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娱乐
  • 电视
  • 图片
  • 棋牌
  • 光明报系
  • 更多>>
    •   趣留学·留学时代
    报 纸
    杂 志
    留学 2017年12月20日 星期三

    少年,你去了英国还敢打架不要命吗?

    记者_杨鸣旭 编辑_风火轮 供图_谢宗男 设计_李阳 《 留学 》( 2017年12月20日)

        我那无处安放的少年时代

        “曾经的我也是好学生”

        “你好,我是谢宗男,曾经的我也是好学生,还担任过数学课代表。”在采访的时候,小编很难将这个说话彬彬有礼、用词得当的大男孩和“恶霸”“痞子”这样的词汇联系到一起。

        宗男说,他小的时候有些淘气,又是单亲家庭的孩子,难以避免地做了一些让自己后悔的事,但曾经在中学也取得过不错的成绩,自己也十分自信地面对上学、作业和课余任务。后来由于家人认为他上的那所中学,不是全市师资力量最好的,在他的抵抗下,家人坚持办了转学,他说:“转到好学校我就一定能够好好学习吗?我觉得孩子也是个很小的个体,凭什么不尊重我的意见。我要让他们知道我自己不乐意学的话,转到什么样的好学校我也不学。”他还说,这其实就是一个混蛋的想法,不懂得天下父母心,但是那个时候自己觉得特别有理,从此以后,他就走上了叛逆之路。

        日子就是周而复始的打架:一时风头无两

        说起那段时光,宗男终于流露出了孩子气的一面,其实,那个时候我可以称得上是学霸,不过是带引号的学霸,学生中的坏人的意思。”宗男的打架生涯自此开启了新?篇章。

        “就是只有你想不到我能做的坏事,但就没有我做不出来的坏事,我觉得自己当时真的是坏出水儿了。”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当时的小小少年身边全都是所谓的“坏学生”和“社会青年”,平时不上课,一群人通常就是泡网吧、打游戏,但是泡网吧的钱从哪来?宗男说,他们开始在学校里收钱,要保护费,对于不给钱的同学,就找点事儿,他自嘲地说,自己当时好像还蛮有生意头脑的,先把顾客的问题制造出来,当有了问题的时候他们就舍得花钱去解决了。这套路,一定是当时受压迫同学们走过的最远的路。

        “转到这个学校之后,发现在调皮捣蛋领域突然没有了天花板,我们就发起了一场轰轰烈烈的两个学校之间的群架。后来高年级的学生听说风头被抢要找我麻烦,想着不能吃亏,就给以前学校的同学打电话带了四五十人,后来发生了比较激烈的打斗最终胜利了,搞得沸沸扬扬,自此在学校里的名号就打响了。”宗男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他自己说,当时年纪小不懂事,这段打架不要命的“风光”也是他长大后为自己十分担忧的一段时光。

        初有疑虑是那一次的惊吓

        亲眼看着他变成了植物人

        “后来我们结识了一群社会无业小青年,那个时候就觉得他们特别厉害,因为在学校一提某个人大家都知道是地头大哥,我还记得最厉害的那个人叫大坤。有一次在吃饭,借着酒劲他和人产生了口角,就看他下手非常重地用花盆砸了一个人的脑袋,那人顿时头破血流倒地不起。这一幕就发生在我眼前,给了我比较大的震撼,吓了一跳,后来我才知道,这个人被打成了植物人,多年后醒过来了,但还是有言语障碍,大坤也因为这个事被抓了起来。”宗男提到自己当时的状态:有些疑惑,有些迷茫,有些不安,自己究竟在做什么?叱咤风云的大哥都会进监狱,前一秒还鲜活的人后一秒就变成了植物人。但由于当时年纪小,也没有人去往正确的路上引导,终究也没有弄懂自己的不安和疑惑到底是为了什么,只能把这个潜意识里的萌芽埋在心底,无奈地继续走着现在的这条路。

        属于小青年的正义感

        宗男提起自己的初中时光,他说:“由衷感谢我的中学班主任,我永远记得他的名字。”因为每当他调皮捣蛋的时候,老师都没有像有些社会新闻上描述的那样,把人批评的没有尊严,都是循循善诱地鼓励班里的“坏孩子们”完成中学学业。他形容自己的班主任是一名非常有情商的老师。是班主任的宽容和引导,使得他在如此叛逆的时候,没有选择辍学,顺利完成了学业,要知道一个初中都没有毕业的孩子日后的路是很难的。同时宗男提道:“虽然我调皮捣蛋,但我也有正义感,我不允许别人欺负自己班的同学和辱骂老师,有我自己要守护的人。”我想可能也是这个原因,让老师们都没有放弃过他。在那段日子里,他们这群小青年,还勇救过小卖店阿姨,使她避免受到买货叔叔的肢体伤害。采访到这里,我也由衷地认为每一个孩子都是天使,在成长的过程中需要社会的正确引导,才会找到真正的自己。

