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娱乐
  • 电视
  • 图片
  • 棋牌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中华读书报 2011年10月12日 星期三

    杨老黑:传奇写作路

    《 中华读书报 》( 2011年10月12日   08 版)
    杨老黑:中国作协会员、亳州市作协副主席、儿童文学作家。长期战斗在公安第一线,曾任刑警支队技术员、侦查员、县公安局副局长等职,现任安徽省亳州公安局刑警三大队大队长。《儿童文学》杂志基金奖、冰心文学奖、全国侦破小说大赛金奖、公安部金盾文学一等奖获得者。现已经发表各类文学作品300余万字,出版个人文学作品集20余部。

        杨老黑是个警察,不但是警察,而且是货真价实的刑警大队长。不过,除了这让人联想起“威严”、“惊险”、“奉献”等一系列形容词之外,他还有另一个身份——儿童文学作家。他创作的《佛光镇的秘密》、《飞龙火警》、《地器之谜》、《网络小神探》、《少年大解救》、《牛蹄窝的秘密》等少年侦探小说系列,成为中国原创儿童文学一道独特的风景。

        初秋十月,杨老黑的《地器之谜》(少年侦探系列)刚刚获得第五届全国侦探推理小说大赛的最佳图书奖,在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他讲述了自己与文学的不解之缘,竟然充满了小说一样的戏剧性。

        牛屎集、美院和警犬学校

        杨老黑总是说自己出生的地方特别神奇,那是一个叫牛屎集的小镇,相传古时金牛在庄后屙了一泡金屎,金屎疯长起来,要长成一座大山,太上老君眼见平地起山很是着急,甩起赶山鞭,一鞭将那座金山打下去,成了一个孤堆。牛屎集庄后还有一条河,相传庄子肚子饿时就在这条河边瞎逛,用玄思妙想填饱肚皮,沿这条河沿岸十里有上百家酒坊,都用这条河水酿酒,酒都很好喝,杨老黑生在酒窝里,因此很能喝酒,将酒话写下来就是童话,就是小说。一次他喝醉了,与文友“瞎吹”:“我不当作家,谁当作家,太上老君在俺家门前放过牛,逍遥庄子在俺家后头观过鱼,我不写出点名堂来,能对得起俺那块仙地吗?”

        其实,在童年时期,杨老黑与文学的关系,也仅仅是小时候喜欢听老人们讲故事,并能将故事复述给小伙伴们听。他上高中时是美术特长生,最大的梦想就是考入美术学院,将来成为一个画家。美术专业要考三场,第一场速写,他画得很好。第二场考色彩,杨老黑画得也很不错,到了第三场考素描时,杨老黑一进考场就发现一个老头儿相貌古怪,形象奇特,以为他是模特儿,抓起笔就画,画得棒极了。考试出场才发现画错了,老头儿是监考老师,真正的模特儿是一个漂亮的小护士。

        就这样,杨老黑考试失利,没有如愿进入美院,却被公安部警犬技术学校录取了。他成为这所最为特殊学校的首届学生,专业就是训练警犬。在这所学校里,杨老黑遇到了野田狂人。野田狂人是一条十分优秀的警犬,有着高贵的血统,这种犬在中国当时仅有几条,就因为杨老黑当时是学生干部,领导又十分看重他们这个警犬专业的“黄埔一期”,特意将这条犬配发给他训练。通过刻苦的训练,野田狂人的各科成绩优异,以第一名的成绩毕业。

        毕业后的杨老黑被分配到基层工作,参加工作的第三天他就带领野田狂人破获了一起手枪被盗案。但由于野田狂人血统纯正,小时候生活在大城市,对江淮地区水土不服,三个月后患病。杨老黑要求去南京为它诊治,他向办公室主任借钱,只借到五十块钱——这在当时已经算是大数目了,但凭这点钱肯定去不了南京。杨老黑又找领导,说至少要三百块钱,领导一听为一条狗看病要这么多钱,犹豫了,结果耽误了病情,野田狂人死了。伤心的杨老黑被调去搞内勤,不再担任训练员。

        做内勤,大部分是文字工作,比如写总结材料、案例等,也写新闻稿,当时的杨老黑就有不少写案子的纪实文学发表。他说当时的案件也没现在多,工作也不是太忙,业余时间还想画画。但是画画的材料太贵,油画颜料买不起,宣纸也买不起,于是他就写小说,因为写小说只用一只笔就行了,省钱。

        现在,杨老黑的作品在中学生中广受欢迎,有的班级中,他的“粉丝”达到三十多人,但他依然说:“写文学只是我的业余爱好。”

        杨老黑谈少年侦探小说

        杨老黑的侦探小说最本质的特点是来源于现实,有许多是他亲手经办的案件,以此为基础进行文学加工,绝不是胡编滥造,所以有着真实的现场感和时代感。

        杨老黑说他开始创作少年侦探小说系列其实也是出于一种机缘,他在平常的工作中积累了很多素材,开始并没有准备用于儿童文学方面。一次他去北京开会,给朋友们讲故事,大家都听得津津有味,《儿童文学》主编徐德霞对他说:“你试着把故事讲给孩子们听,他们肯定会喜欢。”于是杨老黑回到家后一口气写出四本书,没想到大受欢迎。

        杨老黑自己也一直在思考,为什么少年侦探小说那么多孩子爱看,他认为首先是孩子们需要。孩子天性好奇,具有很强的探索心理,对破案有天然的兴趣。其次是孩子们接受新知识较快,侦探推理需要知识和逻辑,有利于锻炼他们的逻辑思维能力。其三,孩子具有很大的可塑性,给孩子们讲故事,既要有阅读的快感,还要有一定的教育意义,他的书无意中担当了法制教育的义务。

        很多人说杨老黑填补了中国少年侦探小说这一空白,杨老黑自己对这些并不在意,他说:“这个题材在国外其实很发达,但国内专门为少年儿童写的侦探小说很少。而我有生活,又熟悉儿童文学,有责任将这个题材写好。”对于中国未来的少年侦探小说,他表达了四点希望:更加专业——与国际上的同类作品相比,具备真正的侦探推理元素,与其它文学品种明显区分开来,切忌不伦不类,否则难成气候;更加现代——要有时代特征,不能一味模仿西方,走人家走过的老路;更贴近孩子的生活——创作源于生活,要高于生活,不能闭着眼睛瞎编滥造,误人子弟;更具中国特色——具有中国文化元素,符合中国人的阅读心理和欣赏口味。

        如果没有特殊情况,杨老黑每天都要花半个小时在网上与小读者聊天,回答他们提出的问题,并听取小读者的意见。他被问及最多的三个问题是:如何才能当上警察?如何破案?一个人怎么既会写童话,又会破案呢?他也从与小读者的交流中生出许多感慨,他说:“每个作家都有自己的根,我扎根在这片沃土里,我的家乡亳州是闻名中外的历史文化名城,是老子的诞生地,庄子故里,是曹操、华佗、花木兰的故乡……然而,我从小就喜欢听的故事、唱的儿歌、玩的游戏却正在消失。”他提到自己在小说中写到许多童年趣事,现在的小读者都感到十分惊奇,甚至不可思议。“在我们身上发生过的有趣童年,在现在的孩子听来就是故事,与我们那时相比,现在的孩子太累了。”

        ■本报记者  宋  平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