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娱乐
  • 电视
  • 图片
  • 棋牌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中华读书报 2018年01月31日 星期三

    本期导读

    《 中华读书报 》( 2018年01月31日   01 版)

        《烈火与狂怒》卖出三十种语言版权

     

        揭露美国政府混乱状况的争议图书《烈火与狂怒:特朗普白宫内幕》(FireandFury:In-sidetheTrumpWhiteHouse)上市不足一月,三十种语言的版权已经售出。除了中华读书报上周报道中述及的荷兰文、意大利文、德文、法文、挪威文、葡萄牙文、西班牙文、日文、瑞典文和巴西葡文版外,简体中文、韩文、越南文版权的归属也已确定。中信出版集团将在中国内地出版迈克尔·沃尔夫(MichaelWolff)的这本新作。此外,阿尔巴尼亚文、阿拉伯文、保加利亚文、捷克文、丹麦文、爱沙尼亚文、芬兰文、希腊文、匈牙利文、希伯来文、波兰文、罗马尼亚文、俄文、塞尔维亚文、斯洛伐克文、斯洛文尼亚文、土耳其文和乌克兰文版的引进协议亦已落实。

     

        (详见4版)

        钱锺书与社科院文学所图书馆

     

        文学所图书馆还是学术探讨的场所,钱锺书经常参与。每周二是文学所返所日,也是研究人员借书日,图书馆便成为学者聚会探讨学术之地,图书馆是学术探讨的园地:同样是学术大家的吴世昌与钱锺书在学术探讨上争论的最为激烈,而俞平伯与钱锺书则有更多的学术认同。钱锺书不仅与人讨论学术问题,还帮助年轻学者找图书,并为他们提供相关研究书目,著名学者邓绍基先生就曾有过这样的亲身体验。初到文学所,邓绍基有一次在书库找书,徘徊之际遇到钱先生,问他找什么书,他说完,钱先生让他到第几排第几层去找,按其所示,果然找到,而且还给他提供相关研究书目。文学研究所图书馆能有如此丰富、价值堪称一流的藏书,固然应归功于几代图书馆人的辛勤工作,但也与当时诸多老专家和学者的支持分不开,其中钱锺书先生发挥了比较重要的作用。

     

        (详见5版)

        本报专访雷达:创作的因素较弱,倾吐的欲望很强

     

        我确实说过,喜欢“活文”,不喜欢“呆文”的话。比如,一度文化散文成风,余秋雨早期的一些文章,我认为有开创性,走在前面。但后来忽然很多,有的看上去很渊博,什么都知道,不少是临时从网上书上查的,这未尝不可,可以普及历史知识和传统文化,但罗列太多,掉书袋,灵性就不见了,便“呆”了。还有,中国散文的叙事记人,有极深厚传统,弄不好它会变成一种模式的重压,也容易“呆”。我想,“活文”恐怕首先得关注人的生存状态和精神困境,包含细腻复杂的人性之困和情感矛盾,这种境界和格局,与作家的知识积累、文学素养有关,更与作家的情怀有关。鲁迅先生说,“开掘要深”,这四个字分量很重,够我们消化一辈子。

     

        (详见7版)

     

        《孙中山全集续编》能为孙中山研究贡献什么

     

        上海市孙中山宋庆龄文物管理委员会、上海宋庆龄研究会坚持每月出版《孙中山宋庆龄研究动态》。长编巨著,则有中山大学孙中山研究所桑兵教授的团队,在2012年由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出版了十卷本约四百八十万字的《各方致孙中山函电汇编》;今年(2017),又由中华书局出版了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大项目成果《孙中山史事编年》全十二卷,五百五十余万字,百余年来孙中山年谱系列,无出其右者,令人叹为观止。全集方面,北京中国社科院近代史所以尚明轩先生为首的团队,获得国家出版基金支持,由人民出版社于2016年出版了全新版的《孙中山全集》,十五卷一千万字。广东省社科院孙中山研究所的黄彦先生,获地方政府的财政支持,集结院内外力量,穷二十年之功,编为《孙文全集》二十卷,都一千二百万言,于2016年由广东人民出版社出版,或谓此乃目前资料收集最齐全、考订最严密的孙中山全集。

     

        (详见9版)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