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娱乐
  • 电视
  • 图片
  • 棋牌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中华读书报 2019年07月03日 星期三

    《木兰诗》存疑再探

    《 中华读书报 》( 2019年07月03日   01 版)

        《木兰诗》产自北魏,但北魏孝文帝废止族语规范汉语文字,明驼一词失去语源依据,致唐人多误作“鸣驼”,段成式才刻意按某种骆驼生物性状来训解“明”字。但段氏的训解又形成另一种误说。晚唐段成式《酉阳杂俎·毛篇》,所引虽只“明驼千里脚”五个字,但其是为训解明驼,而非考察该诗残缺,或搜罗散失版本,是可信其引自唐代通行版本。“明驼”之“明”字,乃鲜卑语“千”之音译,千里,极言其速而已。试想木兰回乡之路,沙丘碧草,蓝天白云,山川辽阔,金曦流溢,壮士英姿,明驼神骏,别一番气度雍容,别一番异族风情,岂是汉语千里马所能构此佳境!“明驼”于《木兰诗》的意义,其语源学价值所包含的民族性、地域性、物语性,不仅确定着该诗的时代性,更对该诗的文学审美价值,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

        (详见15版)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