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文娱
  • 电视
  • 图片
  • 游戏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文摘报 2020年07月18日 星期六

    搭天棚避暑

    《 文摘报 》( 2020年07月18日   02 版)

        老北京搭天棚的历史,最早可以追溯到朱棣迁都北京的时候,那时北京城正在全新的修建中,就是一个大工地,无论是工人们的临时住所还是堆积建筑物料的仓库场地,都需要遮风避雨,于是就出现了临时性很强的用芦席支搭的席棚,涌现出了一大批专擅此举的能工巧匠。

        一到夏季,暑气袭人,工匠们便用芦席搭起凉棚用以遮阳。于是,从宫中到府邸、从官署到私宅,北京城处处席棚高挂,由于棚要耸出于庭院之上,故得名曰“天棚”。康熙年间的著名学者朱彝尊曾经在《曝书亭集》中写过一组咏北京夏天生活用品的诗,其中就有一首题为《凉棚》的:“平铺一面席,高出四边墙。雨似撑船听,风疑露顶凉。”可见那时天棚已经普及到千家万户。

        清末民初,北京的天棚业达到全盛,东西南北城涌现出了二百多家大小棚铺,这些棚铺多设置在靠城门脸儿及各处较空旷的街上,标志是门大院大,门口立着长长的杉篙,这是棚铺的幌子。其中最有名的有东城灯市口的“振兴”,东单北大街的“元顺”,西城护国寺西口外的“森茂”,锦什坊街的“德成”,南城土地庙的“山海”和北城帽儿胡同的“永泰”。随着席棚铺的不断增多,搭棚的工人成立了“街口”(即工人集合应候的地方,多在当地的茶馆)。当时布棚的生意也很好,而布棚也有街口,往往是在同一茶馆里跟席棚的工人们分两席而坐,各办各的事,互不相扰,如果是盛夏将至最繁忙的时候,两棚工人混而为一,互相兼营,时间长了,棚行工人也就不分席棚和布棚了,统一称为“棚铺”。

        当时的北京,一到夏天,家里的经济但凡宽裕一点儿,都要在家中搭天棚用以纳凉。有的大宅门因为年年搭,跟熟悉的棚铺成了“交买卖”的固定关系,一到时候,不等管事的来找,棚铺掌柜自己就上门联系,订日子拉料来干活。

        有趣的是,商店为了招徕生意款待顾客,在搭天棚这件事情上很舍得花钱。据民俗学大家邓云乡先生回忆:“以西单北大街路东来说吧,由西单商场开始,沿便道迤逦而南,直到西单牌楼转角,天福号酱肘子铺门前,全是大天棚,下午西晒时,行人一点也晒不到太阳,真是妙极。”更有趣的是,当时北京的各个机关,大到市政府,小到派出所,每年搭建天棚的费用都可以“报销”,这大概算是那个时代的一笔“防暑降温费”吧。

        (《北京晚报》7.15 呼延云)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