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娱乐
  • 电视
  • 图片
  • 棋牌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文摘报 2019年09月24日 星期二

    人体写生为何还会被非议

    《 文摘报 》( 2019年09月24日   01 版)

        四川美术学院院长庞茂琨不会想到,自己在课上的写生示范在网上被斥为“这是中国,能不能学点好的”。近日,他不得不向媒体回应说,使用人体模特“是国家允许的、科学的、合法的,也是全球范围内美术院校普遍的方式”。

     

        这些话本不必说,因为都是常识。一百年前刘海粟顶着“艺术叛徒,教育界之蟊贼”的骂名,坚决把人体模特引入中国,开美术教育接轨世界之先河,有过一段记入史册的风波。但那毕竟是中国刚刚告别封建王朝不久的时代,民智启开尚需时日。新中国成立后,类似问题也曾引起过波澜,事态一度到了相关部门发文“废除美术部门使用模特儿”的地步。风波关头,毛泽东主席特别作了一段著名的批示:“……此事应当改变。男女老少裸体model,是绘画和雕塑必须的基本功,不要不行。封建思想,加以禁止,是不妥的……”

     

        “思想解放”讲了多年,一个再正常不过的专业规范和行业惯例,一个普通的美学问题,至于还酿出某种“舆情”吗?如庞院长所言,网友的抨击令人感到“不可思议”。

     

        说到网上的批评者,庞院长还有一句气话:“这些人才是美盲”。“美盲”可以进行美学普及,舆论场上更值得担忧的,其实是“讨论盲”。“耍流氓”之类的评论已不再是讨论问题,而是宣泄偏见。那些看似温和的“谆谆教诲”,譬如“这是中国,能不能学点好的”,其实更为危险——评论者试图用一种看似正确,实则被歪解的“民族话语”来取代本该限定于专业范畴内的讨论逻辑。它不只会让专业人士蒙受不白之冤,更会扭曲那些原本朴素而崇高的价值。一旦这类思维方式和表达方式大行其道,很可能影响正常的社会秩序和是非判断——有人就反映,有艺术院校因为一些家长和学生的极力反对,已经取消了模特写生这一项。此事确凿与否尚待调查,但类似的“因噎废食”甚至“混淆是非”,却是真真实实在上演。

     

        敬畏常识,尊重知识,无论何时,我们都该有这样的底线和共识。

     

        (《解放日报》9.19 朱珉迕)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