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文娱
  • 电视
  • 图片
  • 游戏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光明日报 2017年08月06日 星期日

    “说”shuì=“说”shuō+“服”

    作者:杜翔 《光明日报》( 2017年08月06日 12版)

        经常听到有人甚至著名主持人把“说(shuō)服”读成“说(shuì)服”,有些人认为“说(shuì)服”是传统读音,应该坚持。究竟读哪个音更合适呢?

     

        “说”shuō、shuì两个读音中,“说”shuō是“用话来表达意思”,“说”shuì是“用话劝说使人听从自己的意见”,即除了“说”shuō这个动作外,还包含了动作结构“服”。用公式表示,“说”shuì=“说”shuō+“服”。“说”shuì其实就是为“说服”义专门立的读音。而在“说服”这个动补式复合词中,“说”仍是言语动作本身,宜读shuō,“服”是动作结果,二者组合,才构成了“用理由充分的话使对方心服”的含义。

     

        古汉语中“说”shuì可单用,如《战国策·赵策四》中“触龙说(shuì)赵太后”的用例。“说”shuì也可作为复合词的构词成分,如《汉语大词典》中以“说”shuì为首字的词语有14条,其中“说”shuì做偏正式复合词构词成分的有“说士”(游说之士)、“说夫”(游说的人)、“说客”(游说之士)、 “说言”(游说之言)、“说辞/说词”(游说的话;劝说的话)5条,做并列式复合词构词成分的有“说引”(诱引)、“说诱”(劝说引诱)、“说调”(怂恿,撺掇)、“说谈”(游说)、“说导”(规劝开导)、“说谏”(劝说进谏)、“说喻”(劝说晓喻)、“说骗”(用言辞骗取)8条,做动宾式复合词构词成分的有“说城”(劝说举城投降)1条。在这些复合词中,“说”均为“说服”义,含有动作结果,宜读shuì。

     

        民国时期《国语辞典》“说服”注为shuōfú,这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的《现代汉语词典》等规范型语文辞书相沿承用。1985年颁布的《普通话异读词审音表》专立“说”shuì,举“游说”例,意味着除“游说”之外,包括“说服”在内的其他情况下“说”读shuō。《现代汉语词典》“游说”注yóushuì,“说客”注shuōkè(旧读shuìkè),“说服”注shuōfú,这是兼顾了传统读音和《普通话异读词审音表》的做法。

     

        有人认为,“说服”的语义跟“游说”的“说”shuì意思接近,参照“说”shuì的读音,“说服”的“说”应读shuì。这是由于受“说服”的整体语义的影响,把“说”shuì音移植到“说服”的“说”shuō上。台湾地区当代通行的中型语文辞书《国语活用辞典》“说服”注shuōfú,又读shuìfú,也应该是受此影响的缘故。

     

        台湾地区流行歌曲和热播影视剧在大陆地区的影响力很大,比如童安格《让生命等候》中的歌词“恨我不能说(shuì)服自己,接受一切教训”。“说(shuì)服”的广泛传播,使很多人认为“说服”读shuìfú是保留了传统音,甚至怀疑读正常音shuōfú是读白字,这是不妥当的。

     

        (作者:杜翔,系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副研究员)

     

    光明日报
    光明日报(1985.01 - 2009.12)
    中华读书报
    中华读书报(1998.01 - 2010.08)
    文摘报
    文摘报(1998.01 - 2010.08)
    出版社
    考试
    博览群书
    博览群书(1998.01-2009.08)
    书摘
    书摘(1998.01-2009.08)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