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载入中...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娱乐
  • 电视
  • 图片
  • 博客
  • 光明报系
  • 更多>>
    •   历史·史观
    报 纸
    杂 志
    书摘 2015年09月01日 星期二

    说巧官

    ——以清相曹振镛为例

    习骅 《 书摘 》( 2015年09月01日)

        贪官、懒官之外还有巧官,贪官人人喊打,巧官无影无形。假如你遇到了巧官这样的下级,你有足够的智慧制住他吗?

        顺风顺水的一生

        清朝有个叫曹振镛的牛人,在中央工作了54年,历三朝、相二帝,一路春风,福禄寿俱全。

        道光帝在位30年,曹振镛居相位15年,要不是不幸病逝于工作岗位,此公与皇帝任期共始终,绝对不成问题。

        当他归天的噩耗传来,道光皇帝哭哭啼啼地说,你们哪里知道,他贡献大呀!他走了,我可怎么办呀!当场把曹振镛的二公子提拔到副部级,给曹相本人加谥号“文正”。

        按照清朝的抚恤制度,“文正”是最高规格的谥号,大概是“学问大、能力强、作风正、立场稳”的意思。据严复统计,有清一代总共有大臣2748名,死后谥“文正”的仅八人(比如延长了清朝寿数的曾国藩),平均比例是340:1,名额实在有限。

        生前占尽风流,身后极尽哀荣,曹振镛的贡献到底大到什么程度呢?

        其实,无论是当时还是后世,曹振镛都是公认的庸才。《清史稿》中曹振镛传区区七百余字,跟他的政治地位很不匹配。但作者也没办法,因为传主确实没什么丰功伟绩可写,难怪很多人听都没听过他的名字。

        关于曹振镛的“成功之道”,还是来看看曹振镛是怎么做的吧。

        成功是个技术活

        道光皇帝即位之初,康乾盛世余威已尽,国运江河日下,国家处于鸦片战争、太平天国起义前夜,国库储备仅及乾隆时期的四分之一。而各级官员却普遍失去了国初的浩然之气,个个慵懒萎靡、声色犬马、贪污贿赂,以追逐奢华生活为业,官场乌烟瘴气、腐朽荒唐。对此,当时人留下了不少生动的记录。

        在一次官场宴会过程中,有个客人出门上厕所,惊讶地看到好几十头死猪横七竖八躺了一地,就问咋回事。

        原来,厨师先将这几十头猪圈起来,拿着棍棒追着打,猪奔跑惨叫不已,最后一头接一头地力竭而死。这时,厨师赶紧在每头猪的脊背正中割取一小片,用这几十片肉做成了猪脯一盘,味道鲜美香脆,无可比拟。厨师还自豪地介绍,这些猪的其余部分毒性很大,不能再食用,所以要统统扔掉的。

        满足这类畸形消费的钱从何来?羊毛出在公款和百姓身上。

        道光皇帝决心从杜绝奢侈浪费入手,逼迫干部队伍改变作风、振奋精神,以图重现昔日盛世。为此,道光皇帝一上任就做了两件事,一是号召各级政府机构厉行节约;二是召来阅历丰富、人脉广泛的曹振镛,任命他为军机大臣兼武英殿大学士,即实际上的宰相,配合皇帝推行新政。

        道光帝本人首先以身作则。不做新衣服,经常穿着打补丁的裤子上班;除太后、皇帝、皇后外,不到节庆不吃肉。每人一碗打卤面为皇后祝了寿,买一只旧皮箱嫁了闺女。

        曹相上台后,一如既往地保持低调,根本不烧什么“三把火”。等终于摸清了道光帝的底牌,便循着领导思路,顺水推舟,因势利导,若无其事地跟了三张牌。马上就获得了新君的绝对信任。

        第一张牌是照猫画虎。有一天开早会的时候,道光皇帝打眼看到曹振镛的裤子打了补丁,高兴地跟他打趣:“堂堂宰相也穿破裤子?”

        曹振镛从容作答:

        “做条新裤子不难,就是太贵了,旧裤子打上补丁跟新的一样,何必浪费呢?”

        道光皇帝频频点头,挥笔给宰相题了四个大字:恭俭惟德!

