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娱乐
  • 电视
  • 图片
  • 棋牌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中华读书报 2015年05月20日 星期三

    全国教育图书发行联合体创始元老20年后再聚首

    “慢”出版新模式开出教辅出版新空间

    本报记者陈香 《 中华读书报 》( 2015年05月20日   01 版)

        本报讯(记者陈香)教辅授权、教辅新政实施和考试制度改革,让教辅产业链生变。除能够获得教材出版社的授权、产品能够进入各省推荐目录的少数教辅生产企业外,大部分教辅生产、分销、零售企业都面临严重挑战,有民营教辅出版商用“生存时代”称之。那么,在经历过“游击时代”“高峰时代”后的“生存时代”,如何看待教辅出版的市场前景?教辅出版还能开出新空间吗?近日,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主办的2015春季教育图书研讨会在桂林举行,100多位民营书业精英到会研讨教育图书的新空间与机遇。

        早在上世纪80年代末,刚成立不久的广西师大出版社,就以朋友的身份,真诚地同民营书商进行深入合作,并迅速在全国建立了高效的教辅销售网络,成为最早与民营教辅销售商展开全面合作的出版社之一。这一举措,引起业界一场震动,更树立了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在民营书商心目中的威信。广西师大出版社的教辅图书,借助这个流通渠道发到全国各地,迅速成为市场上的品牌产品,更直接催生了全国教育图书发行联合体。此次教育图书研讨会上,全国教育图书发行联合体的创始元老们20年后再聚首,不免有“今夕何夕,惟友情长存”之叹。

        如何看待目前教辅图书的市场空间呢?在四川洪瑞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程本富看来,从2011年到现在,教辅出版行业的“生存时代”到来。教辅新政后,教辅图书只有进入各省的推荐目录,才能实现系统销售,而一个学科每个版本只能选择一套教辅材料推荐给本地区学校供学生选用,其结果是,直接进课堂的教辅总体规模将大大减少。同时,各级价格主管部门加强对教辅材料价格管理,价格限制将致教辅企业的利润空间迅速下降。根据他人享有著作权教科书编写出版的同步练习册应依法取得著作权人的授权,则教材出版社和各省出版集团将在新一轮洗牌中占据主导地位。学生消费群体数量的下降,电商对市场秩序和行业利润的扰乱,成本的上涨,资金回笼日益困难,现在整个行业中,下线对中盘的拖欠司空见惯,都是教辅出版需要面临的挑战。

        “面对这么多困难和问题,是不是大家都不玩了?”程本富表示,他对教辅图书的市场空间仍持乐观态度。首先,中国的高考体制不可能在短期内取消,有竞争就有考试,有考试就需要助考读物,需要素质提升,教辅读物就有存在的空间。同时,国家给了五年的免税期,如何利用这五年的免税期规范自己的内部财务和内部管理,“是值得大家深思的”。

        其中,最大的空间就是对教辅产品结构的优化和调整。“教辅市场上不缺产品,在座各位手里也都有大把产品。但哪些是有效产品,哪些是无效产品,哪些是可培养产品,哪些是不可培养产品,应做一个梳理。不要在相同的领域,比如高中同步讲解,拿了六七套相同类型的产品,如此,结构是极其不合理的。”程本富建议,应在每一个领域选择最好的一两套产品,努力去打造它、培养它,加大教辅品牌的建设力度。

        此言获得了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集团旗下昊福公司策划人王大珊的共鸣。“教辅书到处都是,讲解的,练习册,一抓一大把。但有没有真正的教辅好书?在我看来,屈指可数。因为我们太追求眼前的东西了。在办公室、在编辑室里做教辅,做出来的教辅符合教学一线的需求吗?咱们的编辑、策划者有谁真正融入了教学一线?”

        在王大珊看来,呼吁教辅“慢出版”的时代已经到来。首先是基本质量,即编辑加工的环节不能少。“基本功过硬的队伍三审三校和几个编辑干出来的教辅,质量是没法比的。”第二,一定要用科研来引导我们的教辅出版,要真正的沉淀下去,花工夫做高品质的东西,这也是一线老师的呼声。

        “对品质回归的呼唤,是一种大势所趋。现在林林总总太多概念,什么数字元年,但教辅的本质变了吗?没有。形式永远为内容服务的。”

        “互联网+教辅”的领域,王大珊认为也有很多机遇。比如,为老师提供的增值服务会大有作为。“学科网上的资源临时剪辑一下,价值不大。要给老师提供真正有价值的、有针对性的增值服务。”

        事实上,教辅出版的形态也在突破和变化。漳州博文图书文化公司以为小学生和幼儿提供阅读系统建设为突破口,近七八年来,年增长率都在两位数以上。总经理许少凤介绍,漳州博文为学校提供公益的学者、专家的公开课和演讲,包括阅读的培训,撒播阅读的种子;校外,漳州博文跟当地的宣传部、团市委、妇联等机构合作阅读活动,这些阅读推广活动甚至写进了当地政府的工作报告。每年暑期,漳州博文会联合当地的教育局等单位,推出暑期推荐书目,然后进行征文活动。从去年开始,漳州博文在研发校本阅读课程。未来的三到五年内,会有一百个学校跟漳州博文做配搭。

        哈尔滨汇文书业总裁白云鹏提出了中盘商的转型问题。在他看来,传统中盘商一定要变身为物流商和服务商,服务于终端,对接于出版,做好物流、分配、调剂,才有未来。“在物流、分配、调剂的过程当中,我们会发现,由于中盘商大量的出货、退货,利润都损失在这里面。但是,众筹模式的出现基本化解掉了这个问题,几乎没有退货,只有调剂,而且是钱先到了。书刊行业的以产品为核心的众筹模式,是我们中盘商的一个转型之机,更开启了书业的现款模式时代。”据了解,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集团旗下的北京昊福公司为首家在新三板上市的混合所有制出版公司,更在去年创新性地提出了教辅图书的众筹模式,中间商和终端商可以参与教辅产品的投资与分红,把上中下游变成紧密的一体关系,成为非常有意义的探索。

        “我们还是不能放弃教育出版,希望能为市场提供更多的精品教辅。”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集团总裁姜革文向本报表示,如出版社旗下的上海贝贝特公司推出的系列阅读教材,其着眼点是放在提升孩子的人文素质和传统文化素养上,大大拓展了教辅读物的内涵;出版社本部的独秀金图,北京昊福公司,包括呼之欲出的、广西师大社与中央电视台科教频道合作的出版公司,将在今年推出更多有特色、有价值的教辅产品,为教辅出版提供更多的想象空间。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