        “学校要开除我?”家人说“留学吧”

        “上了中专后由于住校,更没人敢管我,我就做了更多违纪、违规的事儿,逃课上网吧这都已经不是事儿了,当时学校决定劝退,其实就是要开除我。”宗男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他说当时无法想象家人会用什么样的态度面对他,记得父亲因为自己屡教不改,当时非常沉默,无言以对,而爱告状的奶奶,把这件事告诉了他远在英国的妈妈。妈妈听说后,非常心疼,但也非常无奈,默默地告诉他其实已经替他申请过签证了,但结果是拒签。妈妈说:“不行,如果在国内放任自流,继续在那个环境里这个孩子就完了,这个年纪的孩子不读书,还应该干嘛呢?”奶奶虽不舍,但也为了孙子的未来着想,同意了留学这条路。就这样,全家上下为了宗男能够去留学忙碌了起来。

        毕竟要背井离乡 让我好好想一想

        而这次,家人终于尊重了孩子的意见,问他到底自己是怎么想的,宗男觉得,自己对留学没有任何概念,但能够出国还是挺美好的,从前一直觉得留学对自己来说是天方夜谭,但自己也确实萌生过要换个环境的想法,这一刻仿佛曾经心里的萌芽在长大,曾经的自己和未来可能成为的自己,此刻必须二选一。但孩子终究是孩子,如果离开生活了这么多年的地方,去到人生地不熟的国外,总会有些恐惧。在多番思想斗争下,用他的话说是:“自己和自己谈了几次话。”宗男也做好了心理准备,决定离开这种生活状态,不想像曾经的大坤一样,逞一时之快,把整个人生都葬送掉了,所以终于做了这个决定,要告别曾经的自己。

        漫长“英?”路

        一封信救了我 机场被关三小时

        “Hello Lilei,how are you?”这是我上学这么多年来记忆中仅存的英语,而当我第一次从北京飞伦敦时,我对英国没有任何概念,大脑一片空白地就来了。当航班到达伦敦,过海关时工作人员会问我一些问题,比如说来多久、第一次来吗、来做什么,但我当时任何句子都听不懂,一脸蒙地直面着这个语言完全不通的人,那是我第一次和一个老外那么近距离接触,当时自己就是傻的。”宗男提到,由于自己愣住了,居然被拍了X光,又被带进了一间小办公室静静地干等了三个小时,他第一次感到彻底的无助和无力。后来才想起家人给准备的一封英文信,上面写好了所有过海关需要的内容,将信交给工作人员,才被顺利放行,这真是一封救命信!总算过了走出国门的第一关。“我想,当时我如果会说几个英文单词,也不至于这么辛苦,别人都过关了而我被关在小黑屋里那么久,此刻我才体会到掌握一门语言的重要性。”

        “英?”之初来乍到没人关照

        刚刚的窘境,对于宗男来说,其实只是一个开始。在英国生活之后,语言上的困难变得尤为突出,初来乍到的他选择了报名语言班,平时就待在妈妈的鱼条店里听外国客人讲话。“我除了上QQ和国内的同学聊天外,其他时间就完全打开了鸭子听雷模式,不敢和店里的顾客说话,但经过三个月的听雷,居然学会了比英语书上还多的单词。”

        英国的公交和国内不一样,需要上车时告知司机自己到哪站。但对当时的他来说,人生地不熟,不知道到站按铃才停车,语言还不通,可是个大难题,坐过站、坐错车,自己走回去是经常有的事情。英镑、便士傻傻分不清楚的宗男,只能双手捧着所有的钱,让司机师傅自己挑,在坐公交这件事上,再一次体会到了绝望。

        但事实上,最最困难的是上学。比如听课、做笔记、课本、老师的板书,没有一个中文字,到处都跟看、听天书一样,而口语还沟通不上来,上的每堂课都如坐针毡,此时消极恐惧的抵触心理就出现了。“但这个时候,我知道自己没有退路了,我要坚持自己的选择,好好学习,难受是一时的,不要难受一辈子。我就逼迫自己拿出从前打架的气势,恐吓自己去上学!”慢慢地在宗男的坚持和努力下,终于结束了漫长的“英?”之?路。

        这个黑人不太冷:让我收起了拳头

        黑人大哥的一堂课 使我避免重蹈覆辙

        “在英国留学的时候,我结识了一位忘年交。起初是他帮派领袖的那种威望感吸引了我,后来我才发现他身上各种值得学习的地方。是他,改变了我对人生的看法。”

