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娱乐
  • 电视
  • 图片
  • 棋牌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文摘报 2019年09月24日 星期二

    从7到3000,朱鹮保护之路

    《 文摘报 》( 2019年09月24日   08 版)
    9月10日,洋县,朱鹮生态园大网笼内,朱鹮正站在最高的树枝上休息。

        9月初的一个傍晚,陕西洋县文同村的村民李大宝(化名)抱着1岁多的女儿出来遛弯儿。行至一棵枝叶繁茂的树下,树枝上立着一只大鸟,长嘴、细腿、红头,一双白色的大翅膀。李大宝认得,这是朱鹮。

     

        一鸟、两人默默对视几秒钟,朱鹮抖抖翅膀,露出翅膀内侧的粉红色,一扭头,“高冷”地飞向了不远处的稻田。

     

        朱鹮,又称红鹤、朱鹭,是亚洲东部特有的一种鸟类。在陕西民间,老百姓还给朱鹮取了个更好听的名字,吉祥鸟。

     

        李大宝小时候就听大人说,不要伤害朱鹮,如果在哪里看到了,要及时告诉家里人。只是在他的印象里,这种鸟在他小时候不常见,长大后才多了起来。

     

        几十年前,受环境污染和人类猎杀等因素影响,野生朱鹮的数量急剧减少,一度降低到个位数。

     

        保护区里的朱鹮

     

        从洋县县城驱车10分钟,就到了位于县城北边山脚下的朱鹮生态园。途经一片稻田,可以看到大大的“朱鹮保护是濒危动物成功保护典范”的宣传语。

     

        朱鹮生态园隶属于陕西汉中朱鹮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该保护区成立于2005年,占地面积37549公顷。

     

        9月9日,洋县下了今年以来最大的一场雨。雨水夹泥带沙从山上冲下来,到了下午5点多,许多道路已经被水淹没。然而,生态园内的朱鹮们对此一无所知,它们正淡定、悠闲地享用晚餐。

     

        在一只绿色大网笼内,八九只朱鹮站在草地上,用长长的喙一下一下啄向泥土。朱鹮喙内具有发达的感受神经,它们用触觉寻找食物。

     

        在这个占地数百亩的朱鹮生态园里,露天安置着大大小小14个网笼,居住着一百余只朱鹮。为了模拟自然环境,网笼内布置有草坪、池塘和树木。这样的环境是为了方便野化训练,这里多数的朱鹮都会在不久的将来被重新放归自然。

     

        每天早上8点和下午2点,身着深蓝色工作服的饲养员都会来到网笼里,倒上一桶新鲜的食物,一般是鲜活的泥鳅、黄粉虫或牛肉粒,这些是朱鹮的最爱。

     

        段英担任饲养员20多年了,她还记得第一次接近朱鹮时的害怕,“朱鹮嘴很长,翅膀很大,不高兴了会啄人、扇人。”

     

        慢慢熟悉后,段英得到了朱鹮们的信任,一喊“过来,过来,开饭了”,朱鹮们就会陆续围过来。有时,她去网笼里清理杂草或换水,朱鹮也会远远地跟在她后面走来走去,“就像小孩子一样”。

     

        9月10日上午,距离朱鹮生态园11公里的龙亭保护站,救护员赵伟正准备给朱鹮89B做最后一次治疗。

     

        为了便于追踪和记录,近年来,保护区内的雏鸟都会在出生25天后套上腿环,一条腿带塑料环,一条腿带铁环,上面印有唯一的编号。

     

        89B是赵伟20天前救回来的。8月20日下午,赵伟接到110转来的群众举报,在河边发现一只受伤的朱鹮。他赶到现场时,这只成年朱鹮被渔钩挂住了喙和右腿,躺在河滩上不能动弹。

     

        赵伟走进安置受伤朱鹮的笼舍,89B受到了惊吓,在笼舍里转圈扑腾起来。赵伟给它戴上一个黑布头套,被挡住眼睛的朱鹮安静了下来。因为伤口几近愈合,赵伟这次只是用碘酒给受伤的部位消毒。

     

        洋县的朱鹮生态园、保护站只是朱鹮生活的基地之一,除了这里,在陕西华阳、宁陕、铜川、宝鸡、河南董寨、浙江德清等地还有多个朱鹮分布点。截至2018年,中国朱鹮野外种群规模已经达到2000余只,人工种群规模也超过1000只。

     

        发现“秦岭一号”

     

        生态园内最大的网笼面积约为12亩,里面住着20多只朱鹮。单这只网笼中的朱鹮数量,就超过了40年前全球朱鹮数量的2倍。

     

        朱鹮原本分布广泛,北起俄罗斯远东地区,南至福建、台湾,西起甘肃天水,东至日本列岛,都有它们的踪迹。

     

