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娱乐
  • 电视
  • 图片
  • 棋牌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文摘报 2019年04月27日 星期六

    北京地铁上的读书人

    《 文摘报 》( 2019年04月27日   01 版)

        “请问,可以加你的微信吗?”朱利伟小心翼翼地问地铁上站在自己面前的陌生男子。男子从手中的书里抬起头,莫名其妙。

     

        “是这样的!”朱利伟赶紧解释,“我刚才拍下了你在读书的照片,我可以发给你吗?”朱利伟边说边拿出手机,给男子看自己的手机相册。“你看,我经常注意在地铁上读书的人,把他们读书的场景拍下来。这是我拍到的在地铁上读书的人们。”“这么多呢。”男子很惊喜。

     

        为读书人建相册

     

        朱利伟是北京一家出版社的编辑,也是一位爱书人。一年多以前,习惯了上下班时间在地铁上看书的朱利伟,开始留心其他在地铁上看书的人,并用手机把这些地铁里的阅读瞬间拍下来。不知不觉,这个名为《北京地铁上的读书人》的相册已经有了近800张照片。在她的镜头里,上下班高峰时拥挤的地铁,俨然成了一座流动的地下公共图书馆。

     

        去年过完年,朱利伟乘地铁上班时,无意间发现身边一个男青年在读《禅与摩托车维修艺术》。“我很想问他:‘好看吗?’可是我不好意思,就只是把他读书的场景拍了下来。”从此以后,朱利伟开始留心那些在地铁上读书的人,并随手把他们读书的画面用手机镜头记录下来。

     

        乘客在地铁上读书的画面,在很多人印象中,仿佛只存在于国外。不少人对国内地铁乘客的印象,基本上是都在玩手机。哪有人读书?尤其是上下班高峰时的地铁,大家挤得都快悬空了,哪有空间给人读书?在这样逼仄的环境里,又有谁能静下心来读书?

     

        朱利伟以前也是这样想的。可是当她开始留心地铁上的读者之后,发现竟然几乎每天都能看到有人在乘地铁时读书,几乎每节车厢都有读书人。虽然在地铁上读书的人确实是少数,但却不乏有人在拥挤的车厢里边读书边用笔写写画画,或者在候车排队时翻开一本书,甚至在换乘的扶梯上仍然手不释卷。

     

        有网友问她“是不是坐地铁上下班的时间特别长,才看到这么多”,其实朱利伟每天在地铁上的时间只有半小时。而这有限的半小时,足够她邂逅一位位地铁读者。

     

        读书的是什么人

     

        朱利伟坦陈,之前,她对地铁阅读的想象仅限于此:无聊才读书。事实却并非如此。

     

        翻看《北京地铁上的读书人》相册,你能看到的关于读者的信息相当有限,无非是他们纤细的双手、花白的头发、凸出的肚腩、挂满胡茬沧桑的嘴角,背的包、戴的表、脖颈处的项链或红领巾、腋下夹的保温杯、手中塑料袋里拎的馒头、破洞的牛仔裤……

     

        为了保护隐私,朱利伟为地铁上的读者拍照时,都会刻意避免正脸。很多时候,照片只是局部特写。但是仅凭这些,也足以看出,在地铁上读书的人覆盖了各个年龄段、性别、职业。

     

        大家的阅读品味也多种多样:当然有你想象中的《盗墓笔记》《明朝那些事儿》等通俗读物,也有四大名著、《资治通鉴》和《悲惨世界》《百年孤独》等中外经典,甚至不乏《文明的冲突与世界秩序的重建》《叫魂》这些让你惊叹怎么能在地铁这样拥挤嘈杂的环境中读得下去的严肃学术著作,还有《西夏瓷》《木卡姆》《中国古代农耕史略》等专业小众或者已经绝版的书。

     

        朱利伟根据拍到的照片,整理出了一份“地铁书单”,并告诫自己:“不要想当然,不要看低任何人,永远对未知事物心存敬畏。”

     

        人们总是难免在不经意间,仅凭衣着去打量那个在地铁上或站或坐在你对面的陌生人,朱利伟此前也是如此。可她发现,自己的想象,常在看到对方在读什么书之后被“打脸”:

     

        这位乘客背着名牌皮包,烈焰红唇,可能是个爱花很多时间打扮自己而精神生活有点空虚的人吧?她却从皮包里拿出了《战争与和平》开始读;那位似乎已经超过50岁、头发稀疏、大腹便便还戴着手串的男士,应该是非常典型的“已经自我放弃的中年油腻大叔”了。凑近发现,他聚精会神地正在读《成本会计》专业用书。

     

        随着朱利伟拍摄到的地铁上读书人数量逐渐增加,她越来越深刻地体会到“以貌取人”是多么荒唐的一件事。

     

        “读这些书,也算读书吗?”

     

        也许无须特别留心,你就会发现,在地铁上经常能看到上班族在看和职业提升相关的各种资格考试辅导书。从注册会计师到公务员考试、司法考试到日语能力测试。这也是朱利伟在地铁上经常见到的。

     

        “读这些书,也算读书吗?”朱利伟也曾犹豫,要不要把这些书纳入“地铁书单”。“有人觉得拍这类备考读书人意义不大,我以前也这么想。但换一种思路,他们也是追求变得更好的努力向上的人呀。”一位网友的回复,让朱利伟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在朱利伟地铁通勤的路上,经常能看到一个男青年,拎着折叠小板凳,上车就挤到较少人聚集的车厢连接处,撑开板凳坐下看关于深度学习方面的专业书。她已经眼瞅着他读了好几本。

     

        更常见的,是一位被朱利伟称为“女神”的姑娘。这个长发飘飘的姑娘几乎每天早晨都在同一个换乘站站台上的同一个座位,坐着读十几分钟书。前后连续9个月,朱利伟看着她读了20多本历史方面的书。上班高峰时间,对于多数人来说每一秒都很金贵啊!她怎么会安安静静地坐在这里读书呢?无数次,朱利伟都想上前跟她搭话,但却始终欲言又止,怕打扰到那么专注的她。

     

        朱利伟告诉记者,虽然自己也有阅读习惯,但是随着工作越来越忙,也难以静下心来看书。她不好意思地笑着说,地铁上的读书人、尤其是那些常见的“熟脸”总是提醒着她:在循规蹈矩的上下班日常中,别忘了用读书给自己营造一个精神上的平行世界。

     

        (《新华每日电讯》4.19 尹平平)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