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娱乐
  • 电视
  • 图片
  • 棋牌
  • 光明报系
  • 更多>>
    •   《留学》艺中人
    报 纸
    杂 志
    留学 2019年01月20日 星期日

    从美国到加拿大
    “9·11”事件带来留学拐点

    —专访中央音乐学院副教授、作曲家史付红

    特约撰稿人_雷慧君 编辑_李育 供图_史付红 设计_李阳 《 留学 》( 2019年01月20日)

        在大多数人的眼中,作曲家是既神秘而又独特的群体。他们将思想化为音符,在音响千丝万缕的联系、差异和变化过程中寻求艺术之美。一个冬日的早晨,记者在中央音乐学院作曲系教室见到了中国著名作曲家史付红副教授。她一袭红衣,在阳光下格外耀眼,她灿烂的笑容和亲切的讲述,引领我们走进一位跨越国际的中国女性作曲家创作与成长的心路历程。

        电视音乐会另辟蹊径

        受阻的音乐梦得以延续

        史付红出生在一个充满着文艺色彩的家庭,父亲毕业于沈阳音乐学院声乐系,曾多次组织策划辽宁省的大型文艺演出活动。在史付红的童年回忆里,家里常常是歌声与欢笑。“那时的人比较简单、纯粹,在父亲和朋友们的影响下,我很喜欢唱歌,每天在家里唱歌,不论是美声、民族、戏曲我都喜欢,真的是‘不疯魔不成活’。”史付红告诉《留学》记者,她从小的梦想是成为一名歌唱家。

        然而出人意料的是,由于变声期延迟,她无法继续进行专业声乐的学习与训练。为了继续她的音乐追求和梦想,在家人和朋友们的建议下,她开始接触和学习作曲。“在此之前,我对于作曲和作曲家并没有什么概念。直到有一次,在电视上看到了作曲家叶小纲教授留美归来的作品音乐会,这是我第一次清楚地看到作曲家的模样。”演出结束后叶小纲教授上台谢幕并向观众致意,风采俊逸,洒脱自如,让少年时代的史付红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正是因为看到了这次电视节目,史付红对于成为作曲家充满了美妙的希冀和憧憬。而伴随着在沈阳音乐学院附属中学的学习和积累,史付红作曲的天赋和才华也开始悄然展露。

        几年后,史付红以自己卓越的才华和努力,考入中央音乐学院作曲系本科,跟随著名作曲家唐建平教授继续学习深造。

        “20世纪90年代是中国经济迅速发展的时代,也是人们开始更加追求物质的时代。但就在那个时代里,中央音乐学院教师群体所呈现出的精神面貌和他们所传承的知识与追求,都让人刮目相看,并敬佩万分。”史付红回顾:“中央音乐学院作曲系绝大多数的老师都秉承高度的精神追求和人文精神的传承与接力,这种品格的建立与传承是非常难能可贵的。从选才到育才等各个方面,我们这个群体都在努力维护更加公平、公正和公信的人文环境和人文追求,更加人性化地选拔品学兼优的音乐良才。”

        “9·11”带来留学拐点

        中断美国留学计划

        史付红出国留学,是被选中的。

        1997年,在美国任教的美籍华裔著名作曲家陈怡教授获得了美国艾夫斯音乐大奖,她应邀出席迪图瓦大师执棒指挥的日本NHK交响乐团访华音乐会,并计划在中央音乐学院选拔优秀的作曲专业本科学生出国留学深造。正在攻读本科大学三年级的史付红以出色的成绩和音乐作品被陈怡教授选中。对于出国留学的机会,史付红十分珍惜,开始认真准备申请并最终顺利拿到了美国多所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和奖学金。

        然而世事变幻无常,恰巧在这个时候,美国突发了“9·11”恐怖袭击事件。

        “我当时的英语老师听到这个突发事件后告诉我,国际局势在变化,这或许会对我的留学有影响。但当时我并没有太在意,也完全没有察觉和预见到国际局势的变化会对自己的留学之路有多么深远的影响。”然而正如英语老师所预料,事件发生后,美国使馆暂时关闭了所有的签证服务,去美国留学的计划也就此搁浅。

        这几乎是史付红成长过程中遇到的最大困难,也是无法预料和难以改变的困难。就在史付红情绪失落、心情沮丧的关键时刻,她得到了来自旅美著名作曲家陈怡教授和金平教授(现任中国音乐学院作曲系主任)的极大激励和鼓舞,让她重拾信心,也更加坚定了她走出国门奔向世界艺术殿堂学习深造的决心。

        “金平老师写电邮告诉我,现在是我比较艰难的时刻,但我是一位在作曲方面有才华的学生,我要认知到这一点,一定要坚持创作,不能轻易放弃。”这封信对史付红和她人生之路的意义是无法估量的。如果这份真诚的鼓励没有在恰当的时间出现,也许史付红的人生和事业发展道路就会改?变。 

        正如指挥大师索尔第在他的《回忆录》里面写道的:“在我没有离开祖国之前,我几乎从未考虑过个人和世界的关系。当我走出匈牙利,逃亡欧洲,才真正的感到要关注国际时事,因为自己是世界的一部分。”直到考虑出国,经历了“9·11”恐怖事件对自己的前途和命运带来的影响,史付红才真正开始关注时事,关注世界新闻动态,并发现,原来自己和世界发展动态是息息相关?的。