        那段时间,曹大人下班后就赶紧往前门外跑,去酒馆饭庄菜市场打听物价,第二天一早好给皇帝送经济情报,顺便再提一两条有关厉行节约的工作建议。宰相在政治上跟自己保持高度一致,皇上自然满意,每天与他相谈甚欢,什么重要事情都一起商量。

        官员们都不傻,个个心领神会,竞相学习曹相的成功经验:上朝不穿没补丁的衣服,穿错了赶紧回家换;散朝不忙着回家,围着宰相继续讨论有关工作如何深入,领导不催三五次不走。

        由于曹大人和他的同事们推波助澜,京城第一次出现了违背市场规律的怪现象:破衣烂衫的价格一路飙升,品相稍好的比新的还要贵!有些穷官实在买不起,就创新思路,自己动手,把好好的袍子弄旧弄破,再让老婆在醒目处打块大补丁,活像今天新潮仔裤的做法。

        总之曹振镛的这张牌顺势而为,轻松搞定了皇帝。

        第二张牌是借刀杀人。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曹振镛也不例外。他不怕皇上,就怕云贵总督阮元。

        阮元是唯一同曹振镛资历相当的三朝元老,不但人品、文才俱佳,而且政绩斐然:在浙江巡抚、两广总督和云贵总督任上,阮元平海盗、禁鸦片、惩贪腐,打击分裂、垦荒固边,朝野无不折服。与阮元相比,曹振镛完全不在一个档次,所以对阮元一肚子的羡慕嫉妒恨。

        道光皇帝既然胸怀复兴大志,迟早会想到阮元、重用阮元,那就后患无穷了。不过呢,皇帝不是重视干部的工作作风吗?老曹自有办法。

        果然,有一天在跟曹振镛讨论干部问题时,皇上说道:“时间过得真快呀,阮元担任地方主要领导快30年了!当初三十多岁就官居二品,也真是人杰。你熟悉干部情况,觉得这个人怎么样?”

        曹振镛马上跟上:

        “这个人我了解,可以说是才华横溢,工作能力超强,我是没法跟他比的。”

        道光皇帝很有兴趣:“那你举个例子。”

        曹振镛不紧不慢地介绍:

        “云贵地区山高皇帝远,经济落后,民族成分复杂,自古多事,一有事就不是小事,件件涉及边疆稳定、国家安全。在那里当一把手,一般人不要说出政绩,就是不吃不喝不睡觉都忙不过来。可阮大人总能应付裕如,再棘手的问题都能迅速搞定。”

        道光皇帝听得直点头。曹振镛接着话锋一转:

        “这还不算,还能空出时间吟诗、论文、作画、弹琴,这几年光诗文集就出版了好几种呢,水准很高,洛阳纸贵。现在正是国家用人之际,我看这样的干部可以考虑了。”

        道光皇帝听着听着,脸色由晴转阴,恨恨地说:

        “要是做诗能把国家做好,那我天天做诗!”

        不久,一纸调令把阮元召回北京,安置在一个不咸不淡的位置上发呆,直到退休。

        而皇上对宰相的好感却增加了。对阮元那样有硬伤的干部都净说好话,这老曹真是个厚道人!

        这张牌因势利导,连根拔除了唯一对手,曹振镛自此高枕无忧,惬意得很。

        第三张牌是斩草除根。道光朝初期,一些有志大臣受到新政鼓舞,苦心研究国家大事,热情提出改革建议,一时间各种请示报告纷至沓来。

        道光皇帝很受感动,每天批阅材料到深夜,乐此不疲。但时间一长,身体有点儿吃不消了。

        等皇帝终于累病了,曹振镛不失时机地过来暖人家心窝子:

        “现在大家的工作积极性空前高涨,这是国家兴旺发达的好兆头,令人高兴。怕就怕有的人提建议不是为了工作,只是为了愉悦皇上、哄领导开心,为升官发财铺路呢,还是留点儿神为好。”

        这可说到皇帝心坎上了,道光帝深有感触,喟然长叹:“那有什么办法呢,皇帝是个苦差事啊。要是大家都出于公心就好了!”

        曹相微微一笑:

        “我倒有个想法,不知行不行。您不用全看,每天随机抽阅几份材料看看,找出错字、别字、漏字、重字等,用朱笔点出,该批评就批评。您想,您连书写错误都能发现,下边谁还敢造次?这样注水文件就少了,质量自然提高。”

        此法果然灵验,皇上不但省力省心,还给大家一个勤于政、敏于事的深刻印象。而大臣们从此“皆矜矜小节,无敢稍纵,语多吉祥,凶灾不敢入告”,轻易不敢下笔,实在要说就说皇上爱听的。

        这张牌顺水推舟,使得所有人都噤若寒蝉,而曹振镛从此则一言九鼎,权势冲天。

        贪官、懒官与巧官

        曹振镛的三张牌都用了一个技巧:上有政策,下有“顺”策!其操作规程看起来并不复杂:先琢磨清楚老板的基本思路,再顺着老板的心思紧跟,而且跟得很到位,甚至还超过预期,然后就静静等着领赏了。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古已有之,但以“对策”对付政策明显是对着干,风险大,成功率低,是下级与上级博弈的低级形式,一般不难破解。相比之下,上有政策、下有“顺”策隐蔽性强、技术含量高、成功概率大,基本属于稳赚不赔的买卖,是下级对付上级的高端而有效的“技艺”。