        然而,近一个世纪以来,随着工业化的发展和农药的大规模应用,土壤、水、空气遭到污染,湿地和林地面积逐年缩水,朱鹮赖以生存的环境遭到破坏。再加上人类猎杀,野生朱鹮种群数量快速下降。

     

        1963年,朱鹮在俄罗斯境内灭绝,1979年,在朝鲜半岛销声匿迹,1980年,日本野外仅剩5只朱鹮。

     

        在我国,上世纪初,朱鹮曾分布于14个省份,其中陕西是朱鹮大省。史料记载中,朱鹮曾遍布陕西全省,到20世纪初,渭河南岸仍有许多朱鹮活动。然而,到了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陕西已经再难发现朱鹮。

     

        1978年底,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5名研究人员组成“朱鹮寻找小组”,用了两年多的时间,走遍中国境内绝大多数朱鹮历史栖息地,但没有任何发现。

     

        为了发动群众一起寻找,小组制作了朱鹮图片幻灯片,在所到地电影院播放。1981年5月,陕西洋县的一位村民何丑旦表示自己看到过这种鸟,并从一堆图片中准确识别出了朱鹮。

     

        在他的带领下,寻找小组在姚家沟发现了7只朱鹮,它们是两对夫妻和3个孩子。这一天是1981年5月18日。

     

        姚家沟海拔约1100米,位于两座高山之间,狭长的山沟中住了7户人家,开垦了少量水田。这是一处适合朱鹮生存的所在。作为一种与人类伴生的鸟类,朱鹮在水田间觅食,村舍边筑巢。

     

        这一在姚家沟发现的朱鹮种群后来被命名为“秦岭一号”。

     

        常秀云当时在陕西林业系统的保护站工作,为了保护这7只仅存的“硕果”,她和同事们在山里一住就是几个月,在朱鹮筑巢的树下搭起棚子,24小时值守。他们帮朱鹮驱赶天敌,投喂食物,救护伤鸟,甚至在巢下拉起网子,防止幼鸟掉落。

     

        尽管保护者们想尽一切办法降低朱鹮伤亡风险,但是在最初的几年中,成果并不明显。到1990年,中国野生朱鹮数量仍然只有9只。

     

        破解人工繁育难题

     

        要想尽快提升朱鹮种群数量,办法只有一个,让它们多生。

     

        保护者们选择双管齐下:就地保护野外种群、人工繁育建立人工种群。

     

        1989年,北京动物园首次成功完成人工饲养、人工孵化和人工育雏全过程。1995年,陕西汉中朱鹮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也成功完成朱鹮人工繁育。

     

        鸟类专家李福来提到,根据对朱鹮生态特征的研究,他们可以在孵化时及时把“种卵”抢出来,避免它们被成鸟踩碎或者扔出鸟巢;机器孵化的时候要对温度和湿度进行控制,较自然状态下增加翻卵和晾卵的次数。

     

        在朱鹮生态园的大网笼中,放置了若干个小笼舍,这些是“情侣套房”,方便人工撮合的朱鹮伴侣们沟通感情。

     

        从1995年人工饲养繁殖成功到现在,人工种群已经成功培育出子10代朱鹮个体。

     

        不过,随着朱鹮种群数量的增加,保护者们开始倾向于人工繁育和自然繁育结合在一起。朱鹮生态园负责饲养的鲁钊对记者表示,因为人工孵化时间较长,孵化出的雏鸟也不够壮实,近年来,生态园的工作人员会更多地选择让朱鹮自然孵化和育雏。

     

        无法回避的事实是,所有现存朱鹮都是1981年发现的2对朱鹮的后代,近亲繁殖现象严重。研究人员只能根据环志记录,挑选血缘较远的朱鹮进行人工配对,以尽量降低近基因多样性丢失的风险。

     

        保护朱鹮的几十年中,洋县的环境也在慢慢好转。

     

        40年前,洋县政府提出“四不准”,不准在朱鹮活动区狩猎,不准砍伐朱鹮营巢栖息的树木,不准在朱鹮觅食区施用化肥农药,不准在朱鹮繁殖巢区开荒放炮。

     

        现在,由“四不准”发展出的部分朱鹮保护举措正成为洋县发展有机农业的基础。洋县农业局有机办副主任李俊涛表示,朱鹮保护、有机产品和环境保护已经成为相互促进的良性循环。

     

        2018年,洋县有机产业产值为10.68亿元,占到全县农业总产值的五分之一,有机示范区的农民人均纯收入较全县农民人均纯收入高出约1500元。大量有机产品以“朱鹮”冠名品牌,据统计,朱鹮品牌的品牌价值已由2016年的50亿左右增长至2017年的70多亿。

     

        “实践再次证明,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李俊涛说。

     

        (《新京报》9.16 韩沁珂)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