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文娱
  • 电视
  • 图片
  • 游戏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光明日报 2015年11月20日 星期五

    江西南昌西汉海昏侯墓发掘背后的故事

    作者:本报记者 胡晓军 本报通讯员 陈新民 《光明日报》( 2015年11月20日 09版)
    这是海昏侯墓主椁室出土的龙凤纹玉佩饰(11月18日摄)。新华社记者 万象摄

        11月14日起,以考古人员对海昏侯墓的核心部分主椁室正式开始清理为标志,江西南昌西汉海昏侯墓考古发掘进入最关键的阶段。

     

        11月18日,考古人员确定海昏侯墓主棺柩位于主椁室的东北角,并在棺柩的前侧发现了多件玉佩饰,其中一枚雕有龙凤纹饰的韘形玉佩尤为罕见。此前的17日,主椁室西侧还发现数量惊人的金器堆,包括数十枚马蹄金、两盒金饼等,这是目前在国内西汉墓葬考古中保存最完整、数量最集中的一次此类文物发现。

     

        这些珍贵文物,反映了墓主的身份特殊,十分高贵,再一次把对墓主身份的猜测引向了第一代海昏侯即汉废帝刘贺。

     

        南昌西汉海昏侯墓的考古发掘,越来越令世人瞩目。而除了文物考古人员,在这一考古“国家工程”的背后,还有一群为它默默奉献的当地干部群众。

     

    “古墓能被发现,是我的荣耀”

     

        今年56岁的熊菊生是南昌市新建区大塘坪乡观西村村民,他家的房子正对着西汉海昏侯墓所在的墎墩山,四年前,就是他第一时间报警并向相关部门反映了这里有盗墓者出没的情况。

     

        作为大塘坪乡供电所的临时工,熊菊生几乎每天都要骑着摩托车在大塘街和家之间来回,其间都要从墎墩山的山脚下经过。2011年2月中旬起,熊菊生每逢傍晚回家时都看见有几个人鬼鬼祟祟地在墎墩山周围活动。3月23日早上,感觉越来越不对劲的熊菊生发现昔日长满荆棘的山顶堆了一个黄土包。他连忙约了三个村民到墎墩山上看个究竟。熊菊生说,当时他们看见新挖的山包中央有一个洞,这个洞长1.2米左右,宽60多厘米。在家挖过水井的熊菊生大胆地下了洞,发现这个洞足有十多米深,还能看见一层层的木头。于是熊菊生赶紧报警,从而撕开了西汉海昏侯墓的惊天一角。

     

        “我从小就在村子里长大,小时候在山上放过牛,村民在山上种过旱地,我们怎么也没想到,天天看到的山上居然有这么大的古墓。”回忆起当初的发现,熊菊生显得有些激动,“古墓能被发现,并且没有被盗和破坏,我感到很欣慰,这也是我的荣耀。”

     

        现在,熊菊生仍在全力协助考古队勘察古墓群。

     

    “考古发掘能为子孙后代造福,祖宗也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