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文娱
  • 电视
  • 图片
  • 游戏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光明日报 2020年09月04日 星期五

    邂逅一片诗意的植物

    作者:傅彩霞 《光明日报》( 2020年09月04日 15版)

        丹参、半夏、射干、黄芪、白芍、板蓝根、金银花……迎面邂逅这片自带诗意的植物,是在一个中药基地。静心读一读木牌上雕刻的中草药名字,望一望泥土中长出的绿色草木,便觉神清气爽。阳光下,微风吹过,绿波潋滟,它们根植于近千亩的肥沃田野,汲取着日月精华、天地灵气。

        走近中草药,始于阅读苏州詹氏夫妇的两地情书,文辞雅致,往来对答皆用药名。其妻给夫的信写道:“槟榔一去,已过半夏,岂不当归耶?谁使君子,效寄生缠绕他枝,令故园芍药花开无主矣。妾仰观天南星,下视忍冬藤,盼不见白芷书,茹不尽黄连苦。古诗云:豆蔻不消心上恨,丁香空结雨中愁。奈何,奈何!”其夫给妻的回信道:“红娘子一别,桂枝香已凋谢矣。几思菊花茂盛,欲归紫苑,奈常山路远,滑石难行,姑待从容耳!卿勿使急性子,骂我苍耳子,明春红花开时,吾与马勃、杜仲结伴返乡,至时自有金相赠也。”

        夫妇两地书巧妙地嵌入二十余味中草药名,浑然天成,妙趣横生,字字句句都弥漫着草药的香气,如跳跃的音符,似潺潺的泉水,读来意味深长。

        此刻,温煦的光落在枝枝叶叶上,叶脉被勾勒得一清二楚,格外宁静。每一株中草药都是大自然之子,内敛含蓄,仿佛守护着一个个古老的秘密。看似一株普通的植物,它的四气五味却隐藏着生命的奥秘。普通常见的茎叶花果,妙手配置,熬出一碗药汁,便是痼疾克星。看似娇小柔弱的金银花能粗暴地消灭热毒疮痈,多么奇妙的存在!那些穗状花序的一串串紫花,不起眼地开在路边,俗名鼠尾草,中药却称丹参,能活血祛瘀,防血栓。“沉香”是我最喜欢的一味中药名。它具有镇静、麻醉、止痛等作用,让我想起写作,令人解忧去烦,意犹未尽。

        它们被采摘熬制成汤,做成药丸,从辽阔山野走入摇摇晃晃的身体,疗愈身心,抚慰人类。它们又是慢生活的文化符号,不装腔拿调,不张扬喧嚣,它们不像西药那么热情直率,单刀直入,唯有微火慢熬,才能散发出升降沉浮的药性。

        想象古代中医看病,端坐于一排排中草药中间,望闻问切,目光纯净,于病人如春风拂过。拿一根细长的银针,轻轻一扎,通经脉阻塞,除沉疴痼疾;几味草药喝下,补气血亏虚,增浑身气力……标本同治,驱邪祛病。中医的神奇在于博大精深,也在于简便廉价,于无声中润万物,那是古老东方的智慧,也是一种民族精神。

        此刻,围着鸳鸯对舞般的金银花,中药基地主人细细道来各种中药的药效和一个个悬壶济世、妙手回春的故事,打开了一个中草药的神秘世界,也让我们看到了草木间那一个个质朴而灿烂的灵魂。

        (作者:傅彩霞)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