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文娱
  • 电视
  • 图片
  • 游戏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光明日报 2020年10月29日 星期四

    江苏省扬州市沿湖村:

    支书刘德宝和上岸渔民的小康路

    作者:本报记者 郑晋鸣 本报通讯员 张欣 《光明日报》( 2020年10月29日 04版)

        白鹭翩翩,湖光熠熠,白墙青瓦的小洋楼整齐地排列在沿湖大道的两旁。今年的“十一”黄金周,江苏省扬州市邗江区的网红渔村——沿湖村游人如织,8天内,0.8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就接待游客数万人次,旅游收入高达240万元。

        16年前,这里还是个远近闻名的“穷村”。1620人,仅有76亩地,家家户户只能蜗居在船上,靠捕捞湖里的鱼蟹勉强糊口。

        16年的时间,沿湖村实现了逆袭:从填塘造地到上岸定居,从靠天吃饭到发展特色乡村旅游,从贫瘠落后的“渔花子村”一跃成为享誉全国的“最美新渔村”。蝶变的背后,离不开基层党组织的领导,离不开党员干部刘德宝16年如一日扎根沿湖村,带领渔民开启脱贫致富门。

    填平600亩水塘,渔民上岸住新房

        1992年,土生土长的沿湖村渔民刘德宝中专毕业,在江苏油田找到了令人艳羡的好工作。不承想,冬日里,老支书金光来冒着寒风划着船找上门来,恳请他留在村里:“你有知识、有思想,我知道将你留在村里对你不公平,但是这里确实需要你。”这一留,刘德宝便再也没有离开过。

        2004年,30岁的刘德宝成为沿湖村村支书。彼时的村情是“一穷二乱人心散”,村民靠打渔连饭都吃不饱,村集体还欠了20万元外债。

        沿湖村村民的祖辈来自苏鲁晋皖四省,再加上常年生活在船上,彼此之间缺乏交流。在村民的心里只知道家人和老乡,从来没有村集体的概念。

        钻船舱,跑田头,经过一个月挨家挨户的调研,刘德宝意识到,脱贫致富的首要问题就是齐人心。

        于是在第一次村两委会上,他明确提出“还权于民”,推行“村民代表会议”“村民代表监督”“全体党员审议”三项民主机制。410户村民一户一票选出村民代表,村子怎么发展、住房问题如何解决、水塘怎么分……大大小小的事项都由村民代表投票决定。就像渔民撒网捕鱼,一网下去,捞了几条鱼、几只虾,老百姓看得一清二楚。

        三项民主制度推开后,一团乱麻拧成了一股绳。1600多位村民开始打心底认同“沿湖村”,把村里的事当成自己的事。人心齐了,过好日子也有盼头了,接下来要解决的就是“住”的问题。

        离开随风飘摇的渔船到岸上安家,这是沿湖村渔民期盼已久的事。可村里仅有76亩地,在哪里盖房?千名渔民上岸,何处落脚?

        2007年,刘德宝推动沿湖村启动“填塘整地,上岸定居”工程,决定向荒滩要生存空间,将600亩水塘填成平地。乡里挖渠、城里搞建设,有多出来的土,他就带着村民运回来。“百家土”的运费怎么解决?沿湖村没有企业老板资助,只能靠“化缘”。每天天不亮,刘德宝就骑着摩托车去镇上,再坐公交车到区里,托熟悉的区人大代表、找区分管领导,每趟来回要3个小时,苦苦跑了3个月,才获得了5万元的启动资金。

        填塘、筑底,这10年,刘德宝已然“长”在了工地上。整整6年,荒滩变土地。又过了3年,沿湖大道两旁村民全部上岸,住进了设施齐全的“新渔小区”。整齐划一的小二楼,宽阔整洁的街道,草木掩映的湖口人家广场……沿湖村摇身一变“换新装”,村民的苦日子也都留在了摇摇晃晃的渔船上。

    渔家特色旅游富了村民口袋

        住的问题解决了,刘德宝的脸上还是难见笑容。国家提倡生态保护,邵伯湖属于江淮生态大走廊范围内,彻底退养还湖是大趋势。可世代靠湖为生的渔民们离了打渔和养殖,还能干什么糊口,村民的口袋怎么才能鼓起来?

