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文娱
  • 电视
  • 图片
  • 游戏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光明日报 2011年11月23日 星期三

    光明时评

    别让娱乐“点心”挤走教学“主食”

    胡乐乐 《 光明日报 》( 2011年11月23日   03 版)

        沸沸扬扬的“为护梁朝伟,学生集体翘课”事件受到复旦大学的高度重视。校方立即启动了对这一事件的调查程序,校领导亲自过问。复旦大学团委和学生会对此事也发出了正式的致歉信。目前,一切都在朝良性方向进展。然而,此次事件引发的思考还在继续。在笔者看来,复旦大学这一“翘课门”事件强烈凸显的,正是今天需要高度警惕的大学娱乐化——校园娱乐化和教学娱乐化。

        当下,影视界和体育界的一些明星,往往喜欢到大学校园里大秀一把、一展风采,让那些仰慕他们的大学生如痴如狂。而一些大学生经不住诱惑,把学习的首要任务抛在了脑后,热衷于追求这些明星,即便逃课也在所不惜。于是乎,大学里一有明星出现,许多学生纷纷翘课围观。诚如张庆熊教授所指出的,虽然国家重点大学一直有很好的学习氛围,但是现在校园里的娱乐性活动搞得太多了。“追星不是问题,但如果因为追星影响了学习,那就是问题,如果大学里学生都去娱乐了,长此以往,问题就严重了。”

        更让人感到担忧的是大学校园里的教学娱乐化。在自由选课的机制下,学生往往选择那些轻松、逗笑、好玩的,即所谓没有听课压力、教学“有趣”的课程。加之现今很多大学对教师的教学评价越来越重视学生的评课意见,使得一些大学教师,包括知名教授,往往不得不屈从于学生对娱乐化的需要。于是乎,一些大学的课堂教学看似气氛热烈,实则嬉闹肤浅。很多学生以为,学习本来就应该是在这样轻松的享受中完成,殊不知到头来却没有学到多少真东西。

        在今年9月复旦大学举行的本科教学恳谈会上,几位教师不约而同地提到大学教学的娱乐化和碎片化倾向。哲学学院某教师开展的一项针对400名青年教师的调查结果显示,40%的文科老师和35%的理科老师没能讲完学期初设定的章节。其中很大原因在于,教学时外生旁逸的内容太多,打乱了原定的课程教学计划,让课堂上的娱乐“点心”挤走了教学“主食”。比如,中国文学史课,授课教授可以说说文学大腕的轶事,抖抖演出评奖的内幕,谈谈在国外访学的见闻,大半节课不觉已过,再转入正题讲几句文学史的内容,已到下课时分。

        事实上,对一些艰涩的核心课程而言,发散式地介绍前沿动态,大规模地组织学生进行讨论,显然并无助于知识的系统传承,也就很难谈得上创新。基础课和专业课则需要有层次展开,以及严密的推演、深入的思考、不断的积累。这些课程有许多“硬骨头”要啃,大学生必须花一番工夫才能完成。在课堂上适度引入活泼的内容,有助于激发学生的学习兴趣和积极性,但为讲故事而讲故事,无原则地迁就学生,却是教学的大敌。

    光明日报
    光明日报(1985.01 - 2009.12)
    中华读书报
    中华读书报(1998.01 - 2010.08)
    文摘报
    文摘报(1998.01 - 2010.08)
    出版社
    考试
    博览群书
    博览群书(1998.01-2009.08)
    书摘
    书摘(1998.01-2009.08)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