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娱乐
  • 电视
  • 图片
  • 棋牌
  • 光明报系
  • 更多>>
    •   封面故事
    报 纸
    杂 志
    留学 2017年06月05日 星期一

    “一带一路”之来华留学篇

    加拿大来华留学生王俊衡:
    回中国学中医 毕业后开诊所解决“就诊难”问题

    记者_孟蕾 编辑_西早 供图_王俊衡 设计_杜亚娜 《 留学 》( 2017年06月05日)

        目前就读于北京中医药大学国际学院针灸推拿专业的王俊衡,是加拿大籍华裔。他自小跟着父母移居

        加拿大,十年后回到中国,王俊衡直叹这十年中国的变化是惊人的。“就拿我的家乡青岛来说吧。刚回青

        岛的那段日子,我发现了一个可怕的问题。我感觉像走错了城市,完全不是记忆中的城市。走过小时候去

        的地方,完全没有任何印象,感觉所有地方都是掀起了地皮又重新翻盖的。”王俊衡说在中国的生活让他

        感觉非常的便利,首先是交通便利,不像加拿大交通不便,去哪里都要开车。其次就是生活便利。“快递

        三日达,江浙沪还包邮。然而在加拿大,快递要从美国过来,过边防过安检等各种复杂手续。等这些都弄

        完,半个月都没了。”跟许多来中国留学的国际学生一样,这个大男孩也在慨叹中国生活的便捷。

        虽然在中国出生,但离开中国那么多年,王俊衡对中文已经生疏。“在加拿大,仅限于和家里人说中

        文,外面全都是英文。所以,刚回国的时候最麻烦的是写字。这个字可能会说、会读,但完全不会写。”

        王俊衡说因为这个还闹过不少笑话。语言对于远离故土多年的王俊衡来说略显陌生,中西方医学的差异也

        是刚回国的他面临的一大障碍。

        来到中国学习中医后王俊衡才知道不仅要学中医,而且要学西医。生物与化学这些学科早年知识已经

        印在脑海里,思路和语言的转变,让王俊衡觉得仿佛进入了另外一个语言世界,完全听不懂。“刚开始有

        些挫败感,后来就自己慢慢琢磨、渐渐适应,现在对中医的喜欢是与日俱增的。”王俊衡说道中医让他觉

        得神奇无比,甚至是“法力无边”。有一次,他得了重感冒,高烧不退,西医开出了药方和治疗方案,细

        算下来大概需要半个月左右的恢复时间。这时恰巧有一个懂中医的朋友在他的穴位上扎了一组针,不出半

        个小时,王俊衡的高烧就退了,再加上饮食调理基本恢复正常,这让王俊衡对中医更加喜欢和好奇。

        问病医人

        为“排队医疗”尽绵薄之力

        在加拿大的所有福利项目中,最让加拿大人自豪的是它的全民免费医疗体制。很多初到加拿大的新移

        民对加拿大的免费医疗都抱有很高的期待。每一个加拿大人,不论是公民还是永久居民,都可以领取一张

        带有照片的医疗磁卡。有了这个卡,在加拿大看病、诊疗、化验、透视、手术、住院都是免费的。医生们

        会根据卡上的号码,向政府卫生部收取费用。然而,这只是看起来很美好。公费医疗等于排队医疗,它往

        往需要更久的排队时间。国家是为了集体的利益,而不是从每个人的角度出发,无论是有钱人还是穷人都

        得排队来解决轻重缓急。甚至有人调侃说加拿大看病“救死不扶伤”。“在加拿大,一个肿瘤切除手术要

        等30年。这一点儿都不夸张。”王俊衡说本来加拿大有一个很好的医疗系统,但都因病人太多、医生不足

        等原因垮掉了,所以他想毕业以后回到加拿大开一个私人诊所,为缓解就医难的问题略尽绵薄之力。

        据王俊衡介绍,近几年中医在加拿大的发展是非常显著的。十年前,在几个人口较多的省份是可以使

        用中医的,例如多伦多、温哥华、渥太华等,但还是有所限制。如今,在这些多元化的城市中当地人对中

        医的接受程度越来越高。王俊衡回忆说他在读高中的时候,居住的地区附近从来没有针灸诊所;而他上次

        回加拿大却发现,针灸诊所已经开起来了,可见当地人对中医的接受程度越来越高,在这三四年的时间里

        接受中医的人也越来越多。“我觉得中医要比西医能够帮到更多的人。诸如一些疑难杂症,西医之所以治不

        了是因为它是按照同一个系统来医治。如果有一种病没有按规律或者按套路出牌,西医医生可能就不知道

        该怎么办了。这时候就需要中医医生或者其他医生用不同的思维去问诊。”王俊衡说。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