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娱乐
  • 电视
  • 图片
  • 棋牌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中华读书报 2018年11月07日 星期三

    杂花生树不拘一格 李敬泽散文创作研讨会在扬州举行

    夏琪 《 中华读书报 》( 2018年11月07日   01 版)

        本报讯为期两天的“中国之文与中国当代散文写作变革—李敬泽散文创作研讨会”近日在江苏省扬州市成功举办。本次研讨会由扬州大学文学院,扬州大学文学院“毕飞宇研究中心”负责承办。江苏省当代文学研究会会长王彬彬表示,李敬泽的文字亦庄亦谐,有的人只可学其谐不可学其庄,而有的人可以学其庄不可学其谐,亦庄亦谐的文字表达是很难得的。如果问李敬泽的写作为中国当代文学做出了什么样的贡献,那就是他高度重视古代文学遗产和传统。希望凭借此次研讨会所取得的成绩,能够在将来为中国散文创作提供更多的理论依据,并推进当代文学的研究。

     

        文学评论家张清华认为,李敬泽的知识结构、修养和气度与一般的散文作者不同,因此如何对其散文进行准确界定是一个挑战。李敬泽散文中的智者形象,知识掌故的叠加,自我颠覆和虚构笔法,以及小说式的挪移和嫁接等,都是全新的写作方式。华东师范大学教授黄平指出,李敬泽长期以来被似是而非地理解为“美文”的写作,实则在和总体性所面对的诸种难题对话,探寻着新的可能。

     

        “李敬泽的文章超然而出的很大因素在于他的创作范围不是一个维度(平面)而是驳杂多元、开放的空间。这种特性与当代大学文学教育的偏重性和排斥性是相反的。”复旦大学教授张新颖认为,李敬泽的散文吸收多元复杂的民间生活而显得杂花生树、不拘一格。李敬泽的《咏而归》《青鸟》正是关注了历史中充满烟火生活气息的平常事件,从而把控到历史的真实内涵。华东师范大学教授毛尖则认为,李敬泽的写作中有一种写作上和度量上的突破,这种绕道的斜向写作让我们更能接近社会和历史的真相。吴俊、黄平、韩春燕、张燕玲、季亚娅、徐兆寿和张莉等也都作了精彩点评。      (夏琪)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