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娱乐
  • 电视
  • 图片
  • 棋牌
  • 光明报系
  • 更多>>
    •   封面故事
    报 纸
    杂 志
    留学 2017年08月05日 星期六

    女汉子留学打工记:倒卖自行车赚学费

    文_霍修远 编辑_如是观 供图_霍修远 设计_李阳 《 留学 》( 2017年08月05日)

    国外留学期间怎么赚钱?估计很多小伙伴的回答都是打工。我在爱尔兰都柏林留学时,却无意中找到了一种很奇葩的赚钱方式—卖车。

    别想得太高大上,卖的不是汽车,而是自行车。

     

    买二手车巧遇神秘爱尔兰老头儿

    作为穷学生一枚,在爱尔兰读本科的我,有一天也忽然想买辆二手自行车代步,好放弃那坐一次心疼一次的公交(公交基本2欧起,屌丝心目中的汇率永远是10)。

    于是我开始翻看各种分类广告,留意价钱便宜的自行车。我浏览华人中文论坛,那上面卖二手自行车的不多,但也不乏有相当便宜的车。我又不平衡地去翻看爱尔兰当地人的交易网站(屌丝的心态你懂的,买东西一定会货比N家)。老外交易网站上的东西果然贵,二手成人自行车基本都在100欧以上,只好放弃。

    一般人在这种情况下应该就会去华人论坛上买便宜的了,可作为屌丝中的屌丝,我还是抱着侥幸心理想买到性价比更高的车,结果迟迟未买。

    走在都柏林的市中心大街上,经常会接到免费派发的杂志。那上面刊登各种分类广告、买卖信息等。许多人都会置之不理,而我每次都是习惯性地接过来随手翻翻。因为要买自行车的关系,我最近也特别留意了相关的广告。

    有一天,我忽然注意到一件奇怪的事。大约半个多月前,我在那份免费杂志的角落里看见一条转让二手自行车的信息,但那段日子因为很忙所以一直没顾及。半个多月后我又接过杂志看时,那条信息还登在上面。因为电话号码很有趣,所以我再次看见时又想起来了。而在接下去的一段日子里,这条转让自行车的信息一直挂在杂志上,且价钱一直一样—50欧。

    50欧的二手自行车在当地已算难得的便宜,为什么这条广告会一直出现在杂志上?难道卖不出去吗?不太可能。是杂志的失误?好像也不大可能,我观察了下杂志上的其他广告,都会经常换。

    带着好奇心,我拨通了那个电话号码,接电话的是一个爱尔兰老头儿。我询问了自行车的情况,约定在市中心见面看车。

     

    发现商机,“鸡冻”赚钱停不下来

    见面后,我爽快地买下了自行车,因为50欧的价钱真的算是很便宜,而且自行车看起来也相当不错。卖车的老头儿名叫凯文,人长得高高大大,一脸络腮胡子,看起来很憨厚,穿衣打扮更像个干粗活的工人。他对我很友好,和我闲聊起来,我终于提到了一直悬在心里的疑问:“为什么你的卖车广告一直挂在杂志上?是卖不出去吗?”

    “哈哈哈⋯⋯”凯文大笑起来。接着,他神秘又略带自豪感地对我说,他有许多辆二手自行车。他最喜欢的事就是到处收集被人丢弃的旧自行车,然后凭借自己的手艺,对其进行加工改造,重新把它们变成结实的好车来卖。

    “哦!原来如此!你也在网上卖你的车吗?”问这句话时,我这颗有浙江人基因的脑瓜已经开始高速旋转。

    “不,”凯文露出有些满不在乎的表情说,“我不会用电脑,现在的那些新玩意儿啊,真是⋯⋯(此处省略N个字)”

    凯文滔滔不绝地表达他对现代科技的鄙视,但此时的我已经完全无心听下去了。

    跟凯文分开后,我一路都在激动地想着,车,50欧,网站,买卖⋯⋯小心脏几乎要跳出来了。

    回到家,我做的第一件事是什么?

    对了,上厕所。

    第二件事呢?

