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选》研究界共同回顾“百年选学”-中华读书报-光明网
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娱乐
  • 电视
  • 图片
  • 棋牌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中华读书报 2018年08月08日 星期三

    从“选学妖孽”到“新《选》学”

    《文选》研究界共同回顾“百年选学”

    本报记者王洪波 《 中华读书报 》( 2018年08月08日   01 版)

        本报讯(记者王洪波)中国《文选》学研究会第十三届年会暨“百年选学:回顾与展望”国际学术研讨会8月4日、5日在北京举行。

     

        开幕式上,北京大学中文系主任陈晓明教授、日本早稻田大学稻畑耕一郎教授、原国家图书馆馆长詹福瑞教授、中国社科院外国文学研究所党委书记党圣元研究员、中国《文心雕龙》学会会长左东岭教授、中国社科院文学研究所所长刘跃进研究员等分别致辞,对当下《文选》研究发表看法。他们指出,从刘师培、黄侃在北京大学讲授“文选学”课程以来,现代《文选》学已历百年,百年来,这一学术园地收获颇丰,但也时有荒芜,直到上世纪80年代,《文选》研究才迎来了持续繁荣的时期。他们认为,对《文选》的研究虽已进行了近15个世纪,但绝非题无剩义,《文选》研究是中古文学研究的大本营,研究中古文学就绕不开《文选》;研究文体、文类等文学理论问题,也绕不开《文选》;研究文学经典化问题,研究中国古代的文学批评、传播和教育问题,也离不开《文选》。

     

        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中国《文选》学研究会会长傅刚回顾了百年《文选》学的历史。“‘五四’至今,这一百年来的《文选》学经历了比较坎坷的发展历程。”他说,1917年,钱玄同在《新青年》发表文章,有“选学妖孽”一言。受到新文化运动影响,后来的读书人很多都不再读《文选》。百年来,《文选》学一度陷入低迷局面,“但即便这样,还是有罗振玉、黄侃、高步瀛、骆鸿凯、傅增湘等先生的研究实绩颇为可观。研究中国古代学术的学者仍然熟读《文选》,我们这一辈人的老师以及老师的老师们,多娴知《文选》,成诵在胸”。

     

        “到上世纪八十年代,《文选》终于又得到了公允评价,国家也批准成立了《文选》学的国家一级学会,使得集部这唯一自隋唐以来就建立的专学,在新时代重新焕发了青春。”他指出,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的《文选》研究与传统“《选》学”有很大不同,可称之为“新《选》学”。首先是呈现出国际化的特点,如日本、韩国、美国等海外汉学家的成果陆续引入,中国学者与海外汉学家的交流日益密切。其次,研究的内容、范围和方法发生了新变。传统《选》学主要是训诂、注释、辞章、音义之学,在新时期,理论研究的比重大为增加。另外,将《文选》放在文学史、学术史、书籍史中去考察,扩大了研究视野,拓展了《文选》研究的学术意义。

     

        “‘新《选》学’的一大亮点是版本研究和旧注整理研究。新世纪以来,学术界对《文选》的写钞本、刻本、评点本等等,都开展了多种多样的研究,或修正前贤结论,或提出新见,收获非常喜人。而在旧注整理方面,最近出现了俞绍初先生负责的《六家注文选》整理本以及刘跃进教授负责的《文选旧注辑存》。这两部著作,都代表了新时期旧注整理的新高度,对《文选》学必有重要推动作用。”傅刚说。

     

        这次会议由中国《文选》学研究会主办。来自中国内地、台湾、香港,以及日本、美国、新加坡等地的110余位学者参会,共提交论文约80篇。在两天的时间里,与会学者围绕《文选》的具体文本研究、《文选》与汉魏六朝文学、《文选》学史研究、《文选》与中国文学理论问题、《文选》注研究等方面做了深入交流。今年是中古文学大家、曾任中国《文选》学研究会会长的曹道衡先生诞辰90周年,为此,会议专设曹道衡先生纪念单元,以缅怀曹先生在中古文学研究领域的巨大成就。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