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娱乐
  • 电视
  • 图片
  • 棋牌
  • 光明报系
  • 更多>>
    •   学在日本
    报 纸
    杂 志
    留学 2019年01月20日 星期日

    羁绊与财富
    同期之谊

    特约撰稿人_刘艺贝 编辑_希声狸 设计_东来 《 留学 》( 2019年01月20日)

        2018年12月13日,生平头一遭买了比较贵的东京羽田飞上海虹桥的机票。东京7年,100公斤的行李,水陆并行运到了上海。

        下午1点整 ,最要好的同期和?送我到羽田,陪我吃了在东京的最后一顿饭—羽田机场二楼超贵的寿喜锅,拥抱并目送我走进了候机大厅。

        下午5点23分,虹桥机场出站口,父母向我招手,接过了几个大箱子,还没唠多少嗑就到了家。离家十几分钟路程的虹桥机场,日本这七个年头第一次用到,也应该是最后一次。

        晚上10点46分,大致整理完日常必需品,早早上了床,为第二天办理劳动手册等手续养精蓄锐。在东京的最后几天,忙着整理行李,办理各种解约手续,跟朋友吃饭道别,并没有认真思考。我问自己,在东京,我是否有留下想带却带不回来的东西?脑海里浮现出来的就是本文的标题—同期之?谊。

        东京 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美好

        我以前一直臆想,东京就像电视剧《深夜食堂》里那样,有像松重丰大叔一样的小饭馆老板,精心制作着各种料理,素不相识的客人们聚在一起吃饭喝酒,生人变成熟客,彼此倾听人生故事。

        来到东京之后,特别诧异影视剧与现实的差距竟然如此之大。深冬夜里卧倒在新桥街头的醉汉四周,是自顾自地走着的行人;山手线末班车的座位上呕吐着的中年人,地上残留着一片狼藉;秋叶原桥洞底下数不清、用纸板箱搭成的陋居。对于长期生活在日本的笔者来说,似乎已经与其他行人达成了最完美的默契,任何麻烦都置之不理,绕道而行为最优先选择。经常有人会夸赞说,在日本绝对不会丢东西。一来在日本,拾金而昧这是明文条款记载的犯罪行为;二来是比起温情感动,更多是受到了这个完善的社会体系的恩惠罢了。

        同期是什么?

        然而同期,却是这个冷漠东京街头神奇的存在。

        从字面上来解释,“同期”,就是同时期进入一家公司的人,甚至同时期进入不同公司的人。同期的年龄差距,基本上在两三岁左右。但也有跳槽等情况带来的大年龄差同期的情况。

        一旦确认对方是自己的同期之后,双方都会特别急切地打破东京那人情冷漠的壁垒,开始热聊工作上的槽点八卦和私下里的感情生活了。

        笔者于2016年以日本应届生身份进入日本最大的银行,同期入行的有约400名综合职,100名综合职(特定),200名Associate职。具体的区别在于,综合职是会被调动到外地甚至外国的,男女比例8:2左右;综合职(特定)做的是跟综合职一样的工作,但没有调动;Associate职则是纯文员工作。后两者女生比例近乎100%。工作性质、地点、薪资上虽然是各有不同,但我们几百号人,都是所谓的同期。

        刚入行时,会有日本公司惯例的研修阶段。把所有新人聚集在一个设施里(比如宾馆)进行合宿研修。把几百个年龄相近的年轻人,放到一个建筑里,同吃同睡,可想而知晚上会有多热闹。最初的研修结束之后,这几百号人就会被配属到全国各地各种部署的岗位上去。每隔三到四年,公司还会把同期聚到一起,再搞一些三年次研修,五年次研修之类的活动。2018年底笔者离职回国的时候,认识的同期约有200多人。

        同期们的爱情故事

        之所以想写爱情方面,是源于最近去英国时见到的我的同事—刚调动到伦敦的小山。小山虽然是我的大前辈,早我六七年进入银行,但因为是一个部署,而且都加入了篮球部,又是海归,关系可以说是相当亲密。共进晚餐时他提道:“刘桑你在浅草桥分行工作的时候,不是在新人艺(在日本,新人进入公司后有在派对上表演节目的惯例)表演过二胡嘛。”

