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娱乐
  • 电视
  • 图片
  • 棋牌
  • 光明报系
  • 更多>>
    •   卷首语
    报 纸
    杂 志
    留学 2017年12月20日 星期三

    2017,其实我们没那么丧

    文_ 李文星 《 留学 》( 2017年12月20日)

        陈世峰终于被判刑了,20年。江歌妈妈带领着中国媒体奔跑了整整一年。在犯罪者被宣判的那一刻,这个事件也随之被宣判终结,很快便会被新的新闻所淹没了。

        在新闻圈,新闻变旧闻,只是一眨眼的事情。

        今年的教育界,是新闻的一块儿大阵地。一年来,层出不穷的国内外负面新闻,几乎让教育变得不再伟大,不再神圣。担当着孩子教育未来的教育工作者们,露出了其狰狞的一面。在学校不谈教育、不谈培养,反而要讨论人性,这是一件多么令人悲伤的事情。

        作为一名教育圈记者,2017年,感觉很“丧”。

        每每遇到一件教育新闻,尤其是负面新闻,总是要消化很久,好不容易从感性的悲伤中走出,准备进行理性的报道时,便又有另一个更为严重的新闻扑面而来。这一年,我看到丑恶、看到极端、看到复仇、看到迷茫,看到了世间百态众生相,从人性角度,自己被撞得溃不成军。

        然而,就在这经历了种种“丧”情的2017年年底,《留学》仍要坚定的说,我们其实没那么“丧”。

        虐童事件的背后,除了指责的声音,也有着对幼教行业的关注;人们通过各种方式讨伐伤害江歌者,但也重新重视海外留学生安全问题......越是悲伤到谷底,就越有机会听得到深沉的声音。林生斌一定程度上原谅了那个烧死自己一家四口的保姆,袁立原谅了欺骗自己的电视栏目,很多中产阶级的网友从虐童事件后关注到了幼教群体......很多人,在个体的悲伤面前,仍能够展示出隐忍和理性的一面,这股中国中产阶级反思的力量,这股《留学》的主要读者群体们所代表的中产阶级,是他们,让《留学》在这样一个看起来很“丧”的年代里,仍能够一直坚定不移的走下去。

        从个人角度,2017年也是“丧”情丛生。工作的压力,微薄的收入,极至年底,整个人异常焦虑,每天顶着熊猫眼,穿梭在来来往往的人群中。

        但我也暗自庆幸,“还好我没那么差”。着了那么多场大火,还好我家没事;清理了那么多人口,还好我能留下;美国发生了那么多次恐袭,还好我还活着……但总是活在庆幸中,滋味也还是怪怪的,不敢说这些事事不关己,也许自己会成为下一个受到影响的人呢?

        事情越“丧”,自己就越该挺着。前几日,《留学》采访了美国教育参赞白诗浪。他于90年代初次来到中国,此后还领养了一个上海孩子,对中国可谓感情至深。当问到,中国什么东西令他印象最深刻时,他提到的居然是承德锅贴。也许在他眼里,中国的许多事情不尽完美,但残缺中亦有幸福之处,比如锅贴的做法虽然很土,但它真的好吃呀!

        我们又何尝不是这样呢?面对如此汹涌的新媒体浪潮,杂志在利益与理想的博弈间,最终生成了我们的态度。这个态度就是我们关心的一个个人物,熬夜生成的一篇篇报道,以及对每一位家长和学生,那一份力所能及的关怀。我们虽然很累,但看到自己的文章,真的很开心呀!虽然我们吃的是草,但我们还是愿意,挺起瘦弱的躯干,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去挤奶。

        抽文:很多人,在个体的悲伤面前,仍能够展示出隐忍和理性的一面,这股中国中产阶级反思的力量,这股《留学》的主要读者群体们所代表的中产阶级,是他们,让《留学》在这样一个看起来很“丧”的年代里,仍能够一直坚定不移的走下去。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