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文娱
  • 电视
  • 图片
  • 游戏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文摘报 2020年09月26日 星期六

    年轻人告别银行

    《 文摘报 》( 2020年09月26日   01 版)

        中秋节将至,林敏却高兴不起来。她所在的银行网点又背上了卖月饼的任务,2019年因为卖不出去,她自掏腰包买了近两千元的月饼券。

        “再挣扎一下就走。”上次暗暗放狠话是在2019年年底,当时行里分配了销售ETC的任务。连着4个周末,林敏都被分配至车站、加油站以及饭店等地“拉人头”。

        对于年轻的银行人来说,他们没有尝到十年前银行业突飞猛进的红利,却在迈入职场之初,经历了降薪、高压以及互联网的诱惑。

        压力越来越大

        两年前,林敏毕业于一所985高校,通过校园招聘的方式进入了一家国有大行的广州支行,目前担任柜员一职。

        几乎每天,林敏都会去微博上打卡一个超话——今天你从银行辞职了吗?这个超话就像一个论坛,聚集了年青一代的银行人。目前该超话已有1.5万张帖子,阅读数高达7200万。

        陈琦已在银行业摸爬滚打了16年,从银行柜员做起,一步步做到了某股份制银行的支行副行长。如今令她最头疼的工作之一,便是如何留住行里的年轻人。

        一位股份制银行分行人士说,该行两年内新员工的离职率约为50%,大部分的支行网点很难见到工龄在3年以上8年以下的员工。

        2020年的半年报显示,36家A股上市银行支付给员工的现金总额下降了5.9亿元。国有六大行中,邮储银行下降的幅度最为明显,目前年人均薪酬12.05万元,下降了13.8%。交通银行和建设银行的薪资降幅也都超过6%。

        多家银行的员工告诉记者,除了酬薪下降以外,住房补贴、节日补贴等福利也在相继减少甚至取消。工作年限在1~3年间的银行职员,年薪仅在10万元上下。

        降薪的同时,银行员工的压力却越来越大。

        林敏银行生涯的第一个半年,是从“站大堂”开始的。穿着高跟鞋,一站就是一整天。半年后,林敏成为了柜员,晋升为“一坐一整天”,但是工作强度也相当大。每天早上8:30之前,林敏就要抵达银行,打卡,换行服、开晨会、接押送钱箱的库车。

        下午5点也不代表下班时间到了。凡是在此之前拿了号的客户,不管业务多复杂,柜员都要处理完成。业务做完,就要开始“轧账”,即将钱箱里的钱和账目进行对数,最后还得等库车将钱运走。林敏说,由于下班高峰期堵车,经常是要等到7点甚至8点。

        因为头顶上有摄像头,任何支行网点的录像都会不定时地被抽取检查,所以在银行营业部里,有着最严苛的工作流程和接待礼仪。大堂经理和柜员的一言一行,都在监控下进行。

        全员营销

        从事柜员1~3年,就有机会申请转岗。林敏有点期待客户经理的工作。

        但赵晓光做了4年的客户经理,一点也不轻松。刚成为对公客户经理的时候,他身上一年的存款任务就是2500万元,转正后,任务翻倍。

        他告诉记者,近些年,经济下行,基层员工除了拉存款,还要拉贷款,办信用卡,基金销售,保险销售,网银开户。银行不仅有金融产品的目标,还包括端午卖粽子,中秋卖月饼……

        赵晓光是2016年金融硕士毕业后进入银行系统的。那一年,以余额宝等产品为首的互联网金融崛起。赵晓光的同班同学,大多选择了被看作是朝阳行业的互联网金融。

        入职后,赵晓光发现,银行的柜台业务越来越少,除了现金业务,其他业务都转移到了线上。各大银行为了应对微信、支付宝等移动支付的崛起,纷纷加大电子应用的新业务。

        最大的失落感来自于这份职业没有了职业荣誉感。过去都是企业求着银行办贷款,如今是银行员工求人办卡。习惯了用“花呗”生活的年青一代,甚至不需要信用卡。

        晋升越来越慢

        在银行业快速发展的这十年里,银行的从业人员也突飞猛进。

        陈琦就是搭上了这一波“快车”的人。她从江浙一个小地方走出来,在985大学读完了本科会计专业,2005年从柜员做起,然后相继升任支行会计助理、信贷主管、行长助理,最后到副行长,花了差不多10年的时间。陈琦坦言,如今银行体系内的晋升速度比从前慢。

        过去,银行柜员的晋升一般分为两条路,一条是在会计条线精耕细作,做成业务标杆,升为柜长,然后竞聘会计主管,再竞聘为基层网点的副行长,再往上可以到省分行会计部门做分管领导,然后竞聘会计部总经理,再向总行进军。陈琦自己走的就是这条路,她当年身边的同事,从柜员做到副行长,一般需要5~8年。

        但是现在,中国零售金融的比拼从来没有如此激烈。“现在很多银行从柜员做起,一做就得要3年起步。而这3年间,走的人就很多了。”

        另一条晋升路径是从柜员转岗做客户经理,走营销条线。据陈琦介绍,从客户经理升级到高级客户经理,再到私人银行顾问,一般需要至少5年以上。随着级别的不断升高,工资收入也不断提高,但自然要完成的KPI(关键绩效指标)也会不断上涨。这往往需要强大的人脉和过硬的营销手段。

        向科技人才倾斜

        年轻的银行人没什么耐心,大家正在谋划出走。离开的银行人会去哪里?赵晓光在2020年年初也想试试换个工作,进入他羡慕已久的互联网金融行业。不过,留给他的选择并不多。一些来自银行的80后前辈,已经占领了互联网公司多数中层以上的管理岗位,留给90后的晋升机会也不多了。

        银行也在不断向科技人才抛出橄榄枝。2020年不少银行发布了社招职位,集中在计算机相关专业、密码学、微电子、软件开发等。为了吸引人才,“薪酬对标互联网头部企业”。

        赵晓光有点失落。时代正在变化,金融专业已不再是“香饽饽”。

        (文中人名均为化名)

        (《南方周末》9.19 卢宝宜)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