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娱乐
  • 电视
  • 图片
  • 棋牌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文摘报 2019年04月27日 星期六

    24小时书店“守夜人”

    《 文摘报 》( 2019年04月27日   01 版)
    夜晚的三联韬奋书店

        2014年4月23日的“世界读书日”,三联韬奋书店美术馆总店开办了北京首家24小时书店,让深夜读书成为人们夜生活一个新的选择。五年来,深夜书店用文字招待着漂泊在这个城市里的人们。

     

        在这里不觉得孤独

     

        深夜11点,前门附近的北京坊退下白日的喧嚣。周边的店面关灯后,“Page One”书店的灯火通明照亮了周围一片区域,成为容易辨别的地标。

     

        店里,一条白色的长桌,围着八个高脚凳,不时有读者从书架上取书阅读。一杯热水,一杯牛奶,一片面包是一些夜读人的必备之物。

     

        深夜11点30分,头发花白的谷女士推门入店。今年57岁的她,住在西郊,每次坐车40分钟来到书店,为的就是享受夜读的宁静。她说自己最晚的一次,从凌晨两点多待到四点多。

     

        谷女士觉得,因为阅读,她更贴近了年轻人。“像我们这个年纪,很多人退休后都会觉得这辈子就这样了,我不这样认为,我觉得我还很年轻,日子还有很多种可能。”

     

        和前门的“Page One”相比,三联韬奋书店三里屯店显然热闹许多。

     

        凌晨两点,书店里的二十多人以年轻人居多,他们在此读书、睡觉、做作业、打游戏,让夜晚的书店显得并不孤独。记者随着轻微的鼾声拾级而上,三名中年男子或坐或卧,蜷在角落里睡着了,手边放着一本翻开的书。

     

        凌晨三点,薛全伟坐在书店的二层走廊,手里拿着一本华为创始人任正非的传记。他从事会计工作,晚上刚和同事们聚餐结束。大家一起去KTV,他觉得没意思,便来了书店。

     

        薛全伟老家在山西太原,去年毕业后来到北京,租住在工体附近,房租每月4000元。薛全伟说自己在这个城市没有太多朋友,闲暇时喜欢来书店。因为这里不管多晚都亮着灯,这里有许多人,尽管大家都忙着自己的事情,但热闹一些。“反正我回家了,也就只有自己一个人,在这里就不觉着孤独了。”

     

        一种夜生活

     

        深夜11点,花市新华书店,一些顾客零星分坐各处。

     

        程强(化名)面前的桌子上摆开两本书,其中一本是《外卖营销》,厚笔记本摊开,他架着腿,埋头翻书页,看到一些需要记录的地方,就刷刷地记笔记,专注安静。

     

        程强22岁,已做厨师多年,2013年来到北京,在书店附近的饭馆工作。有一天晚上路过这里,发现这是24小时书店,此后基本每晚下班后来此读书至深夜一两点,如今夜读已成为他夜生活的全部。“为了充实自己,不能总是给人打工。”

     

        在深夜的三联韬奋书店,任浩捧着一本梵高画集已经看了两个小时。他是河北师范大学的一名学生,他说,他喜欢阅读,经常在夜晚来书店。

     

        落脚之处

     

        在白天无处安身的人,深夜里会循着光亮找到自己的栖身之处。

     

        刘忠(化名)是书店的保安,工作时间是每天零时到上午8时。在书店的两年中,除了些许的深夜读书者之外,还有很多人选择在这里过夜。尽管店里要求不能在读书区睡觉,但看到漫漫长夜里疲惫的身影,店长和保安也不太阻拦。

     

        刘忠印象中,在书店过夜的人还是以年轻人居多,年纪大的也有。去年冬天,天气十分寒冷,有个老人来到店里过了两个月的夜。刘忠感觉老人精神上有些问题,但他一直很规矩,随手拿了书,安安静静坐在位置上看书,后来天气暖和了,老人也就不来了。

     

        阿明(化名)今年20岁出头,这是他在书店过的第四个夜晚,当天晚上七八点,他就坐在店里了,翻阅着《神秘岛》。阿明说,自己从内蒙古过来,前几天,他和朋友闹了矛盾,又从供职的饭馆辞了职,现在没地方住了,只好来书店过夜。

     

        花市新华书店附近有北京站、同仁医院等人群聚集场所,赶车的、挂号的人往往会在深夜选择在这里落脚。

     

        4月21日凌晨1时,郑水莲和她的大学室友拉着行李箱走进书店。她们想在这里过一夜。

     

        她俩在北京玩了三四天了,本来计划当天返回,却阴错阳差改签了第二天的火车,在酒店已经退房的情况下,只好来到书店。郑水莲说:“没想到这里可以容我们过夜,还能看书。半夜的北京城真安静,能捧着一本书读,真有趣儿!”

     

        能否开更多的24小时书店

     

        时任三联书店总经理的樊希安撰文回忆称,开办北京首家24小时书店,这是他这辈子办得最正确的一件事。

     

        创建24小时不打烊书店,为读者提供“深夜书房”,是对“全民阅读”的生动践行。

     

        2018年,三联韬奋书店三里屯店开业,同样24小时不打烊。该店总经理郝大超表示,三里屯店已经实现了盈利,开业一年来,三里屯店流水大概是工作日2万多元,节假日5万元,一年的流水有1000多万元,基本都来自于图书销售。

     

        北京是否还能开更多的24小时书店?郝大超认为,这要看24小时书店自身能否可持续发展,不能仅靠扶持补贴。从图书的选品到管理运营细节,再到选址,这些都是关键。

     

        并非所有的24小时书店都能成功。2014年,民营书店博书屋成为北京第二家24小时书店。今年4月16日,记者回访博书屋时,工作人员确认已经不再24小时营业。筹建之时,书屋负责人就表示,书屋选址不是特别好,在德胜门文化产业园区里面,从地段上来说并不占优势。

     

        “北京可以开24小时书店的地方并不多。”郝大超说,三里屯独特的区域位置对于书店吸引客流有很大帮助。来三里屯的人群也有更高的消费能力,愿在书店里购书。

     

        郝大超表示,繁荣的夜间经济可以给开办24小时书店创造良好的生存土壤。都市夜生活也应该有书店的一席之地,满足人们的需求。

     

        (《新京报》4.23 康佳 周世玲 张静姝)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