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娱乐
  • 电视
  • 图片
  • 棋牌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文摘报 2017年11月11日 星期六

    吴冠中画妻子

    《 文摘报 》( 2017年11月11日   06 版)
    吴冠中笔下的妻子

        如果有人为吴冠中写一本传记,就该写出他的纯粹、执着、浪漫、热情,特别是该写写他与妻子的故事。

        上世纪40年代,吴冠中留学法国时,曾带去一件红毛衣,那是临别前妻子为他赶织的,也是他唯一的一件毛衣,他很珍惜。有一年春天,他约一位法国同学驾小舟顺塞纳河写生,没想到遇上风暴,小舟翻于江心,不会游泳的吴冠中险些淹死。当时,他身上正穿着那件红毛衣,怀里揣着妻子的照片。那次死里逃生终生难忘,他觉得冥冥之中,千里之外的妻子在守护着他。

        1972年冬天,吴冠中夫妇去贵阳探望生病的岳母,途经桂林阳朔时,逗留了一天一夜。他陶醉在美丽的景色中,十分珍惜这难得的机会,执意作画。不料天公不作美,下起了雨,妻子便举着雨伞为他遮住画架。吴冠中不断挪动写生地点,妻子就举着雨伞跟随着他。谁料大雨之后又刮起强劲的北风,画架支不住了。吴冠中着急得几乎要哭出来了,妻子便伸出双手扶住画面,用身躯代替画架,助他作画。冬日的桂林,寒风刺骨,妻子的手指几乎冻僵了,但一直坚持着,直到他画完。

        吴冠中说,他不止一次为妻子哭过。一次,他在长江巫峡附近的沿江羊肠小道上写生,妻子沿着峭壁上的小道往前走去。他发现妻子许久不回,便高声呼喊,却没回音。他俯瞰峭壁下滚滚的江水,着了急,赶紧丢下画具,一路小跑,一路呼唤妻子的名字,但仍然听不到回音,他禁不住哭了起来。后来,他终于在两里外的一个小山村里找到了她,原来她正在和一位太婆聊天。短暂分离后的重逢,使他欣喜之至。

        上世纪90年代初,妻子突然患脑血栓进了医院,对吴冠中打击极大。那段时间,他心神不宁地惦挂着妻子,而儿女又不让年岁已高的他常去医院探望。一天下午,他独自坐在家里,没有心情做任何事情,忽然电话铃响了,他拿起听筒,是女人的声音,料想大概是哪位老朋友来问候她的病情吧,但那其实就是妻子。妻子在医院惦挂着家中的吴冠中,就让人扶着走到电话机前,拨通了电话。妻子中风后,声音有所改变,所以吴冠中一时间没听出来,既而,他为妻子挣扎着打来电话而深深感动。这一回,他又哭了。

        一次,我去看望吴先生,他把我带进画室欣赏他的新作,那是一幅油画肖像,画的是妻子。他说,早就答应为妻子画一幅画,可总也没有实现,妻子70岁生日时,他终于完成了这幅肖像画,了却了一桩心愿。画中的妻子慈祥平静,目光里没有微笑,有的是关切和沉静。面容虽有些衰老,但透出一种坚毅。肖像的背景,是浓烈的黑色,仿佛隐喻人生的艰难。这是他全身心投人其中的作品,他把自己的浪漫、纯真、感激,把自己对人生的认识,都融进了妻子的肖像之中。

        (《环球人物》2017年第20期 李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