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娱乐
  • 电视
  • 图片
  • 棋牌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文摘报 2018年12月29日 星期六

    被押金套住的生活

    《 文摘报 》( 2018年12月29日   01 版)

        知道自己的押金在哪儿,却退不回来,这是消费者的无奈。

     

        要不回来的房租押金

     

        陈长生是北京众多租客中的一位。去年11月,他从一家租房中介机构退房。他以2800元/月的租金租了一年,押金是一个月的房租。“没有押金条,押金不退。”中介不容置疑地告诉他。

     

        陈长生翻出家里的材料,几年前的缴费单都被他细细收好,偏偏就没有这张押金条。他回忆,一年前办理租房手续的时候,就没有押金条。他后来了解到,即便当时有押金条后来丢了,也不能成为不退押金的理由。他告诉中介,“我要去中消协、房管局等单位投诉你们。”

     

        当天晚上,陈长生卡里多了1400元。这相当于押金的一半。

     

        唐艺的经历更糟心。她通过中介公司在北京宋家庄租了第一套房子,预缴了房租、押金和水电煤气等费用,加起来近两万块钱。两个月后的一天,门被人踹了好几脚,跟着是撬锁的声音。到这时才知道,她们的楼是公租房,是不允许出租的。唐艺被中介骗了。

     

        退钱的过程比挤牙膏还费劲。搬走后二十多天,中介退了2000元,又过了一个多月,退了1.5万元。现在还差2000元左右,死活都退不回来了。

     

        有去难回的办卡费

     

        安阳在销售的推荐下,在北京西直门的某大型英语培训机构一次性报了两年的课程,学费一共是39999元。除去首付4000元外,剩下的学费每个月分期付款1500元。

     

        6个月之后,安阳觉得在机构的学习并没有给她的英语水平带来实质性的进步,她向机构提出了退款。她在微信上向她的学习顾问提出了退款要求,对方态度强硬地表示,机构从来没有退款的先例。甚至有的学员已经移民了,也不能退款,只能通过转让的方式解决剩下的课程。

     

        无奈之下,安阳在网上找到了一个QQ群。这个群组成员都是想要中断课程的学员。没想到,进群的第二天,安阳就接到了这家机构销售主管打来的电话,告诉她,钱不是不能退,但是需要缴纳20%的违约金。安阳表示,她只能接受扣除10%的违约金,也就是4000元。

     

        几天后,安阳接到客服打来的电话,要求她提交一年的银行流水,以证明确实经济困难,无法承担贷款。

     

        安阳接下来两周都孜孜不倦地给机构客服打电话。她在两周后收到了退款。但是在交了4000元的违约金后,安阳又接到了财务的电话,表示还需要她再缴纳1002元。一心想赶紧退款的安阳没有再细问,立马交钱了事。

     

        几个月前的一天,管姣姣和朋友走进震轩美容美发,想烫个头发。发型师向管女士提议,不如办一张店里的卡,一次性充值5000元,之后的每一次用卡消费都能打三折。管姣姣觉得3折很有吸引力,当下付了5000元办了卡。

     

        第二次再去店里时,管姣姣却有了截然不同的体验,她发现,光是剪发的单价就要200元。而且,理发师向她推荐了最高价位的染烫产品,这让她产生了想要退款的念头。第三次去店里,她询问如何退卡。店员当即表示可以退卡,但是之前产生的消费必须按照原价补齐。这意味着管女士要补足4000元左右的花销,退到手里的钱所剩无几,她也没再继续说下去。

     

        怎样及时止损

     

        从洗衣卡、早教中心、到课外班,北京妈妈张莹算得清有多少钱打了水漂,却算不清耗费了多少心力,消磨了多少信任。

     

        11月,张莹在家附近的洗衣店刚办了一千元的卡,用了两次,还剩九百元。第三次去的时候,发现这家干洗门店大门紧闭。

     

        “这不算最惨的,前几年在玛花纤体办了两万元的卡,生了孩子之后再去,就发现店没了。”张莹说,这些年,在办卡上损失的钱有好几万元。

     

        张莹也在多年的惨痛教训中磨练出了反侦察的本领。她说,现在孩子的课外班投入大,每门课都是上万元,很担心老板哪天就跑路,所以,只要有风吹草动,一定要摸清楚情况。

     

        怎么摸清敌情?一个简单的办法是去物业询问机构是否欠租。尽管如此,一旦中招,张莹也没什么办法。“他们一般都会告诉你,钱肯定退不了,可以转到其他地方继续上课。”张莹对加盟店和总部之间踢皮球的套路再熟悉不过:一旦某一家店老板跑路,找总部投诉是没有用的,总部会以各种理由搪塞。

     

        华扬给孩子在“宝贝半径”上购买了玩具服务,每年699元,押金500元。不少人为了更优惠,都一起办了好几张卡。红红火火的平台,突然说倒就倒了。华扬判断,老板可能是资金链出现了问题。目前,她和不少家长一起,在等待着解决问题。余额可以折换成玩具,这是最多家长选择的一种方式。

     

        (文中人物为化名)

     

        (《中国青年报》12.25 李晨赫)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