    给新买的这辆自行车拍照,上传到当地交易网站,挂价:80欧。

    广告挂出不久,很快就有人给我来了短信。这也是意料之中的,因为之前我就看过这个网站上的二手自行车广告,几乎都在100欧以上,且车的品相有的还不如我这 辆。

    买车的人来到我家楼下,我给她看了车,她觉得车不错价钱也不贵,愉快的成交后,她顺便问我为什么要卖。我嘿嘿笑着回答,我要回中国了所以要卖⋯⋯

    就这样,我轻轻松松赚得30欧。接下来让我既烦躁又兴奋的是,从那天起我的手机快被打爆,想买车的人蜂拥而至。也难怪,都柏林的地理环境非常适合骑车,这个城市又有那么多大学,有众多来自世界各地的学(Diao)生(Si),所以对便宜二手自行车的需求量一定很大。

    于是我又联系了凯文,表示再度想买他的车。他有些惊讶,不过很开心地答应再带着车来和我见面。我们依旧在市中心的老地方见,我又一次爽快地给钱买车。凯文高兴地接过50欧,说他有钱买酒喝了。都柏林人离不开酒就像离不开水一样。

    市中心离我住处不远,骑回去很方便。我立即在那堆询问买车的电话短信里随意挑了一个回复,请她来看车。我又一次轻轻松松以80欧卖掉了入手还不到两天的车,赚回30欧。

     

    “屌丝”摇身变为二手自行车“黄牛党”

    之后,我成了凯文的老客户。我有时甚至一次买两辆推回家。我和凯文有了约定,不管车况如何,都以每辆50欧的价钱卖给我,只要有车就留给我,当然要保证基本的品质。有的车品相质量实在很棒,我便挂价100欧,甚至120欧,依然很快脱手。在当地的交易网站上,别人挂的100欧的自行车也不过如此,所以我的车卖起来很轻松。

    凯文曾问过我为什么买那么多车。我没有隐瞒,告诉他我在网上卖车。凯文表示并不介意这些,大概他觉得能这样轻松卖给我就已经很棒了吧!对他来说50欧也赚不少,毕竟他只是花力气整修刷漆。偶尔有几次,他带过来的车外观有些破旧,我并没有拒绝,他却主动减价卖我40欧,这让我不得不对西方人的实诚感到钦佩。对于这样的车,我一般在网站上挂60欧或者80欧不久就能脱手。

    我也曾一度怀疑凯文车的来源到底是不是像他说的那样,会不会是偷⋯⋯不过看着他孩子般的笑容和实诚的眼神,我也就立马打消了这个想法。

    由于学业的繁忙,我并不经常去见凯文,频率大约一周一次。这种赚钱方式来钱很快且不花什么力气,前前后后算下来,大半年的时间里我靠卖车赚了3万多人民币。这个数目并不大,但比起那些在餐馆做苦力的同学,我还是有小小的自豪感。毕竟在餐馆洗一晚上脏碗赚的钱也未必及我卖一辆车,而我花的力气不过是骑车回家,然后趴在沙发上联系“客户”,披着睡袍下楼收 钱⋯⋯  

     

    奇葩买家,让买卖更有趣

    因为每次登广告都要拍照上传,我的电脑里存满了各式各样的自行车照片,打开那个文件夹还是挺壮观的。后来,在和买家沟通的过程中,英文也说得越来越溜,并且一再见证了西方人的实诚,很多人连骑都不骑一下就掏钱买。从凯文那里买过来的个别车真的很棒,款式也是在国内不太见到的那种复古车型,有时我也会舍不得卖,不过最终还是挡不住金钱的诱惑高价抛售。

    有时我也会遇见奇葩的买家,比如比较精明的中东人就会非常仔细地看车,各种骑各种敲打各种带着怀疑的攀谈。幸好我长着一张地道土气的学生脸,无比不舍地说“我要离开都柏林啦”“这好车我也不想卖啊”“真是可惜啊”等等,终于掩盖过去。还有一次我以为手上那辆车卖不出去了。因为那车实在比较破,几个人来看后都默默离开(这样的情况还是挺少见的),但一个白人姑娘来看车后5分钟内付款且激动地拥抱我连声感谢,说这辆车真不错啊!

    离开爱尔兰后,我再没和凯文联系过,想起来还有些挂念,不知他是否依旧卖车,不知他是否有钱买酒喝?之后我去了英国利兹读研,也再没有机会做这种事赚钱,因为当地没有凯文,对自行车的需求量也不及都柏林。

    研究生毕业后的某日,我又回到都柏林旅游,想起卖车的事不禁感慨万千。此时的都柏林刚有了免费的城市自行车,刷卡就能使用,非常方便。若这时再来,恐怕难以倒卖二手车了吧!不知凯文可好?我独自站在都柏林市中心我们曾多次见面的大柱子下面,却再没有拿出手机联系他。(援引自《留学》杂志总第32期)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