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娱乐
  • 电视
  • 图片
  • 棋牌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文摘报 2019年01月19日 星期六

    长乐

    《 文摘报 》( 2019年01月19日   07 版)

        ■聂震宁

        长乐是一座城,但它也像是一个人。

        长乐有了极高的年岁。三里之城,七里之廓,现今只剩下一座城门东四牌楼,孤零零的,如一个孤寡老爹,张着个没得牙、黑洞洞的嘴,当起大街,晒太阳,打磕睡。大地方的人物初来乍见,恐怕就会生出许多怜悯:老了。

        老,对一个人来说,那当然不是很得意的事,可是长乐是一座城,老城更令人向往。长乐1983年重修县志,其《历史概述篇·建置沿革章》写道:“公元前108年(汉武帝元封三年)设长乐县,迄今1983年,凡2091年之历史。举目全球,世有长乐1800年之后,方有美利坚合众国。”执笔者是民国时期长乐县府的书记(文书)、现任县政协副主席的龙兴老先生。他既能计算出长乐的年岁,又能远比美国,长乐朝野一时誉之为“大手笔”。可惜长乐生在偏远的广西西北山区,若是生于黄河流域,中原大地,胜数黄帝尧舜,夏商周秦,又比美利坚合众国多活过多少千年,龙兴老先生的大手笔又能生出多少华彩!

        长乐的骄傲远不止此。太平天国翼王与天王洪秀全分裂后,回师广西,驻长乐达六月之久,县志就写道:“别处仅驻数日,惟见长乐人杰地灵,有帝王之气,驻半年,改长乐为龙城,似有立国之意。”文间虽不无憾意,但与诸多历史古都,乃至北京南京相比并列,实也仅差无几了。为此,大凡客来,长乐就要很殷勤地引导客人去参观翼王亭等古迹,一面郑重其事地介绍,一面郑重其事地从客人脸上看取表情。

        世风日下,这几年,从外面回来或者打主意到外面去的后生们,总要一面走在长乐的南街和北街,一面大骂古城的衰败。他们一方面年少气盛,一方面又有些大城市的异性朋友来访,总觉得长乐丢了他们的脸面。然而,谁曾料想,就是这样的街道,同样也为长乐赢得了骄傲。

        北京的一家电影制片厂要拍一部故事片,需要一座保留着20世纪20年代风貌的桂西北小城作外景,居然一眼看中了长乐。据说人家找遍了全广西,最中意的就是长乐。长乐不禁喜出望外。为此大小共计三九二十七次会,都是研究接待电影摄制组的有关事项。由于欢喜,长乐的饮食起居都有点不正常了,总觉得饱饱的,慌慌的,却又是神气十足的。一个人生活里有了一个很迫近又很喜人的盼头,常有这样的感觉,而长乐在这方面的感觉尤其强烈。他寂寞多年了。他盼着贵客如同一个娃仔盼着过年。

        日子数到七天,长乐迎来两个电影厂的后生。两位走南闯北见多了大世面的京城后生,本来就有点京城人的心理毛病:感到小地方人对京城敬仰,便顿时觉出自己许多应得敬仰之处,说话的口气不经意就有了点居高临下的神气。

        “……你们来拍电影,是我们长乐的光荣。其实,我们长乐的建设还很差……”

        “是差些!要不,怎么广西70多个县就挑中你们呢?你们还停留在20年代的水平……”

        长乐谦卑的微笑僵住了。

        第二天一早,全城的主要聊天扯谈的地方:县委大院的大榕树脚,莫三娘的米粉店,石志祥的旧书摊,大桥头的棋摊……都扯到了长乐错把耻辱当成光荣的耻辱。长乐是全广西最落后的县城。电影一拍出来,全广西晓得,全国耻笑。

        不行。当然不行!长乐自己是什么样子,长乐自然认得(好像很多时候又不大认得)。县里“四大家”领导认定,这不再是客气不客气的问题,而是欺侮人。欺侮长乐?欺侮比美利坚合众国多活了1800年,如此这般人杰地灵的长乐?岂有此理!既然是欺侮,那就好办。长乐不是全广西最落后吗?长乐不让你电影制片厂来拍电影,不给你拍我的落后模样,看你又奈我其何!

        京城后生百思不得其解而没得话了,回去。摄制组百思不得其解而乱骂了一通话,然后没得话,另打主意。

        长乐保全了面子,照旧长乐。乐中带了点苦味。长乐击败了外方人,当然长乐。乐中有点儿气虚。看来硬是要修好两条老街,才能踏实地理直气壮地乐一回。

        (选载一)

        (《长乐》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8年出版)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