        柳暗花明又一村

        一次偶遇又一次打开留学大门

        就在史付红对自己的留学之路近乎绝望之际,使馆门口的一次偶遇,使她的留学之路展开了新的途径。“那时的我不知所措,焦急万分,无意间在美国使馆门口遇见了从加拿大使馆出来的一个陌生人,了解了我的情况后,她给了我一个建议,让我考虑去拥有与美国相似的教育结构和教育水准,并用英语教学的加拿大高校留学。”这个启发和建议使史付红豁然开朗,并了解到可以尝试前往同在北美洲的加拿大留学。 

        功夫不负有心人,史付红以作曲专业第一名并获得全额奖学金的优异成绩考取了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的维多利亚大学。“维多利亚市是一个特别美好的城市,气候舒适、环境优美,英式文化氛围浓郁。我在那感受到了优雅、平和、温暖与淡然,在经历了那么大的挫折后,忽然来到这里,真的仿佛空降在世外桃源一般。”

        在维多利亚大学顺利获得作曲专业硕士学位后,经过激烈的角逐,史付红考取了加拿大东部安大略省多伦多大学的全额奖学金,继续攻读作曲专业博士学位。史付红如鱼得水地感受着北美洲的自由、平等、多元、活力与开放,并得到了享誉世界的导师的教诲,受益匪浅。北美的校园文化,老师们对学生们的尊重、培养和关爱也深深的熏陶和影响了她。 

        导师的选择,是博士学习期间至关重要的一个环节。而就在博士开学前,史付红遇到了第一个难题—选择导师。 

        通常,多伦多大学会安排学生在入学开课前与所有的导师面谈,交流博士阶段的学习想法和目标,以便能够帮助学生选择出最适合自己的导师。开学之前,学校的一位作曲导师就已经向史付红抛出了橄榄枝。这位希腊裔的教授开朗热情,极富才华,他很欣赏史付红,希望收她做学生。但当和老师们一一见面后,史付红发现学校的另一位作曲导师和自己的学习想法与目标更加接近。虽然大家都觉得这位导师的训练比较严苛,但是史付红仍然认为这位导师的严格训练方式与她博士阶段的学习目标相符合。 

        史付红回忆:“我当时陷入了两难,可以想象,刚刚入学,如此事不能顺利处理和解决,未来几年的学习该怎样进行?”经过了认真和慎重考虑后,史付红最终还是选择了另外一位教授作为自己的博士导师。出人意料的是,希腊裔教授并没有因此对她的选择有所成见,他们至今都是很好的朋友。史付红还记得在多伦多那些年圣诞节,好几次都是和同学们在希腊裔教授家中度过的。希腊裔教授的家离学校很远,每次派对结束都将近凌晨,教授会驾车把参加派对的每位学生安全送回住所,这让身处异国他乡的史付红倍感温暖与感动。 

        回顾自己的留学历程,史付红总结道:“国外的教授们对学术要求、学术态度和教学质量极为严格认真,他们平等对待学生,尊重学生,看重才华,但也绝对不会因此降低自己对学生的要求和对学术的追求。”

        跟着太阳一起工作 

        史付红出生后不久,中国迎来了改革开放。她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时代变迁对生活各方面带来的影响和中国40年来的巨大发展与进步。“如果没有这样一个开放的契机,或许我永远都不会有走出国门留学深造的机会,也不可能有机会跟随多名世界级作曲大师们学习,更不可能有机会在世界的舞台上交流和分享中国的音乐作品。”

        加拿大留学6年博士毕业后,史付红回到了母校中央音乐学院作曲系任教,与此同时,她创作的音乐作品委约和演出遍布世界各地,并多次获奖,受到了众多世界级音乐家们的一致好评。史付红与《留学》记者分享:“音乐创作和作曲教学是两种不同思维和不易平衡的工作。音乐创作需要充分发挥想象力,要不断学习积累并寻找灵感;而作曲教学要求教师能够客观地总结和传输原理与规律,教学过程即是启发、判断、交流、引领、培育和指导的过程,同时兼任作曲家和教师两种角色与工作是非常辛苦的,但只要是热爱,那就开心、快乐、满足和充实。” 

        而和许多作曲家昼伏夜出的工作与生活习惯不同,史付红更喜欢在白天创作与工作。“我是一个跟着太阳并追赶太阳工作的创作者。阳光充足的天气,让我特别有灵感,我是跟着太阳一起工作的人。”史付红笑着告诉《留学》记者。

        冬日暖阳洒在她的身上,分外明亮。

        拎客:史付红

        青年作曲家,中央音乐学院作曲系副教授,美国纽约哥伦比亚大学访问学者,曾在加拿大留学多年,分别获得加拿大多伦多大学作曲博士学位和加拿大维多利亚大学作曲硕士学位。曾与唐建平、郭文景、陈怡等享誉世界的众多中外作曲大师和著名作曲教授们学习。 

        史付红的音乐作品委约和演出遍布世界各地,并多次获奖,受到了世界著名小提琴家和指挥家祖克曼(Pinchas Zukerman)先生等众多世界级音乐家的一致好评。2007年室内乐队作品《炫彩》获得了加拿大Karen Kieser现代音乐作曲奖一等奖。2011年管弦乐作品《同心圆》入围中国国家大剧院首届青年作曲家计划决赛六位入围作曲家,此作品曾在中国和美国等地多次演出。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