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文娱
  • 电视
  • 图片
  • 游戏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光明日报 2019年03月18日 星期一

    治理骚扰电话,运营商应敢于向自己亮剑

    作者:熊志 《光明日报》( 2019年03月18日 03版)

        【光明时评】 

        面对骚扰电话、垃圾短信,用户该如何举报?据媒体近期报道,工信部信息通信管理局相关负责人表示,用户收到垃圾信息、骚扰电话都可以向12321举报中心举报,对于违规发送垃圾短信的号码,运营商将采取停机、列入黑名单、停短信功能。

        去年下半年开始,工信部等13部门印发《综合整治骚扰电话专项行动方案》,并开启了对骚扰电话、垃圾短信的专项整治。眼下,负有主体责任的运营商明确亮剑,中国移动表示对违规电话采取关停举措,中国联通也做出严厉处罚的表态,可见自上而下的治理的确带来了压力。但未来的关键在于,运营商的高压态度能否常态化。

        反过来说,这种压力倒逼型的治理模式,也说明在打击骚扰电话、垃圾短信上,运营商缺少主动作为的动力。而且对用户举报的骚扰电话进行标注提醒,乃至停机、列入黑名单、停短信功能等,还谈不上源头治理,像很多骚扰电话,都是采用网络拨号或者用了改号软件,哪怕被关停,还可以换个马甲。

        骚扰电话的治理难点还不止于此。例如,一个核心问题在于,如何判定骚扰电话?目前法律上对骚扰电话没有明确的定义。我们在网购、注册账号后,骚扰电话、短信马上就来,其中未必都是精准诈骗,有部分只能算是网络营销,属于法律许可的状态。如果要有针对性地识别,就涉及对频繁呼出的号段进行监测的问题,有侵犯隐私的嫌疑。

        以上缘由为运营商打击骚扰电话动力不足提供了一种解释。但随着用户举报机制的完善,依靠用户的举报和标注,对频繁呼出的号码、号段完全能够更加精准地监控。比如媒体报道提到,去年开展专项整治后的第四季度,骚扰电话、垃圾短信季度举报量均有明显增长,说明用户主动参与打击的意识在增强。那么,剩下的考验就是运营商的执行力度,不能再把技术上的难点当成不作为的托词。

        除了技术上的难点外,也有利益因素的作用。我们日常接收到的骚扰电话、短信中,有不少是“95”“96”“400”等号段,这些其实就是运营商为企业提供的接入服务。哪怕是网络拨号,同样需要运营商开放接入点才能实现。如果运营商顺着用户的举报,直接关停作为开放平台为部分违规企业提供的服务,无疑会损失一部分收入来源。此次联通方面接受媒体采访时提到,企业用户与联通签订合约,需同时签署安全责任条款,明确规定违约将被终止服务。如何才算“明确违规”,在对骚扰电话、短信缺少准确的法律定义的前提下,自然是一个弹性相当大的概念。所以,有必要将惩戒标准进一步明确。

        虽然,隐私的泄露是骚扰电话、短信背后真正的源头,但不管怎么说,最终骚扰电话、短信都是通过运营商的通信渠道来进行推销、诈骗的,承担主体责任的运营商,当然有理由负责到底。眼下整治行动还在推进之中,运营商向骚扰电话亮剑,更得向自己亮剑,告别利益短视,真正对用户负责,骚扰电话才可能得到良好的治理。

        (作者:熊志,系媒体评论员)

    光明日报
    光明日报(1985.01 - 2009.12)
    中华读书报
    中华读书报(1998.01 - 2010.08)
    文摘报
    文摘报(1998.01 - 2010.08)
    出版社
    考试
    博览群书
    博览群书(1998.01-2009.08)
    书摘
    书摘(1998.01-2009.08)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