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文娱
  • 电视
  • 图片
  • 游戏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光明日报 2014年01月29日 星期三

    一个地质队员的中国梦

    王伟 《 光明日报 》( 2014年01月29日   09 版)
    青春跃动(油画) 薛扬

        “当当,当当……”宣告下班的钟声透过雨幕传来,短促而沉稳,颇有几分神圣的意味。

        说它是钟,多少有些牵强,然而若说它是铃,却更有些名不副实,公允一点的说法,它应该是介于钟与铃之间的。之所以称它为钟,乃是我的一厢情愿,只为让平凡的生活更多一些诗意。

        走进332地质队的队部大院,在传达室门口,抬眼便能望见这口钟。它其实是一截锈迹斑驳的粗钢管,经过简单的加工,用几个钢筋做成的圆环和钩子,悬挂在靠墙一侧。斑驳的锈迹,是岁月在它身上刻下的年轮,而简单得甚至有些粗糙的加工,则彰显着地质人的豁达和朴实。

        敲钟的工具,是一柄地质锤。在大山深处,地质队员身穿迷彩服,手拿地质锤,整日与泥土和岩石打交道,为国家发现了一处又一处珍贵的矿产资源。在地质大院,年老一些的地质人,再也爬不动大山,便来到传达室,看守起了队部大院。他们手中的地质锤,从此远离了泥土与岩石,转而变成了敲钟的工具。每逢上下班的时间,钟声总能准时响起。

        喜欢这样的钟声,它让我毫无来由地生出一种十分踏实的感觉。我上小学的时候,在学校水井旁的那棵老槐树底下,也悬挂着这样一口生锈的钟。敲钟人是一位慈祥的老人,不论刮风下雨,他每天总会准时地将钟敲响,告诉我们上课和下课的时间。从那时候起,我和我的同学们便认定敲钟是一个十分神圣的仪式。后来,上中学后,学校里改用了电铃,我便再也没有听过那样的钟声,也便开始了怀念钟声的漫漫许多年。我没想到,工作后,我竟能每天与钟声相伴,心中生出阵阵惊喜。

        钟声像是一位守时的君子,每天总是如约而至。你若有心,细听时,钟声又别有一番情趣:有时是年纪稍大一些的敲钟人,钟声也感染了敲钟人的精神气儿,变得十分缓慢、沉稳;有时敲钟人稍稍年轻一些,于是,钟声忽而变得急促、高亢。有时,到了下班时间,大家还在奔忙着手头的工作,敲钟人便一边敲着钟,一边玩笑似的扯着粗犷的嗓音喊道:“下班了,回家吃饭喽!”

        上学的时候,上课提前十分钟,学校便会打响预备铃。大院的钟声也是如此,上班前十分钟,敲钟人便早早地敲响“预备铃”。钟声雄浑、悠扬,分明在说,大家手上的私事赶快停一停,在想着玩儿的年轻人也赶快收收心,大家准备上班喽!

        这阵子,举国上下,大家纷纷讲述着自己心中的中国梦。有人说,每个人将自己的“小梦”做好,民族复兴的大梦定能实现;有人说,自己心中的中国梦便是求学梦、安居梦、立业梦;也有人说,中国梦的实现,关键是要少做一些白日梦,将自己心中的梦想付诸行动,因为——“空谈误国,实干兴邦”。

        透过雨幕,听着远处沉稳的钟声,我的心情愈发沉静,我也做了一回矫情的神思者,回想起曾经关于听钟的种种往事。我想,我的中国梦,便是余生里,每天都能听到这样沉稳、雄浑的钟声。能听到钟声,至少说明岁月安好,我仍然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虽然能力微薄,但我仍是一个守时的人,有用于社会的人。

        这样的微雨天气里,有钟声相伴,对过去多几分怀想,对未来更多些坚忍,人生若此,不亦快哉!

    光明日报
    光明日报(1985.01 - 2009.12)
    中华读书报
    中华读书报(1998.01 - 2010.08)
    文摘报
    文摘报(1998.01 - 2010.08)
    出版社
    考试
    博览群书
    博览群书(1998.01-2009.08)
    书摘
    书摘(1998.01-2009.08)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