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文娱
  • 电视
  • 图片
  • 游戏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文摘报 2020年09月05日 星期六

    三任院长讲述与故宫的往事

    《 文摘报 》( 2020年09月05日   02 版)

        2020年是紫禁城建成600年、故宫博物院成立95周年。在这个特殊的时刻,《光明日报》专访了三任故宫博物院院长,请他们讲述自己与这座世界最大宫殿建筑群的故事。

        百年大修的故宫情怀

        讲述人:郑欣淼(故宫博物院第五任院长)

        2002年9月,我调到故宫博物院工作,领导同志嘱我要重点抓好故宫的修缮工作。故宫的修缮是保护古建筑、使其延年益寿的一项经常性任务。在21世纪之初,国务院作出了故宫修缮的重大决策,这是一百年来故宫规模最大的一次维修,被世人称为“百年大修”。国务院委托国家文物局审批了由故宫博物院组织制定的《故宫保护总体规划大纲》,明确故宫修缮工程将持续18年,到2020年结束。

        2002年10月15日,武英殿修缮作为试点工程举行了开工典礼。2004年6月4日举行的故宫中轴线西庑及周边建筑保护维修工程开工仪式,宣告“整体保护,全面维修”工程全面展开。世所瞩目的太和殿经过近3年的修缮后,于2008年7月16日正式对公众开放,也标志着第一期修缮任务的完成。

        故宫维修工程凝聚着众多参与者的心血。那些年故宫博物院没有实行闭馆制度,365天都开门。当时工程主要集中在中轴线一带,这是游客必到之处。每天参加维修工程的工人最多时有1000多人,还有相当一批人在院里搞经营,还有临时工,还有部队、档案馆在里面办公,这给古建筑维修和文物保护带来很大压力。好在大家共同努力,克服了这些困难,保证了工程的顺利进行。

        半个世纪的故宫情结

        讲述人:单霁翔(故宫博物院第六任院长)

        1996年,我在北京市文物局工作期间,曾组织举办“爱北京城,捐城墙砖”活动,赢得广大市民积极支持、参与。崇文门至东便门的明城墙遗址公园建成以后,我希望进一步动员社会力量,为古都北京保护再做一些实实在在的努力。其中首先想到的就是故宫外侧的环境整治。

        当时在故宫筒子河内侧与故宫城墙之间的狭长地带,挤进了400多户居民和21家企事业单位,出行十分不便。更为严重的是,居然有465个伸向筒子河的排污管道,每天有大量污水直接排入河内。当时,故宫博物院主管古建筑保护的单士元副院长十分担忧地说,故宫筒子河变成了“污水河”。于是,我们提出了“把一个壮美的紫禁城完整地交给21世纪”的口号,一时间形成强大的社会舆论氛围。此后,经过3年的积极努力,在进入21世纪前,实现了故宫筒子河碧波荡漾。

        2012年,我来到故宫博物院工作,经过持续5个月的详细调研,我们再次喊出了一个口号:“把一个壮美的紫禁城完整地交给下一个600年”。紫禁城建成于1420年,2020年是她的600岁生日。2002年,在时任故宫博物院院长郑欣淼先生的领导下,为时18年的“故宫整体维修保护工程”启动。这是一项非常了不起的计划,经过持续努力,达成了既定目标。故宫博物院的开放区域也由2002年的30%,达到了如今的80%。

        新故宫人的故宫情缘

        讲述人:王旭东(故宫博物院第七任院长)

        做梦也不会想到,在戈壁沙漠环绕的敦煌守护莫高窟28年后,中央把我调到了京城的故宫,从一位“莫高窟人”变成了“故宫人”。2019年4月8日,我开启了人生的另一段历程。

        1998年以来,莫高窟的游客人数大幅度增加,旅游给莫高窟的保护带来的压力越来越大。2003年,时任敦煌研究院院长的樊锦诗提出建设莫高窟游客中心,利用数字技术展示莫高窟壁画和彩塑艺术,减少游客在洞窟内的停留时间,以使洞窟内温度、湿度和二氧化碳的变化保持在合适的区间。那时,国内可借鉴的只有故宫博物院有一个可供50人观看的数字展示厅,国家发改委建议我们前往故宫考察,我是其中一员。这个展示厅是故宫与日本凸版公司合作建成,用柱幕技术展示紫禁城宏大的宫殿建筑,极具震撼力,给了我们许多启示。经过11年的努力,2014年9月,莫高窟数字展示中心终于向游客开放了,基本实现了莫高窟保护与开放利用的协调发展。

        成为故宫人之前,最近一次到故宫是2018年参加太湖论坛,其中一个分论坛会场设在故宫博物院。会后,单霁翔院长亲自安排我们几位主旨发言嘉宾在故宫冰窖餐厅进午餐。单院长由于下午还有公干,不能陪我们,深感歉意。我半开玩笑地说:“我替您招呼大家吧。”没想到,半年之后我成了故宫博物院的一员,想来真有点奇妙。

        (《光明日报》8.30 李韵)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