        银行虽然员工数量成千上万,但是总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他知道我以前表演过二胡这并不奇怪,令人好奇的是小山是从谁那里听到的。在我不依不饶的“努力”下,小山告诉我,是从前女友美雪那听说的,而他俩是在同期的聚会上认识的。

        我的思绪一下回到了两年前的分行时代,美雪是浅草桥分行出了名的干练型美女。当时我作为法人营业,去了很多合作公司访问。跟公司社长们闲聊的时候,他们都提到美雪,说这么能干的女生,无论什么样的老板都会喜欢啊。仔细一想,帅哥小山跟美雪的确是般配。

        在日本,有很多公司会禁止社内恋爱,若是同部门的人恋爱了,至少是要换部门的。然而银行在这方面却意外的开明。社内恋爱、社内结婚的比例相当高。在这个大趋势下,员工们也都积极组织活动来创造相互认识的机会。

        和樹和明莉都是我关系最好的同期。从入行开始,到研修再到配属,一路都在一起。记得第一年研修的时候,照例我们几个要好的同期三五成群的一起下班走去东京车站,大家虽然坐同一条线路,但是方向不同。明莉他们几个女孩子往横滨方向去的车先到了,几个二十好几的男同期,闹腾得像高中男生似的跟姑娘们热情道别。在喧闹声中,我注意到了和?跟明莉的眼神和表情。是那种情侣特有的,一个眼神就互相明白对方意思的默契感。回家路上我问和?是不是俩人在一起了,他一脸懵,“我们谁都没有告诉过呢!”他嘱咐我千万不要告诉任何人,不希望他们的关系影响到其他同期,引起同期关系间的不自然感,而周围人的话语,也会容易影响到他们关系的正常发展。我点点头,表示答应,并赞同他的想法。

        两年后的冬天,得知我要回国了,和?约我一起去箱根旅游,并跟我讲述,上周,他跟明莉分手了。一路看着他们走到现在的我,极力劝他去把女孩子追回来,并催促他立马行动。当晚,我们一边享受着箱根的露天温泉,一边聊了非常多。和?说,明莉家里非常非常传统,爸爸妈妈甚至不允许他们俩去国外旅游,觉得日本以外的地方都很危险。这导致明莉也有些传统。她一心就想结婚之后辞职不工作,做家庭主妇。而和?希望双方都工作的预期想去甚远。

        这些是日本文化上的事,我自然也没什么发言权。在日本,女生结婚就辞职做家庭主妇的传统一直在,不过近些年已经逐渐出现很多双职工家庭,向世界潮流靠拢了。双方相处两年多,而且在双方父母都还算满意的情况下最终分手,实在有些可惜。当然和樹的话,我也觉得是明显的借口,即使男生工作过劳而倒下,那不是还有保险这个东西嘛,女生不得不工作的理由还是不怎么充分的。

        回国前最后一天,我去公司打招呼,特地跑去见了明莉。各自祝福对方,愿将来的日子幸福快乐。“不好意思啊,那天可能不好去送你,和?会去的吧。”明莉一如以往含蓄地说道。那一天,我鞠了大概200次躬,跟各个部门的同事一一告别,并发放了小零食。也遇到了社内成功结婚的几对同期们,田中和松本,中田跟富田。调侃了几句并约定,待来年办婚礼的时候一定参加。

        恋爱跟结婚,是不一样的概念。这一点不管是中国还是在日本,看来皆是如此。

        不说再见

        羽田机场出发口前,我对和樹说,还喜欢的话,再去挽回一下明莉吧。他略无奈地回答,都是成年人了,这种事情她肯定权衡好想清楚了,没什么可挽回的。我笑而不语。

        临走之前,得知了和?和明莉分手的消息,给这次告别又增添了一丝凄凉。即便分手,仍是同期。不管人在哪里,“同期”这个词都能给人带来一种沁人心脾的亲切感。尤其是在应届生毕业后的第一家公司,大家一起努力得摸爬滚打,去适应从学生到社会人的转变过程,历历在目。虽然平时聊的依旧是“同事之间的八卦、对上司的抱怨、要不要一起去相亲”这种异常没营养的话题。但同期之间的那种看不见的羁绊,会是每个人一辈子的财富。虽然现已远隔重洋,返回故土,还是衷心祝福我的每个同期都能幸福。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