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文娱
  • 电视
  • 图片
  • 游戏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光明日报 2016年03月13日 星期日

    新闻发布会

    金融安全:央行释放哪些重大信号

    作者:本报记者 张翼 《光明日报》( 2016年03月13日 07版)
    河南省郑州市金水区内的一处新建商品住宅楼盘 新华社发
    在12日举行的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记者会上,本报记者张翼向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提问。光明网记者 孙佳涵摄

        当前房地产金融市场的主要矛盾是什么?“首付贷”风险有多大?央行是什么态度?人民币汇率走势如何?要不要把手里的人民币换成美元?跨境资金流出呈现怎样的状态……3月12日上午召开的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记者会上,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副行长易纲、副行长兼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潘功胜对金融热点问题一一回答。

     

    1.明确表态:打击为客户提供首付贷融资

     

        目前房地产总体需要去库存,去年建成未销售的房屋面积是7亿多平方米,70%分布在三四线城市。“因此房地产金融方面的政策要考虑总量上的状况。与此同时,一二线城市价格上涨比较猛,也引起了大家很大的关注。”周小川表示。

     

        针对“首付贷”问题,周小川态度明确:客户的首付不能是借的。“你借了一部分钱说这是首付,剩下再去借,整个借款和自有资本的比例实际上就变了。未来偿还的能力实际也变了,以后月供不光要还银行的钱,还要先还首付贷。从银行角度来讲,如果没有对客户做到足够的了解,也承担了过大的风险,从银行内部管理来讲,也是操作有错误的。”

     

        潘功胜指出,房地产开发企业、房地产中介机构自办的金融业务没有取得相应的资质,是违法从事金融业务,而且这里面还存在着自我融资、自我担保、搞资金池的现象。另外,房地产中介机构、房地产开发企业自办的金融业或者与P2P平台合作开展的金融业务,所提供的首付贷的产品不仅加大了居民购房的杠杆,削弱了宏观调控政策的有效性,增加了金融风险,同时也增加了房地产市场的风险。

     

        “我们会与相关部门一起,结合即将开始的互联网金融的专项整治活动,对房地产中介机构、房地产开发企业以及他们与P2P平台合作开展的金融业务进行清理和整顿,打击为客户提供首付贷融资、加大购房杠杆、变相突破住房信贷政策的行为。”潘功胜告诉记者。

     

    2.理性分析:没有必要急着去买美元

     

        “市场情绪有时候会有波动,但没有必要急着去买美元。”周小川告诉记者,“使金融市场的情绪动荡的东西比较多,未来的外汇市场是很难预测的。但是不管怎么变动,突发性事件过后都会有一个逐渐回归的过程,大家会更加注重更基本的经济分析。”

     

        周小川认为,从趋势来看,中国经济仍旧能够保持6.5%—7%的增长,中国金融市场曾经出现过一些波动,但经过改革和整顿,开始走向正轨。

     

        易纲指出,未来五年,中国城镇化的进程还比较明显,中国的劳动生产率和全要素生产率还在稳步提高。“这些都是增长的来源。还有一个比较重要的增长来源,就是改革和开放会释放红利,配合中国将转型为以内需为主、以消费为主的经济拉动,未来预期的增长率是可以实现的。”易纲说。

     

        日前发布的外贸数据显示,今年前两个月我国的外贸出口同比下降了13.1%,今年外贸的外部环境非常严峻。“如果人民币汇率走低,中国产品在国际市场的竞争力会进一步提升,这对于人民币的贬值是否带来压力?”本报记者向周小川行长提问。

     

        “出口下降,看数字不是好事,但是也要分析再深入一点儿,一定要考虑全球大宗商品价格下降的影响。如果受价格因素影响很大,我们不一定太着急,不一定要利用汇率来调整我们的竞争力。”周小川说。

     

        周小川进一步分析道,中国的出口有很多是加工贸易。如果初级原材料价格下降了,而且加工产品的出口定价权不在我们手里,销售商会说原材料都降了,产品也降点,导致出口以外汇衡量的价值量也会下降。但如果附加价值没降,对于出口企业来讲损害并不见得太大,对GDP的贡献也不见得下降太多。

     

        “李克强总理反复讲到,相信我们的出口产品,特别是制造业出口产品是很有竞争力的,尽管也有成本提高的问题,也有比较优势逐渐会发生变化的问题,但总体来讲还是很有竞争力的。因此,不一定着急要对出口采取刺激措施。”周小川告诉记者。

     

    3.指标说话:跨境资金流出在收敛

     

        从去年开始,中国经历了大规模的资本流出,从央行的角度来看,如何评价跨境资本流动带来的风险,这种跨境资本流出在今年的趋势将如何?

     

        潘功胜指出,分析跨境资本流动的问题,要从结构的角度去看。目前跨境资本的流动结构是比较良性的。从大的角度来说,市场主体的对外资产有两个部分,一个是市场主体对外资产在增加,大概是4000亿元。这里面包括对外直接投资、对外证券投资和对外其他融资项目的投资。第二个是对外负债在减少,外来的直接投资、证券投资和境外主体对中国主体的融资等,这几项大概是1000亿元。

     

        “多个指标都表现出跨境资金的流出是在收敛的,在向基本面回归。”潘功胜告诉记者,结售汇逆差2月份比1月份减少50%,涉外收支逆差2月份比1月份收窄50%;外汇储备去年12月份减少1080亿元,今年1月份减少995亿元,2月份减少286亿元。

     

        (本报记者 张翼)

     

    光明日报
    光明日报(1985.01 - 2009.12)
    中华读书报
    中华读书报(1998.01 - 2010.08)
    文摘报
    文摘报(1998.01 - 2010.08)
    出版社
    考试
    博览群书
    博览群书(1998.01-2009.08)
    书摘
    书摘(1998.01-2009.08)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