        宗男讲到他留学的时候,又出现了想要出风头的心理,渐渐地,打架、结仇的行为又出现了,他也又被记作了眼中钉。这位名叫Murv的大哥,在担心之余收留了他,以保证他的人身安全,并给他讲了一个脾气火爆的黑人朋友的故事。

        Murv建议这位朋友不要对谁都一副臭脸,不要总觉得别人在用有色眼镜看人,试着点个头,然后什么也不要说,看看情况会变成什么样,结果这位暴脾气点了头之后,对方在楞了一下后也回应了他一个友善的点头,这就是一个点头的力量。

        “这件事情让我理解到,不论国家、种族,友善地对待别人,别人才会报以友善。后来我也从自己的挣扎中走了出来,收获了更多友善,避免了我做错事而重蹈覆?辙。”

        就像黑人大哥说的,“如果你不想成为一个被歧视者,就不要有一个被歧视者的行为模式。这样,就不会有种族歧视的事情发生在你身上。”

        尊重从哪里来?

        15对1,黑人大哥被打残

        和Murv大哥熟悉了以后,宗男大胆地提出了一直以来的疑问,就是他的双腿到底经历了什么,以至于走路需要双拐,没想到,这又是人生中的重要一课,让他理解了责任和尊重。

        他了解到,大哥原是一名橄榄球球员,后来做了保镖,在出任务时,客人的仇家派来15个人围追堵截,Murv坚定地挡住了仇家派来的人,让客人跑远了。自此,就失去了独立行走的能力。大哥说,我一个人肯定跑得掉,但客人就会没命,我觉得这是做我这种职业的一种责任,我必须去履行我的承诺,遵循我的准则,而你是学生,就必须去履行你作为学生的责任,不是每天打架滋事,这样你才会得到你应有的尊重。

        “曾经我也认为,大家都十分的尊重Murv,一定是惧怕他强健的体格,因为我能感觉到每个和他打交道的人都对他表现出无比的尊重,而且他讲话没有任何人插话。现在我才知道,这些都源于敬重,因为我也看到了他对每个人讲话都十分的有礼貌,而且在人们走弯路的时候,他都会适时在背后提点。”

        宗男终于意识到了,要用头脑去处理事情,获得大家的认可和尊重,而不是一时冲动,强出头再后悔。就像Murv大哥说的:用拳头可以解决当下的事,而用智慧,可以解决未来的事。这也使宗男在成长的道路上少走了很多弯路,是他在出国期间最大的收获之一。

        是家人的鼓励 给了我人生的另一种可能

        “留学的这段经历教给我的,其实不仅在学术上面,更多的是教会了我怎么去生活,怎么去成长,怎么去面对自己,由此去学会怎么样去面对这个社会,这个世界。”多年以后,宗男最想感谢妈妈当年的坚持,他认为是她的坚持改变了自己。十分感谢爸爸、奶奶和亲人们一路以来,没有放弃那个浑蛋的他,帮助他走过了这段坎坷的弯路,感谢一路上,这么多人给了他包容和指引。

        宗男认为,是家人的鼓励,给了他人生的另一种可能。曾经的小小少年,早已告别青涩和懵懂,远离那个叛逆的自己。现在有了新的合作伙伴,开起了留学服务机构,全心投身教育事业,他希望用自己的故事,鼓励更多的孩子们走向正确的道路,希望用自己的关心和指引,让更多迷路少年找到前进的方?向。

        宗男在采访中不断地说:并不是出国这个行为让我改变,抱歉年少时做的坏事给小朋友们做了错误的示范。也正是出国才让我独立地面对人生,敢于面对自己,学会和身边人相处,学会了如何正确生活,立志要争气,成为有用的人。总的来说,出国留学的好坏是见仁见智的,但出国的确给了我另一种可能,人生最难的是在最恰当的时刻,做出最正确的选择,道路很长,我们不怕犯错,只要我们发现问题后及时调头,就会有所收获。

        谢宗男:1988年生,15岁来到英国,就读于哈利法克斯(Halifax)的考德戴尔(Calderdale College),一年语言,一年商科预科

        本科诺丁汉特伦特大学(Nottingham Trent University) 国际商务(International Business)专业。

        2013年在英国连锁中餐自助做管理人员;

        2014年开始接触教育监护行业,在一家英国机构工作,为在英年幼留学生安排寄宿家庭,由于语言优势兼任中国留学生联络人(Chinese Liaison Officer),为留学生解决日常问题,为家长提供留学辅助;

        2015年与生意伙伴共同经营一家中国饭店;

        同期共同成立主营留学监护以及留学事务咨询办理的公?司。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