        古人云“伴君如伴虎”,曹振镛能让连续三任万岁爷满意,能让道光皇帝“恩眷之隆,时无与比”,可见他玩弄这套把戏是多么出类拔萃。这个啥也不干的庸人,只因为读懂了人性的弱点,占尽人间好事,无人望其项背,真叫人摇头叹息,徒呼奈何!

        中国人把坏官分成两类:贪官和懒官。但是曹振镛这样的人很难归类,因为他既不像和珅那样贪,也不是啥事不干,天天还忙忙叨叨的。

        但是曹文正公的忙,与曾文正公的忙完全不是一回事。曾国藩为了拯救清廷,好几回差点儿把命都搭上,而且积劳成疾,死的时候才60岁,搁今天还没退休呢,所以他那个“文正”实在是拿命换来的。

        曹振镛一生一世都是为自己忙,忙得很成功,获得的非法利益远非和珅能比,结局与和珅更是不同,——人家是安安稳稳活到80岁,比曾国藩还多活20年。所以他的“文正”完全是赚来的,而且成本非常低。

        这种低成本、高收益的官油子,属于坏官中的第三类:巧官!

        巧官的“巧”是表现在各个方面的,比如,你需要什么他就是什么形象。大家不是讨厌贪官吗?我就把我打造成清官。

        有一次,有人举报曹振镛的家属利用他的职务影响力,空手套白狼,获得了食盐专卖权,长期大发横财。据说曹振铺立即要求家属:给我统统退出商界,回家种地去!

        家属很不理解,说别人家能干,咱宰相家还不能干?

        曹振镛微笑着把道理说透:“你们想想,宰相家人不经商就饿死了,哪朝哪代有这种?”

        故事传出来之后,曹振镛赢得了廉洁自律的好名声,皇上还以此教育大家:“你看看人家老曹!”至于家庭私房话是怎么传出去的,皇上显然没琢磨。

        曹振镛家不再靠食盐发财,一是因为早已赚足了,二是因为他志不在此。他的远大抱负是永保个人的政治地位和家族荣耀,与经济腐败相比,这种政治上的贪婪和腐败,性质更恶劣,后果更致命。

        巧官是政权的克星

        曹振镛的荒唐成功,逐渐消解了整个干部队伍对国家的信心、对朝廷的期待,为清王朝的急速下坠踩了油门。

        曹振镛总是提醒他的心腹们:千万别意气用事!当时,官场中人大都像曹相一样,苦心钻研如何应付皇帝、如何让领导高兴,对自己没好处的事没人想、没人干,能推就推,能糊弄就糊弄,逐渐造就了一个“不痛不痒”的天下。偶尔出现以天下为己任的好干部,也无出头之日。

        龚自珍就是一位忧国忧民之才,眼看大厦将倾却无用武之地,发出了“我劝天公重抖擞,不拘一格降人才”的悲鸣,反而遭到嫉恨,被迫在48岁的盛年下岗回乡,不到一年竟被活活气死!后来好不容易出了个林则徐,却被曹振镛亲自培养的接班人穆彰阿扣上屎盆子,发配新疆。国家从此再无能臣。

        正直的老干部王鼎实在看不下去,又使不上劲,痛不欲生之下,干脆留下遗书,以自杀来劝谏皇上。

        本来曹振镛的党羽都各打各的小算盘,如今却默契地抱成团,集体做局欺骗皇帝,比治国理政的本领高明多了:他们首先控制了王鼎的家属和同党,然后烧了王鼎的遗书,最后郑重地给皇帝打报告说,老王年纪大了,家里遇到不顺心的事,一时想不开就自杀了。可怜王鼎白送一条命,皇帝蒙在鼓里,至死都不知真相。

        贪官人人喊打,巧官无影无形。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是明枪,明枪易躲;上有政策、下有“顺策”是暗箭,暗箭难防。顺策造成的危害当时很难看出来,潜伏期又长,到了发作的时候,救都来不及。

        更绝的是,即使酿成天大的祸事,也追究不到巧官。

        假如你遇到了曹振镛这样的下级,你有足够的智慧制住他吗?也许,巧官就在眼前,可是你永远看不见。

        (摘自《中国历史的教训》,中国方正出版社  中信出版社2015年1月版,定价:28.00元)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