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文娱
  • 电视
  • 图片
  • 游戏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光明日报 2015年03月24日 星期二

    时代先锋

    守望大爱涌动热潮

    作者:本报记者 叶辉 本报通讯员 严蓓蓓 《光明日报》( 2015年03月24日 01版)
    本报记者严红枫(左)在上柏住院部采访。资料照片

        2013年12月6日,本报以《山坳人生 照样出彩》为题,率先报道“中国麻风第一村”年轻医疗团队的感人事迹,引起了强烈反响——

     

        春天,那棵扎根在浙江省湖州市德清县武康镇上柏村报恩寺遗址里的百年香樟,正尽情呼吸着春天的新鲜空气。

     

        20世纪50年代,这里曾搭起一片草棚。改革开放后,草棚消失了,代之以青灰色的砖瓦房。这座始建于1951年的浙江武康疗养院(浙江省皮肤病防治研究所),是我国最早的麻风病院之一。

     

        半个多世纪以来,数千名麻风病人在这里治疗、康复、回归社会。至今,还有80余名麻风休养员在这里生活,他们平均年龄72岁,平均居住时间30年,年纪最大的已经90岁了。陪伴他们的,是浙江省三代麻防工作者。

     

        如今与麻风休养员朝夕相处的,是一支以15位70后、80后为主的年轻医护团队。十几年来,这群姑娘小伙坚韧地把根扎在这个偏僻的小山村里,为麻风休养员撑起一角静好天空。

     

        马海德奖、南丁格尔奖、国家级“青年文明号”……一个个荣誉,是他们事业成功的注脚。他们开展心理咨询服务的实践,被中国科学技术协会列为麻风病学科重要进展之一;他们率先在全国实行“麻风村”医务人员24小时值班制度,被誉为最人性化、最具人文关怀的措施;他们倡导直接和患者肌肤接触,使这个小山村成为我国消除麻风歧视及干预理论的发源地……

     

        2013年12月6日,本报头版以《山坳人生 照样出彩——记“中国麻风第一村”里的年轻医疗团队》为题刊发长篇通讯,率先报道了这个年轻医疗团队的感人事迹。

     

        只有偏僻的山坳,没有偏僻的人生。这支医疗团队沿着前辈的足迹,继承和发扬麻风病防治工作者的优良传统,在偏僻、寂寞、艰苦的“中国麻风第一村”坚守,把青春献给了麻风病防治事业,树立了新时期医务工作者的崇高形象和时代风范,在全国引起强烈反响。

     

        浙江省委省政府作出关于开展向浙江省皮肤病防治研究所上柏住院部医疗队学习活动的决定,号召向上柏住院部医疗队学习。

     

        2014年5月13日,国家卫计委、浙江省委在北京人民大会堂联合举办浙江省皮肤病防治研究所上柏住院部医疗队先进事迹报告会,报告团成员朴实的语言、真实的故事感动了现场所有人。报告会开始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刘延东接见了报告团全体成员。

     

        刘延东指出,上柏住院部医疗队长年坚守在偏僻山村,为麻风休养员提供精心护理和无私关怀,不断探索提高麻风防治工作水平,是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优秀代表。国家卫计委主任李斌指出,上柏住院部医疗队是全体卫生计生工作者学习的楷模。

     

        从2014年7月15日开始,报告团在全国做先进典型事迹巡回报告。浙江省皮肤病防治研究所所长严丽英,上柏住院部主任喻永祥,上柏住院部护士长、2009年“南丁格尔奖”获得者潘美儿,上柏住院部护士归婵娟,麻风休养员徐小童,光明日报浙江记者站站长严红枫,分别介绍了麻防工作者付出的努力和取得的成绩。

     

        “与麻风病人一起读书看报、写诗谱曲、种菜下棋。山坳里,环境幽僻,心境安宁,医患关系和谐,心里常常会有幸福感。”在山西太原、晋中进行演讲时,“村长”喻永祥的话引起了一阵阵热烈的掌声。山西省肿瘤医院党委办公室副主任赵丽华深有感触地说:“麻风村是宁静的、温馨的,这里医务人员的待遇不高,没有优厚的物质回报,但他们爱岗敬业的精神,与病人亲如一家的情感,使我的心灵受到强烈的震撼。”

     

        “为‘兔眼’病人拔掉倒长的睫毛,触摸老人那又黑又糙呈鱼鳞状的皮肤,这温情,这爱意,把医者和患者的心贴得紧紧的……”潘美儿娓娓道来。山西省肿瘤医院实习生张丽说:“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坚守,意味着什么?是大爱,是付出。他们以精湛的医术和崇高的医德,树立起了一块精神丰碑。”

     

        “1981年出生的年轻护士归婵娟,对病人房间里刺鼻、恶心的臭味,一点儿都不介意,反而非常仔细地为老人把剥落的死皮刮掉,把腐臭的烂肉洗清,然后消毒、换药,‘村民’亲切地称呼‘小归’为‘归归’。”面临毕业的忻州职业技术学院大三学生赵玉宏说:“站在人生的岔路口,有纠结、有彷徨,听了他们的事迹,我们有什么理由挑三拣四、患得患失?”

     

        “灯光下有你们的身影,风雪中有你们的脚印,炎炎盛夏汗水湿透你们的衣裳,冷冽冬天您和我们一起抵御严寒。啊,天使……”每场报告会上,听到麻风病人徐小童唱起自己创作的《天使之歌》,许多人都情不自禁地说:“这里的医务人员视患者如亲人,把梦想当信念倾注在病人身上。”

     

        麻风村的故事,大爱无声;山坳里的人生,照样出彩。(本报记者 叶辉 本报通讯员 严蓓蓓)

     

    光明日报
    光明日报(1985.01 - 2009.12)
    中华读书报
    中华读书报(1998.01 - 2010.08)
    文摘报
    文摘报(1998.01 - 2010.08)
    出版社
    考试
    博览群书
    博览群书(1998.01-2009.08)
    书摘
    书摘(1998.01-2009.08)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