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娱乐
  • 电视
  • 图片
  • 棋牌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中华读书报 2019年08月07日 星期三

    本期导读

    《 中华读书报 》( 2019年08月07日   01 版)

        读书报8月图书推荐榜

     

        (详见9版)

     

        爱德华·斯诺登回忆录《永久记录》下月上市

     

        叛逃俄国的美国国家安全局外聘专家爱德华·斯诺登(EdwardSnowden)所著回忆录将于下个月在二十多个国家同时上市。9月17日,《永久记录》(PermanentRecord,左图)将由大都会书局在北美、潘麦克米伦在英国、澳洲、印度和南非、菲舍尔出版社在德国同时发行。在书中,三十六岁的斯诺登将讲述他在2013年决意冒着生命危险,揭发美国政府对人民实施大规模监控一事的诸多细节,重点说明他怎样从中央情报局的特务、帮助政府监控人民的技术员,转变成了无畏的告密者和全世界自由分子眼中的当代英雄。他后来转道中国香港,飞往莫斯科避祸。他还将在书中回忆自己的成长历程。

     

        (详见4版)

        新文化背景下的文言与白话

     

        当五四百年之际,我们反思新文化背景下的文言与白话问题,可以用两句话来概括:一是白话不可逆;二是文言不可废。在这个问题上不能走极端。前些时看到几位研究古典的人倡议文言写作,其实那个倡议用的文言就有很多不通的地方。文本书写的主流必然还是白话的时代,白话照样能写出好文章,写出好的语体诗。新诗的成就不应低估,出了许多第一流的诗人。写古体诗当然可以,问题在于是否修炼到可以写好的地步。当代写古体诗的,真正写好的屈指可数。近年我提出在小学、中学、大学一二年级开设国学课,其中就包括中学开始适当增加文言文的写作练习,冀图将来的文化人和知识人,或深或浅多少都能写一点文言,以备不时之需。文言有一种特殊的文本庄严,最能体现“临文以敬”的古训。

     

        (详见5版)

     

        读书报专访宗璞:是大家的生活让我酿出蜜来

     

        《北归记》是作家宗璞长篇小说《野葫芦引》的压卷之作,2018年11月获得第三届施耐庵文学奖。《北归记》写了一代人的成长史,也写了中国现代知识分子的精神史。写作期间,宗璞曾经得了脑出血,一度以为自己写不了了。可是她顽强地挺过来了,而且非常圆满地完成了这部大作。宗璞是非常可爱的老人,她说,我的小说写完了,我要开始周游世界了!编辑杨柳说,“这是她一贯的生活态度,正是这种生活态度给了她坚韧的力量。”近日,读书报专访九旬作家宗璞。谈话间,她说,如果有机会,她还想写童话……她喜欢童话,她最喜欢的童话作家是安徒生。“那就是新的挑战/快乐地迎上去吧。”《北归记》中诗《永远的结》,也表达了宗璞无悔的人生和乐观自信不服输的韧性。

     

        (详见7版)

        提升东亚文明共同体的学术话语权

     

        中国文化是人类文明史上历史最长的文化,如何提升这一文化在国际学术界的话语权,应是当下中国在走向国际化时面临的一大课题。重新审视日本汉学,加强东亚文化共同体的建设,可为解决这一课题提供新的思路。汉学在日本有悠久的传统,已形成了有他们自己特色的知识谱系,与中国学术存在着同中有异的关系。近代以来,汉籍古典在日本已日趋边缘化了,中国古典文学也渐渐沦为外国文学的一种,原先的作为基础知识的特殊地位也渐渐丧失。但是,汉学家仍在坚守,并逐步完成了学术转型,建立起现代汉学知识体系与学术理念,形成了具有现代色彩的古典学,其中的经验与方法值得中国学人借鉴。其次,日本汉学家也希望在中国学界找到知音,而且唯有加强交流,才能在学术碰撞中,增进共识,完善东亚文明共同体的话语体系。

     

        (详见13版)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