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二线关”-文摘报-光明网
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娱乐
  • 电视
  • 图片
  • 棋牌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文摘报 2018年01月20日 星期六

    再见,“二线关”

    《 文摘报 》( 2018年01月20日   01 版)

        撤消深圳经济特区管理线,也意味着中国的改革开放事业进入了全新期 

     

        1月15日傍晚,“中国政府网”宣布了一个大新闻:国务院同意广东省“关于撤销深圳经济特区管理线的请示”。这意味着在中国即将迎来“改革开放40周年”之际,存在了36年的“特区管理线”成为历史。

     

        那么,什么是深圳经济特区管理线?国家为何要划定这条线?如今又为何要撤销?

     

        “二线关”的前半生

     

        歌曲《春天的故事》中歌词写道,“一九七九年那是一个春天,有一位老人在中国的南海边画了一个圈”,这个圈就是当年的“关内”。

     

        1980年8月26日,全国人大同意设立“深圳经济特区”,深圳正式起航,当时的特区面积只有327.5平方公里,相当于今天的福田、南山、罗湖、盐田四区的面积。

     

        1982年经国务院批准设立“深圳经济特区管理线”,东起深圳盐田区梅沙背仔角,西至宝安区南头安乐,全长84.6公里。沿线全部设有铁丝网,整个管理线共有163个武警执勤岗楼,设有10个检查站。为了便于管理,从1982年6月开始在深圳特区和非特区之间修建“特区管理线”(二线)。

     

        1985年3月“深圳特区管理线”通过国家验收交付使用,全长84.6公里,沿线路面用花岗岩石板铺成,路北侧用高达3米的铁丝网隔离。这道铁丝网把深圳分为特区内和特区外,俗称关内和关外。在相当长的时间里,非深圳户籍人口进入深圳特区时,要查验有无办理边防证。

     

        随着深圳的发展,特区内外的划分,让深圳面临发展不平衡和“一市两法”的问题。

     

        所谓“一市两法”,是指“深圳经济特区”有立法权,但所立法规只能在特区内使用,无法在深圳特区外使用。

     

        2005年,进入深圳特区的“边防证”完成了历史使命,退出了舞台,人们只需凭身份证即可进入特区。

     

        2010年5月,中央批准了深圳扩大特区版图的申请。从当年7月1日开始,深圳特区范围延伸至全市,特区总面积扩容为1997平方公里。

     

        2014年7月,深圳特区检查站的所有官兵被分流到其他边防单位。至此,深圳“二线”这道特区管理线不复存在,只留下关口的建筑和车检通道、安全岛、岗亭等设施。

     

        为何要撤销“二线关”

     

        在记者的记忆中,去深圳是件很隆重的事。2001年,在深圳的亲戚提前帮我办理了边防证,挂号信上赫然印着单位××海关缉私局字样……收获了不少异样的目光。

     

        犹记得当年从上海到广州用学生证坐火车的费用,竟然比从广州到深圳的和谐号便宜。80元巨资,让当年穷学生感叹特区消费之贵!

     

        特区内摩天大楼,深南大道树荫如盖,道路上行驶着一水的豪车。特区外则暴露了一个新兴城市建设的忙乱和嘈杂。

     

        事实上,“二线关”的铁丝网不仅仅是特区内外的物理界定,更成为了深圳交通的肠梗塞,还带来了道路、给排水、污水处理等城市建设的统一规划难题。

     

        长期以来,伴随着“二线关”,带来的是人们内心的坚固的“心理关”。无论是交通、基础设施等硬件,还是社会治安、文化氛围等软件,关内关外存在不少的差距。提到龙华、宝安等名字,人们总是会不由自主地默默地为其加上“关外”的前缀。

     

        1998年深圳“两会”期间,首次出现了建议撤销“二线关”的声音。

     

        2003年全国“两会”期间,原深圳市委书记厉有为炮轰“二线关”每年的维护费用高达几千万元。2010年,深圳经济特区范围扩大到全市。“二线关”依然未撤使特区一体化的进程受到极大阻碍。

     

        2015年6月,深圳南头检查站和布吉检查站首先开拆,撕开了“二线关”的口子。后续16个“二线关”的拆除,让“二线关”成为一个历史名词。

     

        随着原特区内外的经济差异减少,地铁路线的延伸,生活圈的融合,公共服务的逐步一体化,人们心中的“二线关”亦在慢慢消解,隔阂终将消弭。

     

        撤了会怎样

     

        事实上,随着时间的推移,“二线关”逐渐成为特区一体化融合的瓶颈。

     

        当前四大一线城市北上广深,深圳面临的土地困扰最为明显。撤销“二线关”,可以加快特区一体化建设,一改原关内是现代化都市、原关外大部分是城乡结合部的城市治理困扰,推进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

     

        其次,原关外地区这些年加快发展,早已成为深圳乃至中国的创新高地。如今成长于原关外的华为,成为中国创新的代表。位于原关外大鹏新区的生物谷,入选广深科技创新走廊十大核心平台之一。激发深圳创新势能,无疑需要加快特区一体化布局。

     

        站在改革开放四十周年的历史节点的深圳,再次站到改革开放的最前沿。曾经的关外龙岗区、宝安区、坪山新区……必将迎来质的飞跃。

     

        (澎湃新闻1.16)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