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娱乐
  • 电视
  • 图片
  • 棋牌
  • 光明报系
  • 更多>>
    •   菁英小记者
    报 纸
    杂 志
    留学 2018年03月05日 星期一

    海外学子的新年—他乡,不是故乡

    菁英小记者_邵思睿 编辑_李不二 设计_李阳 《 留学 》( 2018年03月05日)

        一周前,我一朋友和我说到纽约,要待一阵子。我诧异着问她,不在家过年吗?她说,自从出国读本科以后,家里过年就散了,这么些年都习惯了。

        2018年是我到美国的第八年,也是第八个不在家的新年。有的时候仔细想想,对过年的概念越来越模糊,甚至有的时候已经记不清腊月里都要做些什么,只记得古话说,过了腊八就是年。可就连腊八粥,都已经八年没正儿八经喝过了。

        还记得在美国的第一个新年。我本科在美国南边一个很偏僻叫作塔斯卡卢萨的小镇待了四年,刚去的时候那镇上就只有一家破旧的亚洲超市,里面能买得到一些基本调料,比如老干妈和叉烧酱,也有一些速冻包子饺子。要是想要买一些国内的零食,就要开车至少一小时到稍微大一点的城市的亚洲超市了。

        第一个在外过得春节和本科最好的两个朋友一起。我们都不会和饺子馅,也不会擀饺子皮,就去那家亚洲超市买了两袋饺子皮,托商店的老板简单地拌了点饺子馅。

        还记得那天我们凌晨四点起床,那会儿真是国内的晚上六点。我们一起去一个人的宿舍,打开电脑的央视直播,和家人简单视频。然后一边看着春晚,一边包着饺子。

        那是这八年里唯一一次正儿八经地过年。

        之后的新年,要么就是有考试,要么就是作业太多,最后基本都是踩着正月的尾巴十几个人围在一起,吃个火锅,简单做一些饭菜,看看春晚回播了事。

        记忆最深的是大二的春节。那会儿我是学校的中国学生会主席,要作为总导演为整个镇上的中国人办好一场春节晚会。那年我们定下春晚的日子是2月7日。但那年1月初我刚刚经历了人生第一场挚亲的生死离别,本想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逃开这一切身外之物,却又没有办法,必须要顶着头皮把这一仗打完。

        一个月的时间,敲定最后的春晚赞助商、敲定最终节目然后进行三次联排、卖票、宣传,想尽一切办法加入传统中国元素,想给所有中国人一场完美的晚会。同时要兼顾那一学期里马上要迎来的第一场全面考试。

        后来我把那次经历称作是一次炼心的过程。但其实,那一年的春节是我过得最矛盾的一次,那时很多时候甚至不知道要怎么面对这样一个喜庆的节日。

        2015年我到纽约读研究生,不得不承认纽约的春节气氛多少还是比其他城市要多几分的。至少在曼哈顿上还有一个叫中国城的地方,在纽约市还有一个叫作法拉盛的聚集地。

        每年春节的周六,中国城都会有舞龙等新年庆祝活动。2017年,我实在按捺不住自己,顶着纽约的冷风,挤在里三层外三层的人群里,遥望着上了年纪的老移民们在中国城最中间的公园里扭秧歌。庆祝活动一开始会有中国驻纽约领事致辞,致辞后播放国歌。那是我来美国这么久,第一次在公开活动里听到国歌,前奏一响起,一股暖意从心底流入。那一刻,恍如回了国。

        我是东北人,我们那大年初一上午和元宵节晚上都会有不同的秧歌队在当地的公园里扭秧歌。2017年那天,纽约很争气的飘了点雪花,听着熟悉的鼓点,好像回到了小时候学扭秧歌走十字步。

        小时候我做过一段老年秧歌队的领队。需要扭秧歌的时候,我就穿着新年的新衣裳,批着红色的绸缎斗篷,头上戴着用铁丝固定的全是珠子的手工头饰,手里拿着一个长木棍,木棍上面挑着一个方形的大红灯笼,踩着鼓点,扭着十字步在秧歌队里来回穿梭,在零下二十多度的黑龙江却一点都不觉得冷。

        上周末我去法拉盛的一家比较大的中国超市买果蔬,超市里的背景音乐放着恭喜发财,虽不是刘德华版的,但也能让我想起在国内的这个时候手机运营商自动更换的新年主题的呼叫等待彩铃。

        快走到结账处时,看见路上摆满了旺仔大礼包,顺势拿上一包丢进购物车,像是充满仪式感的和新年打了个招呼。

        2018年忽然间很多朋友都定了回国过年的机票,似乎是大家读完了本科和研究生,工作稍有稳定,不用在春节时期再应付学校的考试和作业,便想要回国感受一番新年的滋?味。

        前两天收到一个国内的朋友春节要孤身一人来纽约玩的消息,我问他,你不在家和家人一起团圆一下吗?他说,爸妈还是想让他在家里过年,但是好不容易有个假期,他想出来玩一下。他说他还有几个朋友很巧合的都定了来纽约的行程。

        我没有再说什么,可能他们也无从知道一个常年在他乡的朋友多么希望可以回家过个年。

        七年前一起过春节的本科最好的朋友还在纽约,我们说好年三十那天一起吃晚饭。他2018年研究生毕业后也要直接回国工作了。

        我说,我们包个饺子吧,我去买饺子皮。

        他说好。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