        “靠水吃水”,管得了“温饱”,却带不来“小康”。一时找不准发展的路子,刘德宝就找来村民代表吃饭、聊天。渔民祖上都是从各地迁来的,这一次聚会中餐桌上摆满了五湖四海的风味儿,山东煎饼、安徽臭鳜鱼、山西糯米油糕……一桌的美味汇成了一个金点子——渔家人还要吃渔家饭,只不过换个吃法,那就是发展乡村旅游,做足“渔”文章!把渔家美食端上来,让游客吃个新鲜、尝个稀罕!

        2011年10月18日,首届沿湖村渔民文化美食节在邵伯湖畔举行。渔民们烹制出的龙形馒头、异性花糕、清炒芡实茎、湖虾米炒蒲菜……既保留了鲁菜、徽菜和北方面食特色,又融合了渔家美食文化。周边的村民和游客闻讯赶来,各种渔家菜被“一扫而光”。

        不仅如此,水上帆船比赛、渔娘织网比赛、蟹王争霸等特色渔文化活动轮番上演。沿湖村的精彩通过这次活动传遍了游客的朋友圈。

        守着渔文化“聚宝盆”,不能盲目发展。刘德宝心里十分清楚,乡村旅游如果与其他地区雷同,很容易让游客审美疲劳,这条路子就走不远。在村里以“抠”出名的他竟然在2014年甩出了罕见的大手笔——花80万元请设计师绘制了一张乡村发展设计图。同时他收集渔技、渔歌、渔俗等渔文化资料,为沿湖村规划以“渔隐”为主题的“深休闲、微度假、慢文化、细体验”特色乡村旅游方向。

        在刘德宝的动员下,走出渔村的大学生回来了,在家乡开起了民宿;13家渔家乐陆续开业,渔娘们凭借一手好菜留住客人的心;村集体开设网店,将沿湖村的虾饼、鱼圆卖到全国各地;村民自发成立“俏渔娘”宣传队,通过社交平台的直播账号,宣传美丽渔村;“欢乐渔家金秋品蟹节”“迎端午、庆开渔民俗风情节”等渔事渔节活动轮番开展,渔家特色文化吸引越来越多的游客参与体验……

        2019年,沿湖村实现旅游产业产值2600万元,村集体收入达到245万元,人均年收入3.2万元。依托渔村丰厚的生态、文化资源,沿湖村的村民开拓出了一条渔旅并举的乡村振兴之路。

    心系渔村的一草一木

        “这小子做村会计时我就特别欣赏他,村里的钱都经他的手,那时候生活困难,他偷拿点就能过好日子,可他一分钱也没有拿过。”老支书回忆起当年的刘德宝,不住地夸奖他。

        近年来退养还湖、渔民上岸、淮河入江水道整治和渔民燃油补贴等项目费用,经他手就达上亿元。但刘德宝从没让老支书失望,以两袖清风换得了村民的信任。

        刘德宝不仅严格要求自己不拿村里一分钱,还以更加苛刻的要求对待家人。他的一位亲戚提出以30万元的费用承包2000多亩芡实地。刘德宝上网查了芡实的市场价格,决定实行公开招标。

        眼看煮熟的鸭子飞了,这位亲戚找到刘德宝,一把鼻涕一把泪诉说自家的困难。“困难家家有,别说你是我家亲戚,换成其他村民,村里也会想尽办法解决。”刘德宝态度坚决,“但这次芡实招标是村两委会的决定,必须执行。”不久,一个外地客商以75万元中标,每户村民分到了5120元芡实承包收入。捧着厚厚的一沓钞票,村民们不禁感叹“书记做事行得正,芡实发财都有份”。

        给独居的五保户孙齐友送医送药,资助残疾低保户潘学才买新车谋生,在外考察时不忘为患有风湿的邵如珍买风湿膏药……家家户户的情况汇集成30余本民情日记,每一条要求都会得到刘德宝的认真回复。捧出一颗真心,赢得一片民心。“有什么事情就找德宝书记,他是咱们的大家长!”谈起刘德宝,村民没有人不竖起大拇指。

        “我认为基层干部要做好两件事,一个就是要让村民知道我们在做什么、想什么,另一个是干部要知道村民想什么、需要什么。”这是刘德宝始终坚持的两个原则。

        16年日升日落,沧海桑田。

        刘德宝的心仍然牵挂着渔村一草一木,那副并不宽阔的肩膀仍在挑着为村民谋发展的重担继续前行,从未停歇。

        (本报记者 郑晋鸣 本报通讯员 张欣)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