准则。许多对抗疫情的权宜之策,将作为未来的新习惯和新制度保留下来。

        疫情正在迫使商业和教育领域发生历史性的改变。很多国家实行了隔离和保持社交距离的政策,然而天生是社会性动物的人类迅速在网上交流交际。疫病的流行把我们的生活提前推进了虚拟现实中,尤其是老年人和对网络不感兴趣的人,也迅速成了网民队伍的一员。

        虽然没有了传统的线下讲座和考试,但学校并没有停课,而是以远程授课的形式继续。大多数学校的学生,无论在哪里都可以上网络课程。许多著名大学的课程中已有数百门的在线课程,许多学校正在开发数字平台来提供各种各样的课程和协助研究工作。新科技使教育不再拘泥于形式,而是朝更有利于传播的方向发展。大多数教育机构将成为内容生产者,顶尖的科技巨头们都在积极参与其中。传统的教育产品将失去学校的青睐,例如数字互动系统将取代传统教科书的地位。此外,教育机构可以在教室、后勤等方面节约大量成本。通过新的教育生态系统,小学和中学教育的区别将消失。

    国家恢复在世界经济秩序中的主导地位

        在过去几十年里,随着全球化的深入,国家边界的重要性逐渐降低,受重视的程度在减弱。如果出现了供应问题,人们可以求助于他国,无须顾虑国籍身份。因为这场疫情,国界出乎意料地迅速恢复了其原有的意义,各国开始限制“战略”物资的出口,如医用口罩、医疗器械或药品等。这场疫情决定性地恢复了国家主体在世界经济秩序中的主导地位。显然,在这个新常态下各国必须在全球化与自力更生之间找到新的平衡点。

        由于“经济民族主义”的产生,疫情前看起来坚不可摧的全球供应链开始受到破坏。各国十分关心自力更生的可靠性和“战略”物资的供应。即使疫情结束了,这种情况很可能还会持续相当长的时间。金融业的基本准则很可能不会改变,但国际贸易规则发生了动摇,恐怕在相当长的时间内也难以恢复。

        疫情正在挑战传统的市场经济。自由市场和自由贸易一直被视为市场经济根本性的运行原则,现在开始有些松动的迹象了。经济不再完全由市场主导,而同时也交到了国家手中,这逆转了过去100多年来的发展趋势。

        这次疫情的经济后果将是复杂多样的。大多数国家都面临着前所未见的深度经济动荡。在严重的经济危机中,各国政府开始采取非常规的、果断的行动。目前一些国家的政府迅速行动,甚至有意破坏原本完备的国际供应链,禁止某些被定为“战略性”物品的出口。目前政府最优先保障的是粮食安全或医疗用品等。我们在过去一段时间里已经看到贸易限制和新的关税是如何破坏国际市场上小麦、面粉、药品、防护设备或呼吸机的生产和销售的。当涉及被某些国家定为关系国计民生的必需品时,我们将很有可能看到越来越多的“贸易民族主义”。

        如同过去金融危机期间发生的情况一样,各国中央银行开始购买资产并向陷入困境的金融机构提供周转资金,以帮助金融市场。不过这一次,他们的做法更加激进,甚至无视了他们自己的原则和相关法律。例如,欧洲央行宣布将为欧元提供“无限制”的支持,不仅将大规模购买政府证券,还将大规模购买企业债券和其他私营部门的证券。英国央行开始直接为政府支出提供资金。甚至一些发展中国家的央行,如印度储备银行等,也在考虑采取重大紧急措施来帮助公共财政,即使这将产生各种风险。各国央行原本被认为是十分保守的机构,面对当前最困难的情况以及政治压力,他们不再循规蹈矩,而是果断且激进地采取了行动。也许,未来他们会后悔承担了这样的责任。

        经历几个月的自我封闭之后,人们渴望聚会和交流,但也明白过于亲密的接触所带来的风险,会非常谨慎。一个充满期待、争议和不确定性的大时代在等待着我们。此次疫情是前所未有的世界危机,各国将深入研究卫生系统为何对疫情毫无准备,更多关注公共卫生的质量,远程监测、精密的数字诊断和各种新型药品都会迎来快速发展。对于过去的生活方式,我们都要深刻反思。或许,我们可以从逝去的时光中有所悟获,感喟生活并非那么不堪。

        (作者:卓奥玛尔特·奥托尔巴耶夫,北京师范大学“一带一路”学院廖舟译)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