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娱乐
  • 电视
  • 图片
  • 棋牌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文摘报 2017年09月02日 星期六

    传销披上了“新外衣”?

    《 文摘报 》( 2017年09月02日   01 版)

        从野蛮生长到涉嫌传销,从快速致富到被指“忽悠”“骗局”

     

        1994年出生的朱峰算得上是一个正能量创业少年。在微信朋友圈里,他的标签非常吸人眼球:“脉宝云店执行董事、聚梦宝团队创始人、5年微商实战经验、团队业绩稳居第一。”

     

        今年刚刚进入市场的脉宝云店是一款海淘App,用户可以在缴纳保证金后成为脉宝云店的店主,转发商品信息到社交软件中,若有新人加入脉宝云店还可以获得奖励。

     

        相比于店主,朱峰更愿意推荐对脉宝云店感兴趣的人成为代理商,虽然这需要多投入点儿,但赚得更多。虽然接触脉宝云店还不到半年,但朱峰俨然已是老手。

     

        不过,这条路并不平坦,甚至还游走在法治的灰色边缘。最近,脉宝云店因其“拉人头”发展网络等特点被质疑涉嫌网络传销。此前,另一社交电商平台云集微店在近期收到罚单。

     

        省去囤货发货等环节

     

        说起自己做“脉宝云店”的起源,朱峰提到自己的女朋友赵星。今年3月,原来做微商的赵星成为第一批加入的成员。在不到半年的时间里,这两位90后管理的团队已达1000多人。

     

        据赵星介绍,他们团队的主要目标人群不是亲戚朋友,而是网上的陌生人。“有些熟人,他不一定会愿意跟你做,但是陌生人的话,他反而会更信任你。”

     

        与微商不同,“脉宝云店”平台上有各类商品,微信用户只需缴纳360元保证金即可成为店主,可享受分享奖、消费奖、推荐奖三项收益,其中成功推荐一名新店主即可获120元代金券。

     

        在店主之外,另一个更高级的身份是代理商。成为代理商的门槛更高,一、二、三级代理商所对应的投资金额分别为59200元、13200元、3800元,其中三级代理商可获得价值3800元的中脉生态产品套餐、10家一共价值3000元的脉宝云店铺,一、二级代理商可获得更多脉宝云店产品和店铺。

     

        身为执行董事的朱峰对脉宝云店的产品布局非常清楚。据他观察,虽然成为代理商的最低门槛比店主的门槛资金高出10倍之多,但代理赚得更多。如果说店主赚钱靠的是拉新入伙,那么代理商靠的则是在一开始就成为店主的上级。

     

        从微商起步的赵星已经有些瞧不上微商了。在她看来,“如果自己不去主动卖货或者招代理的话,微商是没有收入的,但是脉宝云店模式,即使你不动,你还是可以有收入的。”

     

        谈及脉宝云店与微商的区别,朱峰说,微商需要自己选货、发货,还存在囤货风险,而脉宝云店省去了囤货、发货等环节。“脉宝云店是跟厂家直接挂钩的,直接是出厂价。”

     

        不过,在朱峰提供的“代理商套餐表”中,记者发现大部分产品存在价格虚高的情况。比如三级代理套餐包中的“中脉有乐生命活能饮(4瓶装)”标价为3390元,一级代理套餐包中的“中脉远红磁性保健功能床垫180cm*200cm”标价为23500元,远超一般的市场价格。

     

        被质疑为涉嫌传销

     

        如今,朱峰和赵星他们做的事正被人质疑为传销。

     

        “今天早上还有人举报脉宝云店的事。”中国反传销协会会长李旭认为,这种变着花样收取入门费,发展下线的形式是借助互联网升级换代的传销新形式。

     

        不过赵星等人并不认为自己做的事业违规。虽然前段时间云集微店被市场监管部门查处罚款,但在赵星看来,云集微店之所以被封,是因为它没有直销牌照。

     

        “我们是合法的直销,因为我们有直销的牌照。”朱峰给记者发来了一张电子版的“直销经营许可证”,该电子照片上标注的企业名称是“南京中脉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据了解,南京中脉的确是首批获得商务部颁发直销经营许可证的企业,于2009年正式启动直销事业。不过,脉宝云店官网上也并未显示脉宝云店是南京中脉旗下的分支机构。

     

        “拥有直销牌照的企业,也要具体剖析其模式是否超出直销的范畴。”北京赵占领律师指出,部分社交电商通过互联网渠道发展传销,往往通过商业利益吸引和说服等形式“捆绑”下线。

     

        赵占领告诉记者,社交电商是否涉嫌传销存在几个判断标准:是否需要交纳或变相交纳入门费;是否分层级,直接或间接发展下线;是否根据下线获利,上线从直接或间接发展的下线的人员数量或销售业绩中计提报酬或“返佣”。

     

        依然有人沉迷

     

        相比传统传销,社交电商的传销模式更具有迷惑性和隐蔽性。他们借助互联网实现跨地域性的传播,涉及人群更广泛,圈钱的金额更高,同时存在隐蔽性高、查处取证困难等问题。

     

        最近,看到云集微店被处罚的新闻后,王丽和父亲一直在发愁,到底怎么才能把妈妈从云集微店的事业中劝出来。

     

        一年前,在同事的邀请下,王丽的妈妈缴纳了365元的会员费,正式成为云集微店的一名店主。“在上面买的东西很划算,比超市的便宜。”她兴奋地和家人分享着“赚钱的商机”。

     

        起初,王丽以为母亲只是三分钟热度,很快就会放弃。没想到妈妈随后加入了各种微信培训群,每天定点守在群里听“老师”发语音。出于好奇,王丽旁听了2次微信语音课,“感觉就是讲空话、喂鸡汤,一直都在介绍云集微店是先进的。”

     

        “导师还鼓励我妈发展业绩,我妈就打电话让她的朋友注册。”王丽描述了母亲发展业绩的线路:先是买了几箱护手霜,然后谁来扫码注册会员就送谁一瓶。

     

        面对云集微店涉嫌传销的言论,王丽妈妈的回答十分淡定:“不就罚点钱嘛!”但王丽并不看好妈妈的这份生意。“在云集微店买的很多外国东西,我都不敢信。有次买的俄罗斯蛋糕,用料还不及小蛋糕店的东西。”

     

        赵占领建议,在专门的行业监管制度规范尚未出台的情况下,工商部门的行政监管责任重大,应加强对社交电商模式合法性的监管。

     

        (朱峰、赵星、王丽为化名)

     

        (《中国青年报》8.29 王林 童倩)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